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的《风景》

Spinto
2011-04-06 看过
一个短小精悍的故事,每个人物都很典型,仿佛为了对比而存在:父亲粗豪的男子气和母亲风骚的女人味;二哥三哥一文一武,五哥六哥一丘之貉,前者出世,后者入世;四哥又聋又哑却得享幸福人生,七哥从癞狗变身人上人恐怕从未尝过幸福为何物……

最大的对比就是叙述者“小八子”的“死”和他的家人们的“生”。夭折的婴儿清白明净,得到父亲最深的爱和家人永远的陪伴;而他的家人们在社会最底层挣扎求生,饱尝贫穷愚昧之苦,互相伤害,彼此憎恨。真如《倚天》中明教中人所唱一般: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七哥感慨最多,他说:“当你把这个世界的一切连同这个世界本身都看得一钱不值时,你才会觉得自己活到这会儿才活出点滋味来,你才能天马行空般在人生路上洒脱地走个来回。”

他说:“生命如同树叶,来去匆匆。春日里的萌芽就是为了秋天里的飘落。殊路却同归,又何必在乎是不是抢了别人的营养而让自己肥绿肥绿的呢?”
 
其实还是没看透,不洒脱。既然如此,被侮辱又如何?被损害又如何?被别人抢了营养行不行?自己不肥绿肥绿好不好?

七哥把这个世界本身看得一钱不值,但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很值。他想要得到他不曾拥有的一切,但真正想要的永远得不到。然而“七哥”值得同情,他理应这样想,也只能这样活。


二哥最敏感多情,也是最早觉醒的“人”,但和所有理想主义的青年一样,他不够强健的内心却无法承受现实的惨烈,最后为情而死,显露出人性的软弱。不过这里作者的处理太戏剧化,反而搞成一笔糊涂账。

三哥认为女人配不上男人的爱,老船长认为男人配不上女人的爱,皆因不同的人生经历。其本质是:麻木庸俗的人配不上多情重义的人。前者浑浊才能在浊世中浑水摸鱼,后者清白只好一死以明志。

其实何必求死?天灾人祸还怕不够多吗?杨家夫妇因迫害自杀,够够、老船长、码头工人甲乙丙死于横祸。作者笔锋一转就是一条命,全是众生相。


书中女性角色大都不堪,够够和红衣女子是唯二被作者借人物之口稍加赞许的角色(也恰好又是一组对比):够够弱小而善良,红衣女子强势而大气,前者让小男孩“七哥”即依恋又生爱怜之心;后者让成年男人“五哥”即仰慕又起占有之念——对他们来说,她们都是“它者”,如此而已。

当然对每个人来说,每个别人都是“它者”。在这篇小说中,每个人物都是“小八子”观察和叙述的对象,然而死去的“小八子”却未把他们当做“它者”,他和他们活在一起,也和他们死在一起。其实每个别人都是自己,是同一个命运之神主宰下的活物,生时蝇营狗苟,死后同归寂静——殊途同归。


由于人物脸谱化,它不算好小说。但读完让人感慨流泪,又算是好小说罢。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方方作品精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方方作品精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