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学》浓缩版

无心
2011-05-09 看过
称他们为诗人,不是因为他们会摹仿,而是因为他们采用某种格律。
摹仿的三种差别:
1、媒介:酒神颂和日神颂,悲剧和喜剧,兼用节奏、歌曲和韵文;差别在于前二者同时使用,后二者则交替使用。
2、对象:他们摹仿的人物,不是比一般人好,就是比一般人坏(不是指一切恶,而是指丑,其中一种是滑稽),或是跟一般人一样。喜剧总是摹仿比我们今天的人坏的人,悲剧总是摹仿比我们今天的人好的人。
3、方式:可以像荷马那样,时而用叙述手法,时而叫人物出场,或化身为人物;也可以始终不变,用自己的口吻来叙述;还可以使用摹仿者用动作来摹仿。

第四章
诗的起源有两个原因,一为摹仿的本能,二为音调感和节奏感,都是出于人的天性。
两种诗:比较严肃的人摹仿高尚的人的行动,最初写的是颂神诗和赞美诗,后来变成悲剧诗人;比较轻浮的人则摹仿下劣的人的行动,最初写的是讽刺诗,后来变成喜剧诗人。
悲剧是由临时口占发展出来的,经增加演员数、削减合唱歌、增加对话、采用画景、具有长度、抛弃简略的情节和滑稽的诗句、获得庄严的风格、抛弃四双音步长短格而采取短长格、增加场数、道具等,发展成型。

第五章
喜剧的发展较晚为人注意。
史诗和悲剧都用韵文。但史诗纯粹用韵文且为叙述体。悲剧力图以太阳的一周为限,史诗不受时间限制。

第六章
悲剧的定义:悲剧是对于一个严肃、完整、有一定长度的行动的摹仿;它的媒介是语言,具有各种悦耳之音(指具有各种节奏和音调——即歌曲——的语言),分别在剧的各部分使用(指某些部分单用韵文,某些部分则用歌曲);摹仿方式是借人物的动作来表达,而不是采用叙述法;借引起怜悯与恐惧来使这种情感得到陶冶。
悲剧艺术的六种成分,按重要程度列出:情节(布局)、性格、思想、言词(对白)、歌曲、形象(面具和服装)。歌曲和言词为摹仿的媒介,形象是摹仿的方式,其它三者是摹仿的对象。
情节:悲剧的目的不是摹仿人的品质,而是摹仿人的行动。剧中人物的品质由性格决定,而其幸福或不幸则由行动决定;他们不是为了表现性格而行动,而是在行动的时候附带表现性格。情节是悲剧的基础,主要是为了摹仿行动,才去摹仿行动中的人。

第七章
事件如何安排。
悲剧的完整,是指事之有头、有身、有尾。结构完美的布局须依此方式。
情节的长度,以易于记忆为限。情节只要有条不紊则越长越美。适当的长度只要能容许事件相继出现,以或然律或必然律能由逆境转入顺境,或由顺境转入逆境。
古希腊人对悲剧的概念意在严肃,而不在悲。

第八章
一件作品只摹仿一个对象。情节既然是行动的摹仿,就只限于一个完整的行动,里面的事件要有紧密的组织。

第九章
诗人的职责不在于描述已发生的事,而在于描述根据或然律或必然律可能发生的事,带有普遍性。史家则描述已发生的事,带有个别性。
诗人在悲剧中使用历史人名的理由:可能的事是可信的;未曾发生的事难以相信是可能的,但已发生的事却相信显然是可能的;因为不可能的事不会发生。这种理由不尽可取。
与其说诗人是韵文的创作者,不如说是情节的创作者。
“穿插式”的情节,指各穿插的承接看不出可然的或必然的联系,最为恶劣。
悲剧的摹仿的行动,除了完整,还要能引起恐惧和怜悯之情。多个事件是意外的发生但彼此之间又有因果联系,更能产生这样的效果。

第十章
情节的简单或复杂来自所摹仿的行动的简单或复杂。
简单的行动,指按照规定的限度连续进行,整一不变,不通过“突转”与“发现”而到达结局。
复杂的行动,指通过“突转”或“发现”,或通过此二者到达结局的行动

第十一章
情节的成份
“突转”指行动按照我们所说的原则(事件意外发生且彼此间有因果关系)转向相反的方面,并且是按照可然律或必然律而发生的。
“发现”,指从不知到知的转变,使那些处于顺境或逆境的人物发现他们和对方有亲属关系或仇敌关系。与“突转”同时出现时为最好的“发现”,因为能引起怜悯或恐惧之情。
“苦难”,毁灭或痛苦的行动。

第十二章
悲剧和篇幅,即所分的段落如下:开场、场、退场、合唱部分。

第十三章
诗人在安排情节时,应追求什么,当心什么,悲剧的效果怎样产生。
一、不应写好人由顺境转入逆境
二、不应写坏人由逆境转入顺境
三、不应写极恶的人由顺境转入逆境
完美的结局应有单一的结局(指比一般人好,比好人坏的人物由顺境转入逆境的结局)而不是双重结局(好人与坏人得到相反的结局);其中的转变不应由逆境转入顺境,而应由顺境转入逆境;其原因不在于人物作恶,而在于他们犯了错误(指看事不明,而不是道德上的缺点);人物最好不十分善良,也不十分公正,宁可更好不要更坏。

第十四章
恐惧与怜悯之情可借形象来引起,也可借情节的安排引起,后者尤佳,也显出诗人的才能更高明。因为情节脱离舞台,同样能使人感动。
可怕的或可怜的行动,只有亲属之间发生苦难事件时才行。
四种处理方法:
最糟的是知道对方是谁,企图杀他又没有杀。这样只能使人厌恶,而且因为没有苦难事件发生,不能产生悲剧的效果。
次糟的是终于杀了。较好的是不知对方是谁而把他杀了,事后才“发现”。
最好的是企图做某件事情,但及时“发现”而没有做。

第十五章
性格需注意四点:第一也是最重要的,性格必须善良。第二性格必须适合人物的身份。第三性格必须同一般人的性格相似。第四性格必须一致。
刻画性格应如安排情节一样,须符合必然律或可然律

第十六章
发现的种类:
第一种是标记引起的发现,最缺乏艺术性。但若出于偶然则比较可取,如俄底修斯的伤痕。
第二种是作者拼凑的发现,非情节所需
第三种是由回忆引起发现,由一个人看见什么或听见什么时有所领悟而引起的
第四种是推断而来的发现
此外还有一种复杂的发现,由观众似是而非的推断造成。大概是指两次发现,第一次没有成为事实。
一切发现中最好的,是从情节本身产生的、通过合乎可然律的事件而引起观众惊奇的发现。次好的是推断而来的发现。

第十七章
安排情节:
应把剧中情景摆在眼前,仿佛置身于事件发生现场,才不至于疏忽其中的矛盾。
还应竭力用各种语言方式把它传达出来
情节不论是现成的或是虚构的,都应先把它简化为一个大纲,然后按上述法则加进穿插把它拉长。大纲既定,再给人物起名,加进穿插,但须注意各处穿插联系得上。

第十八章
每出悲剧分“结”、“解”两部分。结指突转之前的部分,解指突转之后的部分。
按成分分为四种,按重要程度排序:复杂剧,苦难剧,性格剧,穿插剧
比较悲剧的优劣,首要标准是布局的优劣
不要把一堆故事繁多的材料写成悲剧

第十九章
思想,理论见修辞学。思想包括一切须通过语言而产生的效力,包括证明与反驳的提出,怜悯、恐惧、愤怒等情感的触发(还有夸大与夸小)。
言词。题目之一是语气,如命令、祈求、陈述、恐吓、发问、回答等。这门学问属于演说艺术研究范围,不属于诗的艺术。

第二十章
言词,概括地说,包括下列各部分:简单音、音缀、连接词、名词、动词、词形变化、语句。

第二十一章
名词分为简单名词和双字复合名词。
字分普通字、借用字、隐喻字、装饰字、新创字、衍体字、缩体字、变体字。
普通字是大家使用的字,借用字是外地使用的字。
隐喻字是属于别的事物的字,借来作隐喻。或借属作种,或借种做属,或借种作种,或借用同类字。
新创字指诗人创造的,任何地方都没有使用过的字。一部分是保留下来的,一部分是新创的,就是变体字。
衍体字指母音变长了的字或音缀增加了的字,缩体字指某部分被缩减了的字。

第二十二章
风格的美在于明晰而不流于平淡。
最明晰的风格是由普通字造成的,但平淡无奇。
使用奇字,即借用字、隐喻字、衍体字以及其它不普通的字,风格显得高雅而不平凡。但专门使用的话,隐喻字就造成谜语,借用字造成怪文诗。
混合使用普通字和其它字,可使风格不致流于平凡和平淡,且明白清晰。特别是衍体字和变体字。
尤其重要的是善于使用隐喻字,善用者表示有天才,因为须能看出事物相似之处才能善用。

第二十三章
史诗。
其情节也应像悲剧一样,按照戏剧的原则安排,环绕着一个整一的行动,有头、有身、有尾。
史诗不能像历史那样建构,历史必须记载一个时期,其中的多个事件只有偶然的联系。但几乎的有史诗诗人都这样写作。
唯有荷马例外。他只选择其中一部分,而把其它别的部分作为穿插点缀在诗中。

第二十四章
史诗也分简单、复杂、性格、苦难,因此史诗里也有突转、发现和苦难,思想和言词也应当好。
但史诗的长短与格律方面与悲剧不同。
惊奇是悲剧所需的,史诗则比较能容纳不近情理的事。
荷马利用似是而非的推断把谎话说得圆通。
雕琢的词藻只应用于行动停顿,不表示性格与思想;因为太华丽的词藻会使性格与思想模糊不清。


1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推荐罗念生全集:第一卷:亚理斯多德《诗学》《修辞学》·佚名《喜剧论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