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李 因
2011-04-16 看过
关于译者,百度到一篇很煞笔的访谈(不提也罢)。简单谈点看法。
译序已说得很明白:5年,500余首。也就是三天拿下一首的功夫。断然不会每天都投入工作的。也就是说时间比摆上来的更紧。即使是训练有素的职业翻译,相信对由此生产的诗歌译作也不会有更多的信心与深入解读。况且我们面对的还是曼德尔斯坦姆。这个本身就很晦涩的主儿。
这个文本是根据俄文来的。刚好黄灿然也出了个由英语转译的本子。我只放一首来简单比较一下——至于其他绝大多数诗歌,其情形很相似,就不一一列举了:
汪译:

   失去大海的我、奔跑的我和飞散的我

   失去大海的我、奔跑的我和飞散的我,
   给脚掌以强力大地的支撑,
   您如何做到这一点?蠕动的嘴唇
   出色的算计——您不能剥夺。
                                
                            1935.5


黄译:

     剥夺了我的

   剥夺了我的四海,我的远走和高飞,
   只允许我踟蹰在暴烈的大地上,
   你得到什么?一个辉煌的结果:
   你不能停止我双唇翕动。

                            1935

可以说是高下立判的文字境界。第一个译本的“飞散”流露的是一种与人本身重量极不相符的一种质地。给脚掌以……支撑,这种句式太煞笔了吧?没有任何意义的倒装,而接下来的问答也莫名其妙,算计这样的贬义词的出现也没有任何来头,打乱了本已稀罕的情感线索。
而黄的翻译的好处,相信看官自有分寸。就不一一举例了。
笔者向来对翻译的要求即是穆旦所言:大胆与忠实。此外还可以加上这么一点:它必须是一首好的诗歌。当“忠实”原则与之抵触的时候,可以创造性地在意境上去追求一种神似。因此即使在这里,汪大可以说他更忠实地“记录”了曼德尔斯塔姆的文字表达,然而笔者也可以举出上百种理由来证明这类翻译完完全全是失败的。事实上这还进一步伤害了许多诗歌爱好者对于一个伟大诗人的积极性。这很不好。
18 有用
1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曼杰什坦姆诗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曼杰什坦姆诗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