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十分长的书评

绮玉痕
2011-05-06 看过
    对于一个学英语的大一学生来说,这个学期的三月四月和五月真是前所未有的忙,活动事件比赛essay speech 考试一个接一个,衬得时光如流水啊逝者如斯夫。所以我看到心理学概论选修课要求写一篇《语言心理学》的读后感的时候,只觉眼前一黑,感觉N座大山上又压上了沉重的一座,怎一个愁字了得。
    愁过了作业还是要做,于是上网买了这本书的中文版,花了两天时间努力地看完了这本书(真的很努力,吃饭都在看……),才感觉看这本书还是很有意义的。因为此书原文是英文,研究的例子也主要针对英语,兼之对于语言的理解、产生、习得及文化视角一一道来,条理清晰,看完后顿时觉得英文水平有了提高……嗯,当然对于专业水平的提高只是此书一个BONUS,估计对非英语系的同学就没多少作用,但是此书对于语言学的心理学基础的论述倒也让我产生了一些感想和问题。作为一个双语的学习者与使用者, 我在下文中将会主要以个人经历为切入点,谈一点感想。感想粗陋零散,还望不吝赐教。
首先是读不懂复杂的英文论文的问题:上学期老师给我们安排的英文阅读主要是小说,这些小说都比较平易近人,读起来完全无压力。然而到了下学期,某些选修课(不是心理学概论)的老师开始安排读英文学术著作,比如说Whitehead的《Science and the Modern World》等等,这些书语言复杂,充满了学术化的气息,一个从句接一个从句,最可怕的是哪怕花很大的时间很多的脑细胞把每个单词都看懂了,每个句法都搞明白了,这个句子的意思还是读不懂……而且读得特别慢,可能看了几个小时,放下书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这种情况实在是让人很窝火。但是《语言心理学》说(非原文,自己总结的):人在阅读的时候,工作记忆的有限资源不仅要加工读到的字句,还要担负暂时存储它们的作用。读者可能保持低记忆广度,也可能保持高记忆广度。低记忆广度的读者记忆容量也相对较小,所以他们必须即时做出具体而相对等级较低的推理,因为这种推理缺乏一定的语境基础,所以它们很可能是错误的或是不准确的。而高记忆广度的读者储存较多的信息,那么他们就会在后面做出基于大量语境信息之上的推理,这时候推理决策正确的可能性就较大。对语篇的理解程度的另一个影响因素就是对于语篇背景知识的掌握,背景知识掌握越多,也即对语篇越熟悉,做出推理就会越容易、越正确。然而,作为一个语言学习者,我必须承认我对英语的掌握比起native speaker来说还差得很远,所以在阅读时,尤其是阅读较难的文章时,工作记忆必须分出一大部分对于文章的词汇句法进行分析。这样一来,在有限的工作记忆中,存储的空间自然较小,做出的推理也不免出现差错,再加之作为一个文科生,我对于数学物理等学科的掌握实在是少得可怜,学到的知识估计也早还给老师了,那么对于《Science and the Modern World》这种书的背景了解自然不会很高,做出的推理大概就更是其谬大矣。所以才会出现“每一个词都看到了,每一个词都认识,但是每一个词都不理解”的囧况。通过对《语言心理学》的阅读,我知道了这种现象是完全正常的,无需特别纠结。
    但是,不纠结不代表对这个问题不解决。那么如何解决呢?在这一点上,书中有一个概念“图式”我特别喜欢,也对我特别有启发。图式是语义记忆里的一个结构,它对一群信息的一般和期望的排列方式作出规定。这个定义当然特别学术,也特别需要认真理解(认真理解也不一定能够真理解)。我个人对它的解读是:图式是人们在阅读的过程中,抛弃细节、放弃死记硬背,而记忆文章主旨,并在回忆时根据头脑中的印象再添上具体细节的过程。因此,每个人的图式都带有强烈的个人印记,但是在大体上,或是在常识的层面上是基本一致的。当看到一篇陌生的文章时,读者都在努力将其“图式化”,即以头脑中已有的知识体系去“套”目标文本并寻求契合点,同时,目标文本也给予读者一个刺激,刺激读者头脑中已有图式的激活。当目标与图式契合时,读者就能从中吸取大意,并将其转化为自己的思想。在这个加工过程中,图式对于语篇加工起了指引功能,并对回忆、复述起了有力的组织作用。可以看出,在对于文本进行“图式化”时,头脑中已有的知识是一个基础。所以最基本的还是要扩充知识储备,对将要阅读的文本的背景要有所了解。如果对此话题之前实在没有接触,那么在阅读前就要做好预习,先行了解一些有关资料(中英文均可)。特别是当阅读对象是外文的学术资料时,要做好中英文术语的对应,才有利于图式的构建。否则就会犯一些类似于看到“Mencius”(孟子)误以为是某个叫“门修斯”的西方人;看到“bean curd”(豆腐)以为是某种叫做“大豆凝乳”的高级食品的可笑错误,结果只能是看了半天,却做出了极端错误的判断推理。我想这一点对于阅读和翻译都是有极大的积极意义的。另外,“图式”概念的理解还要求读者(尤其是像我这样的英文水平不高的读者)在阅读时放弃对于语法、不懂的单词、固定搭配等等的追究,转而吸收理解文章大意,这样就能节省工作记忆的有限资源,并将节省下来的资源应用于存储上,提高记忆广度,并在此基础上提高推理的正确率,进而改善对文章的理解状况。在阅读时,还可以记忆文章的结构,理顺空间、时间与因果关系。也可以对语篇进行主动加工,用连接语篇命题、辨认要点、做读书笔记、建立整体结构等方法增进理解。
    另一个问题就是中西方文化差异、以及对西方文化的不熟悉的问题。无论是在看英文学术专著还是在听外教讲课的时候,都会感觉到外国人(美国人和澳大利亚人)的思维实在是和中国人相差甚远。如果是讲一个概念,中国的作者、老师会先举例子引发读者、学生兴趣,再引入概念。若是碰巧遇到格外中国式的,如神作《万历十五年》,说不好会用90%以上的篇幅讲故事,然后在最后不到10%里揭示主题(之前没集中注意力的学生通常会在这里傻掉)。而外教们一般都是先摆出概念(就是用学术的语言定义把学生砸晕),然后再发散开去,引申无穷(通常我们中国学生不等熬到这个环节就已经没兴趣了……)。而对于西方文化的不熟悉,也是阻碍我的阅读理解的大障碍。即使是在看较为简明易懂的英文小说的时候,也常常会碰到陌生的字句。比如说陌生的地名、景点、广告语、当红人物、产品名、书名等。这些常用的名词、搭配是西方人很熟悉的,而我们当然不可能知道,结果就是不但不能理解作者的深意,连这一段的表面意义都没看懂。对于这个问题,《语言心理学》专门拨了一章来写,即第十四章“语言、文化和认知”。其中的思想我概括如下:语言是文化的集中体现,同时也是文化的重要构建者。属于不同文化的人认知不同,而他们所持的不同的语言尤其是不同语言的不同词法句法也会对形成不同的认知有作用,并进而使他们形成不同的思维方式、不同的世界观。例如,中文中没有单复数变化以及表示动作发生时间的词形变化,而英文有。那么可能在关于物体的数量、时间的顺序的问题上,中国人的思维会相对较弱一些,至少是比较随和应变一些。中文好用修饰性、描述性辞藻,英文则比较简明直接;中文重格式修辞文雅,英文重逻辑;中文的思维是集中式的(comprehensive, inductive),而英文则是发散式的(deductive)。这些差异当然会使中国人和持英语的西方人的思维产生差异。解决方法书里没讲,但我觉得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多看多读多听,加大对头脑的输入,如不能转变为,至少适应西方思维,并尝试以之交流沟通。
    以上就是我对于此书的感想,下面是我对本书内容的一些疑问。
    1.本书在对于双语和第二语言习得的问题进行研究时,所研究的个案都是关于双语儿童的。那么,对于成人的第二语言习得的问题又有那些语言心理学研究呢?哪些是以心理学指导第二外语学习的?又可否以成人第二语言习得问题为切入点,研究语言的形成、习得机制呢?
    2.本书认为大脑在储存语言时,是以音素或音位为储存单位的。但我猜想,大脑是否也可以是以音节组合为单位储存那些常用的话语搭配?这样就可以解释在口误时,口误者会在开头音素相同的前提下,将本来要说的话说成自己熟悉的音节组合。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失忆者在听到过去常说常用的话语搭配时,会有似曾相识若有所悟的感觉。(最后一句是小说和电视剧影响的产物,可能没有科学依据……其实这整个问题就是个猜想而已……)
    3.关于语言障碍,本书只有对于失语症等的研究,但语言心理学可否对口吃做出解释?是否有关于口吃的语言心理学研究?
    4.语言心理学能否对语言中的幽默提出解释?幽默为何产生?如何产生?对语言心理学又有什么研究价值?
    5.在本书十四章“语言、文化和认知”中提出,不同语言的词形变化会使持不同语言的人产生不一样的认知。(如上所述:中文中没有单复数变化以及表示动作发生时间的词形变化,而英文有。那么可能在关于物体的数量、时间的顺序的问题上,中国人的思维会相对较弱一些)那么对于同样都有词形变化,只是词形变化多少不一的语言,如英语和词形变化超多的西班牙语来说,它们对语言的使用者的影响是否相同?如有不同,又有什么不同?这种不同是质的差异还是量的差异?
    6.本书主要是在意识层面研究语言与心理学的关系,那么语言心理学在生理上(如脑的结构什么的)又是怎样的呢?不同的语言对于脑的结构的发展是否有不一样的影响?
    7.(此问题承上)本书对婴幼儿的语言习得主要是进行了现象的列举,以及以现象为基点的下行研究。那么婴幼儿语言习得的过程中,神经系统的变化是怎样的呢?这些变化与语言的习得、熟练又有什么关系?
22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语言心理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语言心理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