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 城市的规模经济呢?

wolfhawk
2011-05-15 看过
此书的第一章为概论,应该是在此后的几章专题完成后写的序言和导读类似,所以中间的不少证据都在此后几章出现,显得重复。
第八章和赵冈和陈仲毅先生的《中国棉业史》大量呼应,基本观点在其《中国经济制度史论》和《中国土地制度史》最后一章中都有呼应,是先生分析中国经济史的基本观点和理论框架。
写经济史的多,但是以经济理论来分析历史上的经济问题少,这样虽有细节,不见森林,赵冈先生应该是分析中国经济史的经济学家,个人认为。此观点在本书序里提出,虽然提法不同:小题大做以后,还需要有人来综合处理,才能看出全貌。在我看来,理论是综合处理的一个有效工具。

进入正题:
此书框架非常清晰:第一章算是分析框架,统领全书:从宏观角度开来中国的城市史。首先,中国的城市化历程与西欧的国家不同,表现出来是先上升,至宋达到顶点,明清开始下滑,到清末达到最低。就其原因,在于中国的城市化的动因与阻力与西欧(的国家如英国)不同。首先,中国早期的城市化是在集权体制下由政治因素导致的,非经济因素推动。只有到了明清,城市的市场经济功能才逐渐占据重要地位。西欧不同。其次,政治因素导致的城市化会因为政治因素的不稳定导致城市化的不稳定,表现在大城市的兴衰。第三,政治因素导致的城市化受到了集权体制下政府动员能力的影响,最重要的是粮食汲取能力(此影响中国)和劳动力转移的可能性(此影响西欧)。第四,粮食汲取能力受到了余粮率、粮食调动效率的影响,余粮率则受到了农业生产的人地比例、农业生产效率和农村劳动力的粮食消费影响,粮食调动效率在于两个管道的综合作用,政府调粮与市场机制,赵先生还提到了地主的地租消费和分配,最后其实还是归结为市场机制。如同市场的演进,市场机制也是作为政府调粮的补充机制来进行的。政府调粮,则与漕运、运河、粮食产区与城市距离等交通因素相关,还有一个重要的是政府能力(与黄仁宇的数目字管理对比一下可以有更好的了解)。很显然,随着交通成本的提升、行政效率的下降以及余粮率的下降,城市可以供养的人口比例会发生变化,这被赵冈先生认为是影响中国城市化变动的主要原因。市场因素在明清开始发挥比较重要的作用,这被用来解释中国的市镇化(小城镇优先发展),与之相对的,是西欧、日本的大城市化。
后面二三四章,简介中国城市的兴起、城市人口的变迁以及中国历史上的大城市,主要说明中国城市的政治因素以及城市化变动的规律;第五章,都城与漕运,用来说明影响中国城市化变化的制约力量;第六章,中国历史上的市镇,指出了两种功能的市镇,传统市镇(以农产品交易为主)和新型市镇(以农村副业产品交易为主),前者与大城市发展一样,受到余粮率等的制约,后者则面向全国乃至世界市场,是明清市镇发展的主要动力;第七章则专门就明清的新型市镇做了进一步剖析,强化论证;第八章就支持江南新型市镇的丝业和棉业两类主要的农村副业发展做了分析,以支持第七章论点。
由此观之,除了第一章框架之外,第五和第六章是最重要的理论部分。

问题:1.如果中国的城市化与西欧不同,那么印度和穆斯林世界的城市化是如何发展的?政治因素是主因吗?与中国的类似还是与西欧类似?
按照彭慕兰先生的观点,中国与英国不是好的比较对象,而应该是中国和欧洲比。欧洲整体而言的城市化路径如何?
城市具有集聚效应和规模经济吗?在赵先生这里看不出来,但我认为如果缺乏这一关键假设是不恰当的。从逻辑上来看,城市还是有规模经济的,知识创造和经济增长的推动力在城市,这或许可以解释唐宋的灿烂文明。赵先生也指出,不少工业技术是从城市转移到农村的,因为城市成本高,而农村劳动力无限供给的自我剥削机制使得他们能够在竞争中胜出。但至少,技术是从城市开始的。
漕粮与大都市,其实重要解释的是帝都人口规模的变化。但帝都人口的变化是否能够与全国城市化水平变化一致?比如,虽然明清定都北京导致漕粮成本很高,但是明清地区的城市如何发展似乎不会受此影响。
余粮率真的下降了吗?余粮率下降,最重要的原因被赵先生和其他学者认为是因为宋以后人口的快速增加,而土地资源有限,陷入了“低水平陷阱”,黄宗智先生所说的“过密化”。我对这个理论很怀疑。不在这里细说。如赵先生指出,江南地区没有饭吃,只好以副助农,那么很显然,肯定市场上有粮食能够支持他们的消费,因此全国来看余粮率并不必然降低,唯一的变化,以前的余粮到了城市,因为人口在城市,现在人口移到了农村,不是因为没有粮食,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比如城市没有就业机会。如果城市就业机会缺乏是人口从城市到农村的原因,那么城市提供的就业机会为什么会减少?毕竟,中国所面临的全球化挑战是在1800年左右,而按照赵先生的说法,“逆城市化”从明代就开始了。发生了什么?
余粮率与城市化的因果关系假说是否可以成立。说实话,我很难理解人口的迅速增长:如果没有粮食的增长作为后盾。这与中国1949之后又不相同,我们农村的医疗卫生水准进行了革命性的提升,同时国内和平环境都为人口迅速增长提供了动力。明朝发生了什么能够促进人口快速增长?按照赵冈先生的余粮率逻辑,人口压力越大的地区,城市化水平越低。江南地区是明清以后人口压力最大的地区,他们的城市化水平是高还是低?很显然,此时能够提供粮食的地区,就是所谓余粮率高的地区,按照逻辑,就应该是城市化高的地区,这些地区是哪里?赵先生还指出,明清之后,中国就已经成为“湖广熟,天下足”,这似乎能够推出明清时代湖广地区是城市化水平最高的地区。如果有相应的证据就更好。
问题比答案多。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中国城市发展史论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城市发展史论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