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苹果树,或者……

消逝的藍光
2011-05-10 看过
以前有個人正在种一棵苹果树。有人问他:“如果你的生命明天即将结束,你今天会做什么事?”他头也不回地说:“种一棵苹果树。”
后来据说,一个叫马丁路德的人把这个典故演变成一句话:就算明天人类毁灭,我们还要种一棵苹果树。
据说又有一位叫三毛的作家,说了这么一段话给自己听:“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一颗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景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by《说给自己听》)

小时候,我常年驻扎在乡下的外婆家,种树爬树这类小事向来很乐意做也很享受。爸爸以前在林业局工作,经常开着直升机飞过家乡的大山山顶,播撒小树种子,有好多次,我就站在自己家的楼顶,看着爸爸和他的同事驾驶飞机低空飞过,可惜爸爸从不带我上飞机,不然我也能跟着大人们看看那一座座青山,一片片树林到底葱绿成个什么样子了。
树是我幼年时光抹不去的记忆,我家前庭后院,到处都有树,外婆家更不用说,后面就是大山,绿树成荫。前门是田野,一眼望去,对面的大山还是树。我们的房子在半山腰,往上往下全部是树。夏天到来从不担心天气太热,树底下坐满了乘凉的人们。夕阳西下,各家孩子回去吃完饭,又一个个像泥鳅似的溜出了家门,来到大树下集合,前往溪流淌水抓小鱼小虾和螃蟹。大人们则摇着蒲扇,晃悠晃悠的,有的随身带把凳子,有的就空着手,人们来到大树下,打牌,吹牛,这一天发生的各种大小事,全被树听去啦。这树就像一位老先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记录乡村生活。每家每户都做了什么,有几个孩子又被抽鞭子了,而哪家女儿出嫁了。别人若有不知,尽可以去问树,树啊,他什么都知道呢,可博学了。
但是树什么都不说,树保持沉默,树只是在风吹过树枝的时候,很有礼貌地跟人们点头致意,面带微笑。树就是这样,好事他也不到处炫耀,有啥不好的事被他知道,他也不给人抹黑。树是那么无私,那么值得人相信,人们才愿意毫无顾忌地站在他下边大声说话,一点也不怕被树听去了会怎样。

我在乡下待了很长一段时光,然后回到爸爸妈妈的家,跟着父母一起到小镇去上学,从那以后,我就很少有时间跟树紧密接触了。小镇上的树,长得稀稀落落的,也没有乡下那么干净。我不太爱出门去拥抱他们了。

再后来,我去了城市,到离家乡更远的地方,那里树就更少了,几乎要走上很远很远的路,才能看见一小排,还是矮不隆冬的,一点也不好看。
我一点也不想在城市里拥抱树,他们一点也不被重视和关心,他们真可怜。他们总是被规规矩矩地安排在特定的地方,他们不能长在大马路中间,而只能按照人们的意愿,长在某些街道两侧。公园里的树,还被修建成了一个模样,一点个性也没有了。
有一天我走过大桥,来到一座公园,忽然听见树的哭声,我惊讶地抬起头来:真的,那一排的树,都在哭呢。我听着伤心极了,赶紧跑过去,抚摸树干:别哭,别哭,我来给你们浇水吧。
城市的树没有人关心,所以他们都哭了。直到有人跟我一样,拿出容器装满水,轻轻地,温柔地浇在树的小脑门上,身上,脚上。树才又开心起来,停止了哭泣。

再再后来,我也不讨厌城市的树了,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种树和浇水的队伍,我们的树啊,也长得越来越绿,就像乡下外婆家的树一样好看,一样高大。

所以,树是多么好啊,只要给他浇浇水,他就生机勃勃地长,活得很高兴。

有一年夏天家乡刮了好大的台风,我家后院那棵树都被刮倒了。那是一颗百年老树,很大很高,其余的大树也被风刮的遍体鳞伤横七竖八的。但是最后一点也没有砸到我家的院子和花架:那棵老树他朝着相反的方向倒下去,安安静静地离开了我们。
台风过后,我跑到后院去看他,他的脸上没有半点痛苦:他是带着幸福的表情离开大家的,一直到走之前都在保护我们。我感动得要死,眼泪掉了下来。

我从树上摘下一片叶子,然后到后山给他立了一个墓碑,上面写着:来生还要做一棵树。

是的,我相信,这就是树的唯一愿望: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做一棵树。

不管是什么树,都好。苹果树,梨树,或者榕树,还是参天大松树。只要是树就好。

来生,如果有来生,我也要做一棵树!



蘑菇豆丁@森林小屋 20110509夜深
6 有用
0 没用
树真好 树真好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树真好的更多书评

推荐树真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