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锁锁情生

玫瑰禁菸
2011-04-13 00:23:54 看过
这篇单说《金锁记》。

我读这本《畸情小说》是在初中。不知道是哪个姑姑的书放在书架上,正是好奇和求知欲爆发的年纪,很想看,也许因为“畸情”这两个似懂非懂的字眼。大人说我看不懂,就一定要看。整本书看完,《金锁记》印象最深,曹七巧这个名字铭记到今。即使已经忘记姜季泽,忘记长安、长白,忘记童世舫,但还一直记得曹七巧。

小时候不知道张爱玲是谁,也不知道她还给电懋写过剧本,只觉得当时她描绘那一轮“三十年前的月亮”以及最后曹七巧把银镯子推至腋窝的景象,跃然纸上,分明是两幅画,而不是两段文字。原来张爱玲在小说中是这么爱惜字眼,所以把字都变成了图案。最后一篇《红玫瑰与白玫瑰》也是。

曹七巧身上有被刻意放大的女性尖酸刻薄又苦毒的一面。她的苦毒来源于根深蒂固的阶级/阶层观念,一个麻油铺老板的女儿,嫁给了“书香世家”的姜家,她有自卑;而她偏偏伺候的是残疾肺痨的二少爷,她是一个“有功无过”的人。按理说她该自豪,偏偏姜家上下没人看得起她。麻油铺的女儿性子本来泼辣,年轻时就干挽着袖子露出雪白的手臂去买菜,那时候爱慕她的人也很多,但她被卖进了姜家,从此命不由人。用曹七巧的话来说,这个家“丈夫不像丈夫,小叔子不像小叔子”——好比《红楼梦》里说“公公扒灰”一样,这是一个伦理秩序混乱的家庭——她爱三少爷,但三少爷未必真爱她。他爱她一刻一天一个月,却抵不过她用尽一辈子的思念去诅咒、去抱怨,去刻薄,去复仇。曹七巧的复仇也是苦毒的,她把仇恨撒在了女儿身上。她骂她“你也是姜家的人”,看不得别人占有女儿,生生把可能的幸福从女儿长安身边推开。女性的悲剧由下一代继承,但是谁让悲剧发生的呢?是曹七巧?是姜家?是新旧思潮冲突的社会?是军阀混战的时代背景?

得不到的时候,恨;亲眼见的时候,又原谅;原谅之后马上后悔,后悔之后是无尽的绝望。身在爱中有各种纠结,也许只有“爱”才能这样毒辣,让曹七巧变成一个恶毒的老妇,几百两银子锁住了她这一辈子,她的爱情没有出路,因为她爱上的是一个混蛋,一个要面子、贪财、有心计的混蛋。为了对付这个混蛋,她变得不要面子,挥霍钱财,不耍心计直接破口就骂。这样一个“破户”,成为长安和童世舫之间最好的解释,“你不会明白我母亲的”,留学德国的童先生怎么会明白,他心里钦慕的“旧式妻子”,有这样一个母亲,并且,抽着鸦片烟,守着旧宅,坐等生命耗尽。

许鞍华导演的舞台剧《金锁记》最大的亮点,就是焦媛扮演的曹七巧从头到尾喋喋不休地骂。仿佛她生来就是为了讽刺别人,十足的丑陋嘴脸,但我想,她只有努力地贬低别人,才能获得一点点心理上的平衡感。她曾经是那么美,花枝招展,年轻,有活力,却守活寡,守死寡,把青春一点一点消耗在空虚中。那个真正的爱人,却爱着她的钱,最后因为宣德炉的一句反问“你为什么不抓住我?”把她噎得结结实实。是啊,为什么呢?因为她是真的爱他。

张爱玲,果然是非常懂女人心的女人。
2 有用
0 没用
畸情小说 畸情小说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畸情小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