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已注销]
2011-04-04 看过
      贝克特写过一篇名为《结局》的短篇小说。
    小说里的主人公得过且过,浑浑噩噩;对一切都保持着足够大的距离;没有普通人哪怕是最普遍的愿望;最自己的生活不作任何期冀;视若平常的接受一切不公(如果对他而言可以被称作不公的话);厌恶大海浪涛的啪啪作响;不习惯和人呆在一起超过三分钟;对自己乞讨用的木板的关心远超过对马克思主义的兴趣……
    如果他活在现在,那么“神马都是浮云”这句话一定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这个典型的虚无主义者在做了一阵子乞丐之后乘着自己的“棺材”航向大海,用船底的两个小小的洞孔缓慢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种死法很契合贝克特写在结尾处的那句话。
    “既没有勇气结束,也没有力量继续。”
    只能用这种近乎间接的手段了结自己的犹疑和“痛苦”(如果那种无法解释的面对整个世界时的虚无感和无力感可以被称作痛苦的话)。
    
    在《结局》里,主人公可以说是一个完全没有自尊的人。当然,这里所谓的“自尊”也只不过是我们身处这样一个人类社会,所定下的用以进行自我约束的标准。而在《结局》里的主人公身上,你完全看不到这样的约束。他的行为完全受客观条件支配,主观能动性的唯一作用仅仅是为自己所身处的境地加以简单的完善,诸如地下室的藏红花;木板房里,从偶尔闯入的奶牛身上挤出的奶;乞讨用的,不断改进的木板,以及最后那伐加了盖子的用来当做居所的小船。
    但是从小说的整体进程来看,这些完善并没有使主人公的处境得以改善。他的这些行为看起来并非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情况符合大众所普遍认同的标准,而更像是为了维持自己现时的处境所做的巩固……
    
    贝克特是荒诞派戏剧家,“人生是痛苦的,生命是无意义的。”是荒诞派戏剧对人生的理解。在《结局》里,贝克特为我们展示了一个荒诞派人生理念的“实践家”的形象。主人公的一切行为无不在向读者揭示一个正宗的荒诞派“行为艺术家”所应有的作为。
    我觉得即使是现今的我们,也无法否认世界与人生的荒诞性以及自己内心的虚无主义冲动。在《结局》里,主人公尚且可以乘船而去,在月色和海浪下,结束自己之于整个世界的虚无、整个世界之于自己的荒诞。至少他又属于自己的近乎完美的结局。至少他可以选择自己的结局。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世界与裤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与裤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