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 镜花缘 7.8分

赏花弄月不肯眠

小乙哥的如意子
2011-04-18 看过
镜花缘一书可谓向往已久。近日闲居在家,向来无事,竟得将它囫囵读完,不因不由生出许多感慨来。
初闻镜花缘,只喜它名字袅娜曼妙。单是这“镜花水月”四字,已是旖旎无匹,绮丽无双,如今又添一“缘”字,端的不叫人徒生许多缥缈遐想。及至书真真到手,往下一翻,说的不是别的,竟是百花降凡尘、群芳彰才情的美事,这一喜非同小可。
话说全书林林总总一百回,大抵又可分为四节。第一节百花违誓获谴,红尘历劫;第二节唐敖遭谪出游,遍牵前缘;第三节群芳赴京赶考,尘世团圆;第四节义兵勤王功成,众仙归位。
初读此书,断不敢说心存不满,却也实有颇多不解。窃以为,或者特笔写闺臣如何遍寻四海,历尽万难,始得集齐百花,以此赎尽前愆而重列仙班;或者重彩写百花如何红尘历劫,扶助大业,终得功德圆满,以此了结宿孽后飞升成仙。而松石先生偏不。他必得于辛辛苦苦群芳齐聚、浩浩汤汤盛况空前之后,又三言两语添一笔众女时运不齐,命途多舛!重前因而轻后果,这后果要是个完完满满大团圆倒也罢了,偏偏又是个凄凄惨惨大悲剧!这叫人怎生是好?为百花终得团圆欢欣鼓舞吧,毕竟知他命途乖蹇,欢欣不敢尽兴;为群芳未得善终唏嘘喟叹吧,无如他只寥寥数语,叹也无从叹起。况细究前缘,诸多红尘后事实则皆由花仙与嫦娥小小口角、区区龃龉引起,想来未免小题大作,有失仙家风范。
再者,镜花情节也颇多诡谲。第一节酷类西游,第二节倒有格列佛游记意味,第三节颇似红楼,第四节又不乏三国风采。手法诸般变化,令人耳目一新,倍感丰富,却也每每生出些不足之感。你道为何?原来它虽说包罗万象,但毕竟浅尝辄止,似西游而无西游之奇幻缥缈,跌宕精彩,类红楼而无红楼之情深意切,可歌可泣,像三国又无三国之豪迈雄壮,荡气回肠,叫人总也有些“妙则妙矣,尚不如彼”的憾恨。单只借异域奇景褒贬人情世态、发奇思妙想阐述人生至理一节,倒比格列佛游记技高一筹。
却说镜花待女子颇为不薄。单看他替百花所取芳名何等用心,其爱惜之心即可见一斑。古往今来,女子从来有姓无名,往往只以“某氏”呼之。难为松石先生不独替众女取了名字,这名字还取得甚有讲究。自家姊妹同字同辈自不消说,竟连一家媳妇字辈都齐。即如文家五媳都按“英”字,章家八媳皆排“春”字,但凡出场,无不流芳溢彩,气若贯虹。最为奇巧的是,即如无亲无故的几位姑娘,也竟因名中一字相同而妙趣横生。诸如“百花大聚宗伯府,众美初临晚芳园”并此后几回之中,师兰言、章兰英、蔡兰芳、枝兰音刚好凑一桌马吊,郦锦春、言锦心、廉锦枫、卞锦云恰恰是一桌花湖,此类等等,不一而足,真真别致得紧。
名字尚且倍加费心,性情更是着意点染。百花无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知书达礼,蕙质兰心,却又个个性格迥异,人人脾性不一。闺臣作为百花仙子降临凡尘,自是才貌双全,孝悌有加,天资颖悟,豁达大度。其他诸如气度不凡的牡丹仙子阴若花、博学多才的杏花仙子卢紫萱、聪慧可人的笑靥花仙子孟紫芝、深明大义的灵芝花仙子师兰言之类,无不叫人钦羡不已,爱慕非常。纵是居于“题名录”末位的闵兰荪、花再芳、毕全贞等人,虽于品行、才学上不如前列诸位才女,却也瑕不掩瑜,无伤大雅,因之对其即或不爱,恨也是万万恨不起来的。
此外,于武氏称王一事,松石先生似也并无反对“牝鸡司晨”之意,只是对武曌篡权僭位、改唐为周一事耿耿于怀。否则,若有重男轻女之意、尊男卑女之嫌,又何为大笔誉写武氏颁恩诏开女试,且盛言题赞众女登金榜封闺臣?单写诸家公子起义勤王岂不更直截了当!难得松石先生对女子如此看重,待世事如此公道。
通览全书,也不喜别的,最喜此书手笔风雅。你道此话怎讲?原来风雅有四。一曰花草风雅。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松石先生也不漫谈山川河海,也不细说鸟兽虫鱼,单只在这百花百草身上做文章,而恰恰是这番玲珑心思最合吾意。内中更有改斗草为偶花一回,真个是精妙绝伦,风雅之至,能不叫人拍案叫绝!二曰才艺风雅。百花个个身怀绝技,大多文武双全。金榜题名百花团聚后,先生更是不惜笔墨,以洋洋洒洒数十回备言群芳多才多艺。其中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天文地理医卜星相算法音韵灯谜酒令射鹄投壶马吊双陆秋千花湖,琳琅满目不一而足,并且无一不精无一不巧,真真叫人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三曰阵式风雅。义兵于酉水、巴刀、才贝、无火四大关隘,先后遇着四大毒阵,却并非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寻常阵式。你道此阵为何阵?却原来是酒色财气四大阵,不动刀兵即可杀人于无形之“自诛阵”!如此含义深刻寓意隽永之阵式能不发人深省?四曰情义风雅。全书不涉情爱,却照样将百花百女写得活色生香我见犹怜,何故?但因其备言金兰深情、姊妹厚谊,尽述才思敏捷、品格高洁。所以即使无关风月,读来亦是心真意切,情义可鉴。
适才说到初读镜花颇多不解,至此,也可有个明断。尝闻菜式尚有众口难调一说,更何况千古文章,更是喜好不一,偏爱难同。即如窃不以其情节诡谲多变、详略失当为然,却喜他为人公允、为文风雅;而又安知他人不恰恰喜其情节纵横捭阖、异彩纷呈,却恶他重女轻男、炫才弄博?此理一也。况舞文弄墨一事非比寻常,最要紧是适心宜性四字。或常谦曰:“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实则倘若己已甚为怡悦,任君是谁,又何须等君定夺待君发落?则以此观之,自是松石先生情愿如何,镜花之缘便应是如何。旁人大可观瞻,却断无横加指摘之理。
24 有用
5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镜花缘的更多书评

推荐镜花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