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公袁寒雲》

子亱閒讀
2011-04-26 看过

《寓公袁寒雲》 說及袁世凱,人皆懨之;說及袁大頭,人或喜之。

「袁大頭」

一旦是非觀遭遇了價值觀,世人心態就會變得如此纏夾難言。

「袁克文(1889-1931)字豹岑,號寒雲。」

洪憲僭偽,倒是「皇二子」小袁終於未被老袁所牽累,那《感遇》裏頭「絶憐高處多風雨,莫到瓊樓最上層」兩句流傳至今,袁寒雲真是算做了一囬明白人。劉秉義撰《袁寒雲丙寅丁卯日記跋》嘆曰:

「嗟乎!使袁氏帝制不為,寒雲以貴公子儘其學,必能名世。」

可惜袁寒雲見識頗深,卻無著作遺世。其丙辰(1916年)至丁卯(1927年)日記凡十二年,也祇剩下劉秉義影印栞行的丙寅與丁卯這兩年而已了,其时,袁寒雲祇不過三十七八嵗爾。

大概是揶揄調侃之故,「皇二子」這枚印章,袁寒雲後來私下也在鈐印。不過,「皇二子」三字當然并非他自己認可之身份。於是乎,坊間口碑流傳各種「民國四公子」的版本,袁寒雲必居榜首。讀過《寒雲日記》就會明白,其實,寒雲公子袁克文祇是作了一個閑來無事的寓公而已。寓公所謂,有點像時下流行的称呼-宅男,祇不過,宅男興許還是一無經歷,然而寓公卻大多數都是歷經了些個場面、見識了些個坎坷的。

《寒雲日記》

當初,興許是為儲位之懮[註一],身為袁家二公子的袁克文因《感遇》一詩為大公子袁克定所舉報,彼時距今日,確實離雍正故事更近了點。於是乎,不曾眷戀朝廷名份的袁寒雲投奔江湖,在清幫裏頭找了一個老頭子叩了頭,「羅祖真傳,佛法玄妙,普門開放,萬眾皈依,圓明心理,大通悟學」二十四字輩份排行裏頭,他坐了「大」字輩的交椅-清幫若有史,袁寒雲當為唯一混血兒也,其母乃高麗人氏-以此防備大公子袁克文日後的萬一舉動。所以,袁寒雲倒是歸依了當初都市寓公的屬性之一,入幫會找靠山才好過一個安泰日子。那時節,如此這般甚多。《寒雲日記》裏頭看得出,袁寒雲的日子過得并不寂寞,讀書寫字收藏古今中外錢幣罕見絕版郵票,不事喧囂也還算名流。袁寒雲素來是風流倜儻出了名的,不過,大概是大家談不攏相互也都喫不消的緣故,像當初濮伯欣筆下「一輛汽車燈市口,朱三小姐出風頭」的朱三小姐-朱淞筠、後來馬君武筆下「趙四風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當行」的朱五小姐-朱湄筠這樣的名門閨秀,袁寒雲倒是一個也不曾驚擾過。他不太稀罕門第般配,卻是在乎率性床笫,有些個偏愛煙花柳巷。丙寅丁卯兩年日記裏頭,秀英(即袁寒雲前妾小桃紅,又名鶯鶯)、瓊姬、蘇姓眉雲、聖婉、于姓佩文,袁寒雲舊歡新愛的名字絡繹不絕,他自己也云:「昔夢已非,新歡又墜;漫言桃葉渡,春風依舊,人面誰家。」(丙寅二月十二日)[註二]。這一個袁寒雲真可謂是桃花運來推不開,乃至日記裏頭記載:「夕,碧雲、聖婉先後至,佩文亦來。遣者遣,留者留,無如何也。」(丁卯二月二十日)。如此這般,看來艷福非淺也甚是苦惱。

《寒雲日記》雖則祇有兩年,然而卻披露了一些實情,可一糾坊間某些流傳。

同在清幫,袁寒雲為「大」字輩,上海灘的大先生杜月笙為「悟」字輩。這一個「皇二子」的輩份是大了些個,兩人排行中間隔了一個「通」字輩,要長上了兩輩。為此,有人說杜月笙終身不愿相見袁寒雲,顧忌的就是要下跪叩頭,呌他一聲爺爺了。其實并不然,杜月笙與袁寒雲兩個人也是見過面的: 「夕,黃金榮、張小林、杜月生約集張家,座有蔣伯器、徐朗卣、德鄰、林屋、登堦、幼珊、心蕪、子木諸子。」(丁卯日記二月二十七日)

时值丁卯-民國十六年(1927年),滬上這一幹大牌人物相約亱聚,正是上海灘風雲變幻之前夜,至於談了些什麼?日記裏頭卻是語焉不詳。這裏寫的張小林應該就是張嘯林,杜月生應該就是杜月笙。日記寫事寫人,大多數都是當日生活即時帖,袁寒雲連他人的名字也會諧音寫,說明其與上海灘的這三位青幫大佬,相互之間的關係,確實也不甚熟稔[註三]。

這一段時日,袁寒雲丁卯二月二十四日有記:「外間風鶴屢驚,兵戈盈道。」丁卯二月二十五日有記:「警備益嚴,道絶行人。」丁卯二月二十七日有記:「慕陶來告,英軍將有搜檢旅舍之擧,遂偕佩文蹔遷寓董家。」

讀《寒雲日記》,的確可以讀時代可以讀社會可以讀人物。除卻京城舊交遺老遺少傅增湘、方地山、步林屋等等一幹人之外,袁寒雲在滬上交際之廣亦可見一斑: 「曽煥堂來謁,煥堂黃楚九婿也。」(丁卯三月十八日)[註四] 「夕,楚九邀集九篜小築,座有林屋、山農、恒甫、芥塵、虞洽卿。洽卿索書,聯帖撰句貽之曰:江山滿襟裹,風雨下樓臺。」(丁卯三月二十三日) 「瘦鵑來。」(丁卯四月十七日) 「黎明暉邀飲。」(丁卯五月二十九日) 袁寒雲客寓上海灘,尤其是丁卯前後。民國十六年四月二十六日,袁寒雲偕于佩文自東亞旅舍遷寓上海霞飛路二百七十號了,也算得居有定所矣。

《寒雲日記》雖然祇是記錄了丙寅丁卯這兩個年頭的起居註,不過那日子卻是過得還是不算寂寞。姹紫嫣紅;呼朋喚友,辨宋槧識元刻;拓漢碑聯古帖,乃至開香堂收弟子。作為一個滬上寓公,尋常日子裏頭,上天蟾舞臺觀看馬連良王芸芳合演的《探母》;去電影院觀看好萊塢明星范朋克主演的《黑海盜》。興致好的時候,喫餃子啖荔枝嚐澳大利亞牛排也都當作一囬事情來領略。興致不好的時候,這一個袁寒雲後來就一甩手走了,是年四十有二,他耍夠了。況且,袁寒雲生來就於人於事於物容易煩膩,祇視自己為人世間一過客,不上心思,也算瀟灑。

舊日的上海灘,若是要數一數有名頭的寓公該說誰,袁寒雲一定是當然頭一個。 ----------------------------------------------------------------- [註一]:張伯駒《續洪憲紀事詩補註》:「克定本無雄才大略,洪憲時以太子自居,見人對其行跪拜禮則喜。帝制事漸非,項城頗懊喪,對克定時加訶責。克定不自安,一日見先父曰:『辭去太子可否?』,先父曰:『儲位本無定,何從言辭耶?』克定嗒然無語。」

[註二]:此日袁寒雲記小桃紅文字最多,後亦多被寫者引用說及。劉成禺《洪憲紀事詩本事簿註》鈔錄《寒雲日記》藏家劉秉義牋註,誤將丙寅二月十二日寫作丙寅三月二日。

[註三]:青幫輩份排行:

前廿四代為:清、静、道、德、文、成、佛、法、仁、倫、智、慧、本、來、自、信、元、明、興、理、大、通、悟、覺。

後廿四代為:萬、象、皈、依、戒、律、傳、寳、化、渡、心、囬、臨、持、廣、泰、普、門、開、放、光、照、乾、坤。

續廿四代為:緒、結、昆、計、山、芮、克、勤、宣、華、轉、忱、慶、兆、報、魁、宜、执、應、存、挽、香、同、流。

[註四]:袁寒雲丁卯四月一日記有收曽煥堂為其弟子事。

----------------------------------------------------------------- -ZY.S. 2011-April-25,滬上「南石軒」

【註】:「圖片來源於互聯網」

19 有用
0 没用
寒云日记 寒云日记 7.7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7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寒云日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寒云日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