遗失的美好

桑田巫
2011-05-28 看过
      首先我想说,我最喜欢的,是这本书的叙述方式,一个九十岁,风烛残年的老人,平静地叙述那些过往,波澜不惊的语气下,曾经历过怎样的骇浪惊涛。我想到了《大明宫词》里,太平的语调,经过大半个大唐洗礼的女人,与这书里,经历过生离死别的鄂温克酋长的女人,她们那么地相似,因为她们,本身就是一段史诗的存在。

   小说的开头,跳过芜杂的人物介绍,初让我觉得突兀,不过以一个读者的身份来说,倒是觉得,仿佛我伏在祖母的膝盖上,她一边为我梳头,一边为我,用平静温和的语调,讲述那长长的故事,这有油然而生的莫名的亲切感,让我在炎热的夏天里,耐心地,听她讲,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将近一百年的故事,或者升华为——一个民族的百年史诗。
听到她叙述亲人的生与死,她愈是平静得出奇,愈叫人难过,我知道,此时的我的难过,与彼时的她相比,微不足道。当时,她该要怎样地哀伤,我恐怕,如何也体会不到。

    摘抄了大段描写驯鹿和河流的文字,我总觉得这不像出自一个女作家的手笔,也不像从一个不识字的老妇人嘴里说出来的,它们带有蓬蓬勃勃的生命力,和那种迫近最真实的美,撼




...
显示全文
      首先我想说,我最喜欢的,是这本书的叙述方式,一个九十岁,风烛残年的老人,平静地叙述那些过往,波澜不惊的语气下,曾经历过怎样的骇浪惊涛。我想到了《大明宫词》里,太平的语调,经过大半个大唐洗礼的女人,与这书里,经历过生离死别的鄂温克酋长的女人,她们那么地相似,因为她们,本身就是一段史诗的存在。

   小说的开头,跳过芜杂的人物介绍,初让我觉得突兀,不过以一个读者的身份来说,倒是觉得,仿佛我伏在祖母的膝盖上,她一边为我梳头,一边为我,用平静温和的语调,讲述那长长的故事,这有油然而生的莫名的亲切感,让我在炎热的夏天里,耐心地,听她讲,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将近一百年的故事,或者升华为——一个民族的百年史诗。
听到她叙述亲人的生与死,她愈是平静得出奇,愈叫人难过,我知道,此时的我的难过,与彼时的她相比,微不足道。当时,她该要怎样地哀伤,我恐怕,如何也体会不到。

    摘抄了大段描写驯鹿和河流的文字,我总觉得这不像出自一个女作家的手笔,也不像从一个不识字的老妇人嘴里说出来的,它们带有蓬蓬勃勃的生命力,和那种迫近最真实的美,撼人心魄。“炽热的阳光把河水给舔瘦了,向阳山坡的草也被晒得弯了腰了。我不怕天旱,但我怕玛克辛姆的哭声。柳莎到了月圆的日子会哭泣,而玛克辛姆呢,他一看到大地旱得出现弯曲的裂缝,就会蒙面大哭。好像那裂缝是毒蛇,会要了他的命。可我不怕这样的裂缝,在我眼中它们就是大地的闪电。” “白色的驯鹿在我眼中就是飘拂在大地上的云朵。”。。。。诸如此种叙述,让我觉得,她的一生都为这些美所丰腴和滋养,不由得嫉妒起她来。

    一百年的脉络,被一个女人,梳理如此清晰,世外桃源一般的世故人情,混合着奶香和原始的生活方式,因为特别,所以才印象深刻。那个驯养山鹰的达西,那个时而可爱时而恶毒的依芙琳,那个爱了达玛拉一生的尼都萨满,甚至那个善良的俄国安达。。。读完小说,脑海里勾勒了一段浮世绘,不同于当时的民国,也异于当时的西欧,却都展现了一种叫做人性的东西,丰满又真实,我从来不相信谁会是完美,如果说,一个人在你看来近乎完美,那只能证明他虚伪得很高明,就像《三国》里的刘玄德一样,让人心生嫌恶,反倒是那些偶尔暴露出人性不可避免的瑕疵时,才令人喜爱。小说里,那些无比正直的人,总是易于忘记,相反的,不完美的人,却总是令人过目难忘。我喜欢依芙琳,很喜欢,一面她待“我”很好,同时婚姻的阴差阳错,除了带给她一些偏执的乖戾,也让她为此付出了丧子的代价,我仍然记得,金得的死亡,当时我是责备依芙琳的,可是越往后,这种怨便逐渐转成了同情。等到依芙琳老的时候,从“我”的视角看去,愈加觉得她不容易,骨子里,她是善良的,是正直的,尽管有点理想化的婚姻观念让她一直难以走出,尽管她丈夫死的时候她还极尽嘲讽,固执地可爱,偶尔的俏皮,这些,都让人为她最后,逝去的突然,感到无尽的怅惘。

一百年的沧桑,一眨眼便结束,余音袅袅,那些美好,终究难存,驯鹿,森林,和游牧的他们,终究离现实太远,遗失的美好,才最美好。

    对于作者迟子建,我知道得不多,却一直很喜欢这个来自东北的女子,谢谢作者,给我们带来一顿颇为解馋的精神盛宴。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