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后重看有感

sepberry
2011-03-31 看过
记得有个时期非常喜欢拉美西斯,感觉作者也很爱他,好几本单行本的封面都是他。看到乃非提提皇太后囚禁他的时候,我的心都要碎鸟,不过之后夕梨为了救他而发起了一场XXXX几天之内竟然攻进皇城(好像不是底比斯),这种剧情未免太随意了点吧。其实如果作者足够大胆的话,把拉美西斯就此扶正,不知道结局会不会也像现在一样,充满了遗憾。

这个结局,一切到夕梨当上正妃为止。虎头蛇尾不去说它,最后的高潮并不是感情,而是政治胜利——然而作者立即又在之后最著名的番外里彻底地推翻了这种胜利。

虽说它是另一种途径去圆满拉美西斯的感情之类的,但是在史实和YY中的平衡点实在太难找到了——注意,和拉美西斯I世的“曾孙”私奔的是穆里西斯II世的“孙女”,而应该与这个“孙女”平辈的拉美西斯II世此时已经是个60岁的老头了——原来拉美西斯I世才是穿越时空来的哪。。。

算了,还是说说有萌点的角色。拉美西斯么,设定就很萌,埃及人,金发,金银妖瞳,第一次遇见夕梨的时候控诉她摧毁了自己心中女神的形象。他还做过埃及驻西塔托的大使,送东西贿赂女官,爬到二楼向夕梨示爱被毫不留情地推下去,而且一开始卡尔完全不知道这一点,还觉得夕梨对他的态度很奇怪。我想作者在三人微妙关系上再多花十倍的时间,实际效果应该比现在好看不止十倍吧。

然后是鲁沙发,我已经忘记了最后他还是死了。大约是定律吧,你不是男主男二之类的就别觊觎女主角,不然非死即伤要么就去打酱油。像他这样动不动为一个吻一个拥抱感动地发誓献出生命什么的,简直是YY角色的极致,实在看着不爽。话说回来,爱也就算了,宣扬个人崇拜才是我最反感的地方。他的故事在正篇里也就是类似尼罗河女儿里的路卡差不多,然而就在他死的同一本的最后有个插图栏,里面有他和拉美西斯的妹妹结婚生子后的样子,没有实现的未来,没有未来的未来,真是太心酸了。

再是伊尔巴尼,记得好像豆瓣上有个活动说“动漫中的无性角色”之类的,有人就贴了他。我觉得再贴切不过,作为幕僚来说,真是了不起的角色,具备忠诚、头脑、博学多才、冷酷无情、临危不惧、能言善道、能说会唱……关键是他的孙子也是这个样子,并且还是公主的青梅竹马兼导师——这样令人遐想的关系呢,比那什么拉美西斯曾孙有趣一万倍。

说实在的天是红河岸里的穿越处理得很粗燥:等同于无。这直接就造成了之后不停的“一年之期”非常牵强,从前小的时候我觉得这是折磨皇帝和夕梨的客观因素,现在我只觉得这是作者苦于无法解释为神马孤男寡女同处一室3年神马也没发生的及其勉强的无聊的让读者简直要摔电子书的。。。理由。。尤其是每次夕梨被迫和某个看上她的王公贵族XXOO快到决定性一步了,就被阻止了,好吧,我不是求看限制级内容(有当然最好),我是觉得好笑,明明是纯爱虐爱故事的说,硬生生就变成了搞笑剧,更搞笑的是,为了圆满这种几乎强制性的处女观念同时不损害卡尔的X能力,还要想方设法给他编排花花公子的名号以及从前的一大堆情人——问题是bug又来了,曾经有个女人带着孩子找上门来说是卡尔的孩子,他却心明如镜知道不是自己的——当然在这个个例上他是靠强大的记忆力算出来的,问题是你情人一直都有的好不好,为神马一个孩子都么搞出来过呢,貌似皇子没必要避孕吧(再说古代想避也避不好吧),您这不是身体有问题是神马。。。。。虽然以纯爱为卖点的故事里,这也是喜闻乐见的bug,我这一次看还是觉得接受困难。

另外,卡尔相对尼罗河女儿的曼非士是个进化很完全的男主角,能担当一国之君的责任,能指导帝国称霸天下——这种设定虽然光华熠熠,附带来的很多东西却是我所厌恶的,像一开始他对于只娶一个正妃的理由是,她必须具备成为一个国家政治地位最高的女性所应有的一切素质,从而他一生只爱她一个人——我从前只注意到后面那句,其实前面那句才是重点。当攻打米坦尼被俘时,黑太子注意到夕梨有“敏锐的政治感觉”,对她刮目相看,黑太子人家是配角酱油男,他可以因为“政治素质”、“制伏狮子的勇气”whatever爱上女主角,反正我不care,问题是卡尔你是男主角,你如果站在这个立场上看女主角,那这种爱的感情无论如何都很别扭。当然作者之后反复为卡尔洗白,无数次内心也好表白也好说明他并不是因为夕梨是正妃的合格人选才对她心心念念——而是因为爱~然而注意两个重要角色的死亡,一个是萨南沙一个是曾经假扮过伊修尔塔的乌鲁西斯,他们是为了什么献身,为了主角,却偏偏要加上一个冠冕堂皇无比的“帝国理想”的圣光环,在这个光环下,卡尔对夕梨的感情是高尚的,因为它符合帝国的理想,夕梨的爱是无私的,因为它符合帝国的理想,萨南沙必须死,因为他的长期存在必然使帝国couple出现破裂,从而破坏伟大统一帝国的形成,从而荼毒生灵,使老百姓陷于不幸;乌鲁西斯必须死,因为她内心存在的未来由卡尔和夕梨一统天下的帝国的梦想比她和卡修的小日子不知道要崇高多少——在几乎等价的个人感情面前,最终胜利必将给予有政治高度的这一方,正是我现下anti它的真正原因。

转念想想,天是红河岸本身就是对尼罗河女儿的致敬之作,这么说起来“数入虎穴得保处子”、“唯一能担当正妃的女孩”以及人民群众动不动“这个女孩sigoyi!!!”都是尼罗河女儿的升级版一点也没错呢。像什么泥板上刻个心来传情达意什么的还是我喜欢的桥段呢。另外像萨南沙那样耀眼的男配,怪不得作者要快快整死他,有他戏份的大多数场,卡尔暗淡无光。怪也怪故事出版太早,要像现在绝不会发生萨南沙葬身沙漠尸骨无存的惨剧——他绝对是夕梨的竞争对手好不好——要到现在还和卡尔争夕梨?作者智商就停留在娜姬雅皇太妃那个水平好不好,明明兄弟年下强攻强受才是王道!!!怪不得作者近年的两个相关短篇讲的都是兄弟俩小时候葱满矛盾滴“兄弟感情”!
6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3条

查看全部23条回复·打开App

天是红河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是红河岸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