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 罪与罚 9.1分

对道德法律的质疑

山鬼2.0
2011-03-28 看过
在西伯利亚的牢房里,拉斯科尔尼科夫读着《新约》,想到了索尼娅,想到了信仰的问题。“难道她的信仰不能成为我的信仰吗?她的情感,她的愿望,至少……”
  读完了《罪与罚》,我不知道狱中的拉斯科尔尼科夫在七年之后或又怎样的改变,是仍然坚信他的一套“无政府主义”思想——我虽然不喜欢这一概念,但在《罪与罚》(上海译文出版社,岳麟译)的导读中这么描述拉斯科尔尼科夫——还是跟索尼娅一样成为了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小说到此为止,我无从知道了。我挂念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在狱中困惑的拉斯科尔尼科夫能找到他的新的人生观吗?
  “他常常苦恼地自问,而且不能理解,也许,当他站在河边的时候,他对自身和自己的信念深刻的虚假已经有了预感。他不知道这种预感可能就是他一生中未来的转变,日后再生和日后会产生新的人生观的预兆。”
  若是他找到了,这种人生观又是什么呢?小说到此为止,我无法知道。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一个天才,他给小说留下了一个很大的空白,留给读者去思考。于是,我怀着种种不解与困惑来回味这部小说,这个故事和拉斯科尔尼科夫,索尼娅,拉祖米兴,卢仁,斯维德里加依洛夫这几个人物……
  首先,我要问:拉斯科尔尼科夫错了吗?是的,他杀了人。可是,杀人就是错吗?战场上的士兵也杀了人,革命者刺杀统治者,法国大革命杀了路易十六,他们都杀了人,他们怎么没罪呢?可能有人会说士兵杀的是敌人,革命者杀的是反革命,那些人都是坏人。可是,拉斯科尔尼科夫杀的放高利贷的老太婆就是好人了?不,他与敌人与暴君没什么区别,要说有区别的话,那就是这放高利贷的老太婆是个小人物,她的剥削很有限,没有剥削到有钱有势的人身上。而国王则不然,国王常常惹怒一些贵族,有钱有势的贵族。所以,拉斯科尔尼科夫若是杀死一个暴君,他不但不会被关起来还会成为被人歌颂的英雄。杀死放高利贷的老太婆成为犯人,杀死暴君则成为英雄,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不是常说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我想到的我国先秦诸子的一个发问:“窃珠者诸,窃国者诸侯”,偷珠子的人被杀掉,偷国家的人则成了诸侯。同样是偷,怎么会有不同样的结果呢?同样是犯罪,怎么会有不同样的处理呢?同样是杀人,怎么会有不同的对待呢?这是怎么一回事!拉斯科尔尼科夫自信自己没有做错,在他的理由下,甚至我也相信了,他没有罪。人们都说他有罪,信奉上帝的人说他有罪,信封法律的人也说他有罪;道德上,他有罪,法律上,他仍有罪。是啊,道德上是不允许杀人的,可是道德是多么无力啊,在欲望面前,在愤怒面前,谁还会理会道德。并且道德只能约束人——尽管这种约束往往是无力的,而不能惩罚人。法律可以惩罚人,没错,可是法律是谁制定的?是人。是统治者,是政府,而不是人民。人民犯罪,政府会来追究;政府犯罪,谁来追究呢?拉斯科尔尼科夫杀了人,犯了罪,理应受刑。但是,政府做的坏事还少吗,政府杀的人还少吗?只是因为国家的暴力记过都掌握在政府手里,所以只有政府制裁人民的道理,而没有谁来制裁无道的政府。一个无道的政府又有什么资格来制裁人民?我明白为什么水泊梁山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口号了,因为政府无道。看看梁山好汉都干了什么是啊:打家劫舍,杀人越货……同样是些道德不容法律也不容的勾当。但梁山好汉却被人歌颂,而拉斯科尔尼科夫却落得流放的下场。其理何在?只是因为拉斯科尔尼科夫势单力薄只是一个人,而梁山好汉人多势众,法律那他们没办法吗?
  这一切有什么区别?
  陀思妥耶夫斯基写完《罪与罚》一余年之后,德国哲学家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问世,他在其中宣布,要重估一切价值。
  我可不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我只是在思考“无政府主义”而已。无政府主义往往容易在政府失去其公正的时代盛行,在公平公正的时代是没有的。道德说拉斯科尔尼科夫错了,法律也说他错了,他却自认为没错。原因何在?现在我们要重估一切价值,重估一切道德,重估一切法律,重估一切规定。价值也好,道德也好,法律也好,规定也好,人类活动中的这些种种都是人类自己制定的。人们制定这些也不是没道理,人们正是为了社会的稳定,为了种族的延续才有了道德,法律,价值和规定。但是,强权往往能任意修改法律和规定,也能随兴解释道德和价值,毕竟这是力量说话的世界。强权可也修改公正,颠倒黑白。虽然强权无法改变道德,但道德太无力了,也奈何不了强权。强权制定法律一方面要稳定社会秩序,一方面要维护自己的统治,一方面要满足自己的利益。可见,法律的制定并不是完全为着人民的。我们苦口婆心地劝拉斯科尔尼科夫要遵守法律,可是法律有失公正,为什么要去遵守?我们劝他要遵守道德,可是道德只能让好人逆来顺受,让坏人为非作歹,除了让人问心无愧外,还能做什么?
  可我终于觉得拉斯科尔尼科夫错了。我觉得他错误有二:一是他不应该单枪匹马,他不该一个人,一个人怎么能与不合理的秩序抗争呢?二是他找错了敌人,他的敌人是不公正的社会,而不是一个可怜的靠放高利贷为生的坏蛋老太婆。
  世间没有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标准。崇高的道德还要区分好人和坏人,对坏人可以不义;法律还分统治者和被统治者,统治者违法当然没人制裁。但有一种人是伟大的,他们公正地对待世间万物,他们爱一切人,他们是耶稣,是释迦摩尼,是席勒。我希望拉斯科尔尼科夫在七年之后能做席勒,做太阳。
  顺便说一句,我最喜欢《罪与罚》这样的作品,读完后与其说有什么收获倒不如说有了更多的困惑。读这种书不单是心情随情节的旅行,更是思想走了一段崎岖的路。
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罪与罚的更多书评

推荐罪与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