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流水账(06.08.30)

汪杨
2011-05-28 看过


中国前近代思想的演变 沟口雄三著 中华书局

p7 “近代”这一概念,本来是地区性的欧洲的概念,至多不过是他们欧洲人内部对旧时代而言的自我歌颂的概念,可是随着欧洲自我膨胀到世界一样大,不知不觉地就成了世界性的概念,这时,“近代”一词甚至成了证明他们在世界史上的优越地位的指标。亚洲对此则或抵抗而屈服,或由赞美而追随,结果是被迫接受了这个概念。由于经过这样的历程,所以对亚洲来说,“近代”一词不得不成为经历种种区折的概念。
        本书的意图就在于从不得不屈折转变为自由。对欧洲既不是抵抗也不是追随。既然接受了“近代”这个概念,那么索性使它扎根于亚洲。如果要在本来和欧洲异体的亚洲看透“近代”,那就只有上溯到亚洲的前近代,并在其中找到渊源。也就是说,以亚洲固有的概念重新构成“近代”。

注意一下黄宗羲之类也是主张富民的利益,而非所有人。将中产阶级纳入到国家治理之中。

p28 首先,我们看一看岛田虔次氏的看法,他从李卓吾身上看到中国近代思维的挫折。
      有必要事先说明,岛田氏所说的挫折并不意味着中国思想史的挫折。毋宁说,他是最早的、正式的以“掌握明清之际连续着的基础构造”(《挫折》序)为自己研究课题的第一个人,其根本意图在于,提出宋以来儒学发展历史的特色,以打破言之不成理的亚细亚停滞论。该书脱稿在一九四八年四月,也就是先于中国革命胜利的一年半,而其构想则更早,是在七年前,即太平洋战争爆发的大约一年前,想到这一点,就可看出他的这一意图是如何先行于时代了。与其同时构想的丸山真男氏的《日本政治思想史研究》,则把中国看作停滞社会--这不是丸山氏的责任,如他本人所说(跋),这时当时中国学术界的大势--由此更可看出岛田氏的先行者姿态。

p222 在王阳明晚年,和他的最信赖的两个弟子王龙溪与钱德洪在天泉桥上讨论无善无恶所说的话,恰像在预托王门的后事,他说,无善无恶是对上根人说的,为善去恶是对中、下根人说的,二者正确地互补才能完整。

p268 黄宗羲思想确实成了中国革命的渊源而应予以应有的位置。这样,黄宗羲提出的自私自利的民的主张,经过清朝直到清末的发展和矛盾相克之后,民权思想开始扎根。不仅如此,从思想史上来说,始于自私自利的均、平、公思想的新的展开和成熟的进程,才是接受民权思想的直接的上流或母胎。清末引进的卢梭思想,不过是为了更急速飞跃的一个发条而已。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中国前近代思想的演变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前近代思想的演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