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张爱玲

唯有书香
2011-03-28 21:03:21 看过
昨天,读张爱玲,只是无意间看到的一本书,看封面,以为是恶俗小说,不想翻开却难以放下……

早先,也读张的小说,只是当作消遣而已,潜意识里总觉得无非是中国传统才女的多愁善感,长吁短叹而已,这才认识一个真实的她。她是一个大俗大雅的女子,两种矛盾的集合体。平常的人,是很难把这两点做到极致的。她决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人,却也不是阳春白雪的那种。我喜欢她的真,她坦然的承认自己爱钱,自己的自私,主张出名要趁早。她喜爱服装,却不是那种随波逐流式的赶时髦,她穿前清的袄裤,长袍,被人视为另类,她却不屑于别人的飞短流长,对于服装,她自有自己的见地。绘画、音乐、艺术她都颇能欣赏。她说:“这个世界上好人太多,而真人太少。”她能在俗世之中保有自己的高洁和傲骨。

以前,不了解张,总觉得那种绝冷的女子,多少是让人失了想亲近的决心的。不想,她却有一个最要好的朋友,一个锡兰的女子,混血儿,炎璎,张是孤傲之人,她的这个朋友确史湘云式的,开朗、热情、健谈。真是让人想不到。记得张说过:一个知己能反映出自己天性中最好的一面。那么,也许,在本性深处,她就有着最健全的人格,只是她太过聪明,把人生的悲欢,人性的丑恶看了个通透,才不至于相信别人的。炎璎也是个有才的人,张《传奇》的封面都是她设计的,如此精致,以致于张看后想一一的临摩,觉得生命有它本身的图案,我们唯有描摩。这样的两个知识性的女子在一起,如同两朵花,彼此传递着花香。除去炎璎,另一个好友便是苏青。与苏的感情和与炎璎的不同,或许只是出于欣赏她自身所没有的东西。苏青和张同时代,出名的比张早,但她所走的却是一条平凡的路,结婚,生子,离婚,而后靠写作谋生,抚养孩子,一生也是凄凉,却和张的凄凉不同。理说,这种世俗的庸俗女人,张是最看不起的,而张却敬她,苏对张亦如此。张评价苏时说她“象征着物质生活”-而物质生活是现世的,常识的,安稳的,实实在在的。这些都是张所没有的,有也是做的不像苏那样的彻底的,所以能与她为友。

对于她和胡兰成,以前只是听说些飞短流长,这才了解一点。胡兰成比她大十三岁,有“汉奸”之名,才子,却也风流。这些张是知道的,但她却不介意。她会看上胡兰成,也许是必然吧。像她那种看的太透的女子,所爱的男子必定是有才的,因为这样的男子才会懂她,才会“桐花万里路,连朝雨不息”,其次那人必定不能太过正直,方方稳稳的男人总让人觉得少了那么些情调。正好来了个胡兰成,符合了这些。她不在乎一切,只想求得一点真心,如同范柳原对流苏式的,只求婚书上所说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而已,就是这些,胡也没发给她。但是她却为这份感情倾尽所有。她说“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于寻短见,然不能再爱别人,只是萎榭了。她不是多愁善感的女人,一生只哭过两次,一次是以为炎璎不理她,独自回了上海,还有一次就是胡逃亡温州时去看他,胡送她走后,她一个人在岸边涕泣良久。她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如果张是一泓清泉,别的男人可能只看到她外在美和才,而胡却如同那块石头,能了解水的全部冷暖,的就是因为胡对她的“懂得”,她就心甘情愿,胡在逃亡时,张把她的几十万的稿费全用去资助他。仁至义尽。胡是不会给一点真心的,即使逃亡,用着张的钱,他也不忘左拥右抱,她终于明白,这样跟他说:“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不喜欢我了是早就知道了,你不必来寻我,来信我也是不看的了。”她知道自己必须做这样的抉择。

没有了胡兰成,张当然也不致于萎榭。她后来与一个美国作家赖雅结婚。赖雅最后十年瘫痪在床,张努力赚钱,用尽积自己所有的积蓄去照顾她,身心疲惫。太过聪明的女人,想要不自私都不可能,但自私也是有条件的,她不至于绝情,所以自私的不彻底。才会那般的对待赖雅。

回看她的一生,家庭的支离破碎,从小没有得到完整的亲情,感觉自己像是赤裸裸的站在天空之下,后来爱情的千疮百孔,这个女人,她只想在爱的废墟里求得一点真心,想在这个浮沉摆荡的世界里抓住一些可靠的东西,而终究是什么都抓不住,只是浪花的一点泡沫星子而已,还没抓住,就已破灭。无怪她那些小说里总是缺少人间的温情,只有无所不在的苍凉。张的祖父张佩纶的一句诗“秋色无南北,人心自浅深”。我想,那些深深浅浅的心情也许只有张自己明白的最透吧……
1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女生张爱玲的更多书评

推荐女生张爱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