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身与下半身

周重林
2011-04-06 看过
隐喻的修辞,本质上不过是一种善假于物得惯用伎俩。但其起源,有着复杂和神秘的一面。因为隐喻必须具象化,最好不过是公众熟知之物,必须这样,才能聚合在传播上熟稔之词汇,焕发出隐喻的杀伤力,起到战栗、恐惧和美化之功效,否则,隐喻必然走向失败。

   看苏珊·桑塔格《疾病的隐喻》之前,我有漫长的福柯阅读史,这这套修辞再熟悉不过。疾病是通往墓地的通行证,人类每一次战胜恶疾,都会视为一大进步。这背后,有着科技、医学等等领域的多种进步。桑格塔在肺结核和癌症之间,比较得出一个沮丧的结论,就是当出现更大的恶疾出现后,前一种疾病就会滑向美化的危险。这不仅仅是因为,肺结核已经能够根治,而癌症则是必死的代名词。当然,当艾滋病出现后,癌症又显得不那么令人恐惧了。桑格塔早逝,至今还没有有效的艾滋病治疗方式,而癌症患者康复的可能性多了很多。忧虑也显而易见,还有更大的疾病在等着人类么?当然,《疾病的隐喻》要谈的不是这些预言,而是总结过去。

    疾病被划分成“上半身”和“下半身”,并拥有了各自的指向。好比“结核病”是上半身的产物,这导致了在不可救药的年代里,求得结核病速死成为一种浪漫化想法,“肺结核”美学在中外都有巨大的市场,这种病上诉到了精神层面。桑格塔给了许多西方的例子,在这里,我想举几个中国的例子,比如林黛玉、林微因,她们身上传达出的“咳嗽声”几乎构成了各个时代完美者代称,也因为她们都是肺结核的拥有者,男人都投向了难以捉摸的眼光。但像癌症这样的疾病,就不那么幸运了,它们攻击着人类那些视为难以启齿的部位(肠子、乳房、睾丸……),这些下半身疾病,一诞生就被与肺、心脏、血有关的部位区别开来,想想吧,心脏病夺去了许多人的性命,但这个病被理解为一种可以接受的病,甚至是一种“高贵病”。


  也因为这样,癌症这样的下半身病,被视为一种惩罚。疾病一旦被赋予意义,就让人开始在难以启齿和广而告之之间徘徊。现实是,许多得了这些下半身的患者,直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得了什么病,在患者家属、朋友与医生的秘密协议里,不告知就是道德的表现。与心脏、肺、血有关的病里则不然,咳嗽声、呼吸紧促、毛发脱落等等都在宣称这个人上半生备受折磨,所以,“肺病”、“白血病”这样的让女性娇柔的故事总是千篇一律地出现,疾病美化了宿主;可是下半身的病,一旦拥有,宿主就只能等待被判决,在广泛的政治学上,它医生战争、意味着暴力不可遏制,不可避免。(周重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疾病的隐喻的更多书评

推荐疾病的隐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