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句控亦师太

夏威夷果自由
2011-04-13 看过
知道亦舒去英国念过书,一直以为她念的是英国文学,可是看她的文字,总是摸不清路数,究竟是学了谁谁谁,才生成这种风格的?难道是简奥斯丁?不会吧?前两天看完《印度墨》,忽然想尝试写写书评,于是百度了亦舒,这才知道原来亦师奶在英国修读的是酒店食物管理课程。

直觉认为亦舒肯定不大写诗。写过诗的人,不论是写随笔还是小说,一种韵律感总是在不经意间从笔尖流露出来, 读这样的文字,心会不知不觉就跟着唱:滴答滴,滴滴滴滴滴答滴答……而且韵律多变:答答滴滴滴滴滴答,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变化随心所欲,始终如一的是那份流畅感。他们并不在意文字是否字字珠玑,只是写着写着,就会出现一个小高潮,写着写着,高潮不禁迭起,自己都觉得打不住。

然而读亦舒的小说,耳边永远只回响着一个节奏:梆梆梆梆,梆梆梆梆。亦师太笔尖无诗无高潮,她是几十年如一日的警句控,而且自以为一警遮百拙。打开《印度墨》第一章,读者可以默默数数:一,二,三,来了。果不其然:
“像人生路一样,见招拆招,见一步走一步,不知走往何处。”
“以他们,在小康之家出生,已是走在康庄大道上,只要不犯错,可以顺利、舒服地到达目的地。”
“有些人就没有那么幸运,生在荆棘堆,不知要如何挣扎才出得来。”
    
马克吐温批费尼莫尔库柏,说他小说里的印第安人说话和黑人奴隶没有两样,不过至少库柏书中的黑奴和法官的说话口吻还是有鲜明差异的。亦师太的人物只有一个说话腔调,《印度墨》中,阿芝和刘印子,阿芝梆梆梆梆来一警句,刘印子梆梆梆梆回一警句。你能看出她们的区别吗?

再者,写小说挺忌讳动不动就来几句价值判断,那是两百年前novel of manners的做法。现在看美国电影就知道了,电影中的角色只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才对朋友的言行提点建议,而且还很注意小心轻放,一定会补充一句:I am not judging you.

好作家的作品中是看不出他们的出身的。看亦师太的书,她总是不厌其烦地报上主人公的身家,住宅,座驾,衣装品味,教育背景(经常是留学英国的),家世。《印度墨》原型是她的侄儿,那么那一对善解人意民主开明学贯中西的祖父母应该就是亦师太的父母了。

光是连篇累牍暗示自己的品味背景似乎还不够,才女的智慧要像超人的内裤那样,一定要勇于展示。几十年来亦师太以聪明女人自居,所以一直视勤勉地教导女人如何为人处世才能够左右逢源为己任,这方面的亦氏警句如恒河沙数。其实做人的上上策就是做自己,男女都一样。最怕那种女人,觉得自己懂做人,顾盼自雄也就罢了,还要经常在你面前详细解说自己的成就,让你深刻意识到她有多么会待人接物,具体案例,就参看《红楼梦》中薛宝钗语重心长和黛玉探讨阅读禁书的那个章节吧。

我不知道亦师太的人生格言是否令她自己成功了,按照常理推断,如果一个人真的因此很成功,那么她反而会对宣讲这类警句失去了热情。不过亦师太至今就连写个博客也要以警句做主打,她的人生抽象成了做人道理,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强迫症。

师太的小说我偶尔看看可以,甚至还很愿意一口气看完才睡,就像这本《印度墨》。如果天天看亦舒,我担心自己会变得苍白,呆板,狭隘,变得更加的不可爱。最喜欢的那一篇亦舒小说,依然是多年前看的《花好月圆》,里面有个史家珠,是亦舒笔下少有的一个不能自我把握的女子,她有纯粹的女儿情态,是那样的可爱,而不自知。
2 有用
1 没用
印度墨 印度墨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印度墨的更多书评

推荐印度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