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儿女情长英雄气,只是冰冷的政治历史 [猫]

九命猫@victor-eyes
2011-05-04 看过
       几年前,我无意中发现一个帖子,是几个武侠迷讨论令狐冲所习独孤九剑是不是杨过传下来的,他们从故事历史到武术原理的正经分析很让我吃惊——金庸的武侠世界竟然如此“真实”地存在于人们心中。当我翻开《剑桥倚天屠龙史》这本奇书,更加惊叹于新博士笔下亦庄亦谐的历史空间。该书在整体上用的严肃的博士论文体,从序言、绪论、正文、附录到参考文献,通篇伪造一位英国剑桥学者的口吻,我们满目皆是“西方的狂人”、《神圣的雕之罗曼史》、《微笑而骄傲的漫游者》、运输保安公司龙门公司这些“非官方”“译名”,于是也跟随他跳脱金迷们满怀情感的视角,听“外国人”讲述他研究出来的“中国正史”。
       诚然,金庸的武侠世界正如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本是一个完整的艺术天地,但新博士把这个虚构天地扩大为复杂的历史讨论,着实有些疯狂。金庸对真实历史点到为止的挑逗,的确诱人,少时我也曾好奇地在《辞海》中查找过郭靖死守襄阳的条目,那只是隔靴搔痒,无法尽兴。而新博士却被金庸撩发了认真研读元史的执迷。此书阅罢,深知这般大手笔恶搞《倚天屠龙记》需要长期、深厚的中西方历史研习功底,除了丰富的史料知识——如宋史、元史、明史等,还有各路研究方法——有我们熟知的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黄仁宇对历史的技术性分析、吴晗等学界前辈的史学研究、以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洞察历史人物的行为动机、尼采的历史观等等。当然,他还会模拟当今社会的媒体路子——“诚如当时一位江湖观察家所说:‘他们[指少林]并不关心……他们只是反复告诉你……有谁能够知道恰恰是……他们垄断的话语权……在我看来……’”恍然间,你以为自己在看文字版港台时评节目,有趣。
       新博士还恶搞了现今最红的科幻小说《三体》,把明教权力人士分为“降临派”和“拯救派”,少林“金刚伏魔圈”也基于“三体问题”理论;更不用说他顺带一枪的“范跑跑”、“朱坚强”了。不过,这些只增添了本书的趣味性,它的主体其实是冰冷的政治历史分析——这种对武侠小说情节动机的颠覆,在一定程度上反而更深刻地挖掘出金庸小说的内涵,引导读者们更彻底地欣赏、把玩其艺术魅力。所谓“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五绝称号,只是相对稳定的江湖格局具体化,而后生与前辈组成的“新五绝”,也不过是即将被门派权势顶替的暂时新格局。在门派时代,各派自我保全、做大、力图称霸、倾轧别派的利益化选择,也终将卷入大中国改朝换代的历史洪流,而新的江湖格局及大历史又将在其他的金庸武侠小说中行进。微观来看,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歪门邪道”,其各路英雄奸人,行事原则还是一个“利”字,我们看客也见证了各人为利益所驱的偶然行动是如何改变历史的。书中分析得头头是道,更有黑体字凸显总结政治状态的金句,例如,评官方和江湖的关系——“当双方势力平衡的时候,往往会出现均势的局面”;评价明教权力斗争引发的兴衰沉浮——“高层领导者的分裂和瘫痪使得明教基层摆脱了集权体制的束缚,从而焕发出更多的活力”、“中枢和地方,宗教核心和军事力量自阳顶天死后以来的脱节”;评明教高层某派势力集团的成因——“为了在权力博弈中获得最大利益,他们选择了支持最弱小也最容易控制的韦一笑继位的策略”……且不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类隐喻,即使把书中讨论套入商战、官场的运筹帷幄之事,也未尝不可。
       新博士对一些正派人物的解构,也挺有趣,如备受敬仰的武术至尊张三丰。他与少林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他疑似剽窃武功,他利用张无忌是明教权势人物殷天正之女与武当弟子张翠山(张三丰最钟爱的徒弟)的独子这种特殊身份,他与明教“低调结成”联盟关系,事事都说明他手段圆滑,心计颇深,全然不是民意中的谦和老好人形象。
       被解构的还有各段感情故事。杨逍和纪晓芙的爱情,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所赐;殷素素和张翠山的婚恋,只是殷天正赔了女儿又折兵的失败算盘;杨不悔和殷梨亭的婚恋,也是明教与武当联盟的政治筹码;更不用说周芷若与张无忌订婚、小昭的牺牲等等“众望所归”的政治策略了。对于张无忌与赵敏的爱恨情仇,新博士以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用较大篇幅探讨双方的爱情心理,一直挖掘到赵敏隐秘的两性人格和张无忌隐秘的受虐快感,看似恶搞,又有几分道理——有时候我们真希望能靠逻辑推理去理解非同寻常的爱情。

       聊到这里,我发现自己也不知不觉着了道,认了真。

此文已发《天涯读书周刊》,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f10f310100q646.html

没注意有无删减改动,贴的是自己的原稿。
21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剑桥倚天屠龙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剑桥倚天屠龙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