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情,我便屈从命运

妞妞不哭
2011-03-31 看过
“爱情消逝了,缪斯出现,
我昏迷的头脑开始清醒。
我自由了,重又设法缀联
迷人的音韵、思想和感情;
我写着,心儿已不再悲伤,
忘情地写,也不再只写半行
便用笔在稿纸上把人像乱涂,
或是画上一双女人的秀足;
熄灭的灰烬已不会复燃,
我仍将悲伤,但不再哭泣,
很快很快,风暴的痕迹,
将在我的心灵中烟消云散:
待到那时,我便要开始
写一部二十五章的长诗。”

我就是被这一截诗节吸引,耐着普希金的自我唠叨,从只言片语中将达吉雅娜的爱情连缀成章。于时,我正经历一场暗潮汹涌。两件事,两件小事,让我从侧面认识到过去的自己是多么幼稚而单纯——满心的自以为是、不顾一切。好在都已烟消云散。也许他说的对,我就是“无病呻吟”。只是这“呻吟”被某种形式更好地掩盖,以致我自己也未发觉。断交的话虽未说出口,但行动已接近事实。这场幽幽春梦恰历时两年,于2011年愚人节前夕警醒。感谢你曾经的拒绝让我避免这以后更长时间的颓废、尴尬。现在,我要回复至达吉雅娜,她从来都是一个超越的女性,冷静而自持,可以牺牲自己的爱情和幸福也要做到“季布无二诺”。奥涅金的严词拒绝让心中刚刚蒙上梦幻色彩的姑娘丧失了继续做梦的勇气,就是这样残酷,我可爱的达吉雅娜不是一只旋转360°也无法找到美感的丑小鸭,她是普希金心中完美的代言人,是超越自然、人类社会的“圣像”,她身上折射的都是丑的对立面,让他经历奥涅金只是作者的无奈与现实的不可否认。

“……在她面前,大厅中的姑娘们
都黯然失声,随她来的将军
把他自己的鼻头和两肩
翘得比别人更高一点。
或许谁也难说她美貌出众,
然而,即使从头到脚地寻找,谁也不能从她的身上找到
那种在伦敦的上流社会中
被专横独断的所谓摩登
称作vulgar的东西。”

也许用“蜕变”不是那么妥帖,“伪装”更恰如其分。一个内心空虚的女子也许会更加注重外表的修饰,无论从整体还是到细节,将自己包装得密不透风,恐怕与外界的联系仅剩下这身包装了吧!但还是有男人以这种包装为傲,不知道谁的悲哀多一点。
说到这里不能不提一下普希金的高明,她替达吉雅娜做了十分完美的包装。诗节中从头至尾都没透露达吉雅娜丈夫的名字,而对于她婚后的生活更是不着一言,这使得对于那位将军有着好奇心的我没能找到答案,细细想来,才晓得其中的高明——真的写出来的话怕是语如前人,流于俗套。
奥涅金被达吉雅娜华丽丽的出场煞到,时隔八年,记忆潮水般涌来,被达吉雅娜情书中的大胆剖白勾起的自豪愉悦又再现,他像孩子一般终于爱上了这位女神。因为达吉雅娜的超越,她成为奥涅金潜意识中的归属,所以很多人认为奥涅金并不是真的爱上达吉雅娜。在我看来,奥涅金的冷漠压抑不尽基于对现实的不满,更是对自我的厌弃,可能再次重逢使他触摸到自己的内心,也可能讶于达吉雅娜的不同以前,总之,奥涅金的爱上我是深信不疑的。至于达吉雅娜,从出嫁的那一刻起,她对奥涅金的爱情就从流散于四肢的状态到凝固一隅,这也是再次相逢时她保持平和安定的来源。

“对于我,奥涅金,这豪华富丽,
这令人厌恶的生活的光辉,
我在社交旋风中获得的名气,
我的时髦的家和这些晚会,
都算得了什么?我情愿马上
抛弃这些假面舞会的破衣裳,
这些乌烟瘴气、奢华、纷乱,
换一架书,换一座荒芜的花园,
换我们当年那所简陋的住处,
奥涅金啊,换回那个地点,
在那儿,我第一次和您见面;
再换回那座卑微的坟墓,
在那儿,一个十字架、一片阴凉,
如今正覆盖着我可怜的那娘。

而幸福曾经是那么靠近
那么有可能!……但是,我的命运,
我的命运啊,已经全部都注定。
这件事我或许做得不够谨慎:
母亲流着泪苦苦哀求我;
对于可怜的达尼娅来说,
怎么都行,她听随命运摆布……
我便嫁给了我这个丈夫。
我求您离开我,您应该如此;
我了解:您的心中有骄傲,
而且也有正直的荣耀。
我爱您,
可是我现在已经被嫁给别人;
我将要一辈子对他忠贞。”

没有了爱情,我便屈从命运——怎样都行。
达吉雅娜手中有两把刀,一把先扎在自己的胸口,等尖锐的疼痛蔓延到指尖才举起另外一把刺向奥涅金,当然还给了贴金疮药——“我爱您”,或者可以说,从那封信开始,这种爱的感觉就没离开过。这算不算一种报复?达吉雅娜这种有回忆没有期待的痛苦持续了八年,那个唯一知道她秘密的奶妈也已经去世,她只剩下她自己,一边静静拥抱那凝固的爱情一边坚守着,哪怕行为与意志相违背。
她始终没有掉入奥涅金把她当做救命稻草的“陷阱”,眼睁睁看着他沉沦或许做不到,那么就闭上眼睛吧!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叶甫盖尼·奥涅金的更多书评

推荐叶甫盖尼·奥涅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