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閑讀札記:廣陵版【寒雲日記】二則》

子亱閒讀
2011-05-07 看过

《閑讀札記:廣陵版【寒雲日記】二則》 (一)寒雲寫書格 其實,說袁寒雲為遺老遺少雖不甚妥貼,倒也還模棱兩可。遺老者,寒雲其之去也早了些個,四十有二而已;遺少者,袁寒雲、溥侗、張學良、張伯駒這一張民國四大公子的榜單,聲聲傳聞卻亦有數十近百年矣。

不過,寒雲自有其遺風,個性倜儻可見,此從《寒雲日記》裏頭亦可見得。《寒雲日記》,丙寅用牋下印【佩雙印齋製】,丁卯用牋下印【寒雲寫書格】,皆十行朱欄牋(廣陵版【寒雲日記】則為墨色影印)。雖則,丙寅日記始於是年正月初一止為九月二十二日;丁卯日記始於是年正月初一止為十月初四日,皆有闕失,未知所以然,殊為可惜矣。然而,從寒雲日記書寫,讀寒雲之寫書格,見寒雲風格一二,亦可也。

讀寒雲所書寫的聯帖條幅,其之署名寫寒雲二字者,「雲」字大凡寫作「云」字并作艸書花押「ㄋ」字狀,此在《寒雲日記》裏頭比比皆是。《寒雲日記》一色行楷,然而,寒雲落筆自有其之寒雲寫書格,艸書大篆時有間雜其間:

收得書函收得物件,一個「得」字,寒雲落筆習慣寫作「䙷」。

寫書日期,寒雲習慣將「四日」、「十四日」、「二十四日」寫作「亖日」、「十亖日」、「二十亖日」。

此外,「梅」字寫作「槑」,甚或「蘭」字寫作大篆,上下左右四個「屮」字拼圖似的聚作一個「卍」字狀,其之認真,宛如鐫刻一枚印鈐。有一二處的書寫,那一個「蘭」字,好似一株水墨寫意的蘭花,好看得緊。

諸如此類,讀《寒雲日記》,時有所見。 俗話說「字如其人」,《寒雲日記》洵為起居註,除略見寒雲丙寅丁卯兩年的生活打發之外,讀其字,也可從中讀得其之偏好,日記裏頭字體的寒雲寫書格便是一讀,寒雲寫字,清癯之外,別有一番意思,讀其閑情,難得。

讀袁寒雲,縱觀其之人生,亦是練達了好生一個「閑」字,端的怎地了得。 (二)寶藍綾織團龍紋 世人待見袁寒雲,不待見袁項城。袁寒雲一首《感遇》裏頭:「絶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那兩句便是詮釋。 劉成禺《洪憲紀事詩本事簿註》有兩處記載: 「張廣建等所進九龍袍,繡龍九條,蜿蜒全身,項城不悅,謂其氣不團聚,改進九團團龍袍,每團繡全龍一條。」 「明清舊製,全蓋黃瓦,濃抹金色,洪憲改建筒瓦。於金黃色外,間用寶藍。表示新朝易名號必易服色之意。」 然而,團龍紋、寶藍色,卻是袁項城甚待見,袁寒雲不甚待見。

每次閱讀廣陵版的《寒雲日記》,都免不了尷尬其之裝幀,那一前一後的封面封底,就生生用的是寶藍色團龍暗紋綾。其實,就時下栞行的古籍影印線裝書來說,這一冊《寒雲日記》也還是可以的。祇是,出書人的一番亂來,老袁待見,小袁不待見。所謂,落花不解流水意,對於袁公子的意思,端的是錯會意得逺了些個,此真可謂差矣,差甚矣。 -ZY.S. 2011-May-06,滬上「南石軒」

3 有用
0 没用
寒云日记 寒云日记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寒云日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寒云日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