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部是神作,后半部是鸡肋

明月渡江
2011-03-16 看过
半年多的等待,终于读到了完整的《华胥引》。也许是前半部太精彩,也许是期望值太高,后半部的内容,令我颇为失望。
从《宋凝篇》的惨烈结局开始,《华胥引》的故事,就浸染了浓重的悲凉情调。我一直等待着下半部一个难以调和的矛盾——当君拂知道慕言就是苏誉时,她当如何面对夹杂在两人之间的国仇家恨?当苏誉知道他所爱的人是个活死人,而这一切又是当日他举兵伐卫造成叶蓁跳城殉国的结果,他又该是如何地悔恨。慕言曾经说过,他们家不能无后。他若与君拂结合,显然不可能有孩子。那么在从一而终的爱情和家族责任,甚至是王位之间,慕言又将做出何种选择?
下半部我很期待看唐七公子如何解这个死结,甚至做好了悲剧结局的心理准备。但很可惜,作者回避了这个横亘在两人之间难以逾越的障碍,和稀泥地大团圆结局了。看得我甚是郁卒。
以容浔的番外为界,前、后半部的水平有很大差异。
我不知道容浔的这篇番外意义何在。如果说是对正文未尽的情节补充的话,私以为《十三月》到结尾仍未解的疑问是那只雪豹突然发狂、并且爪子上淬了毒药,是不是容浔所为?这个情节对容垣的死至关重要。但番外丝毫没有提到这个茬。番外的全部内容都是在解释容浔、锦雀和莺哥三个人的爱恨纠葛。这个内容早在正文的字里行间便已经可以读出端倪,再写番外未免画蛇添足,而且抹杀了正文多处留白提供的多种解读的可能性。
我个人就不认同番外所说的容浔送莺哥进宫主要是为了斩断和莺哥的情丝,是因为他认为爱上了锦雀要把锦雀留在自己身边。这太不符合容浔的性格了。对于容浔这样从小就处心积虑觊觎王位的人来说,放在第一位的永远是利益而非爱情。他送莺哥进宫只是想在容垣枕边放一把足可以取其性命的刀。如果非要问为什么容浔偏要将莺哥伤的体无完肤、断情弃爱才把她送到容浔身边而不是用感情套住莺哥让她去刺杀容垣?合理的解释,一是容垣如此精明谨慎,如果莺哥不是对他动了真情,又如何能真正得到他的信任。二是容浔将自己看得太高,他以为凭着莺歌对他那份死心塌地的情意,他能将莺哥挥之而去之后呼之即来。殊不知,莺哥不是一般言情的玛丽苏狗血NC女主角,在身心被人渣男主反复蹂躏之后还能在他破天荒良心发现要重拾旧爱时一脚踹开对她呵护备至的男二,巴巴地回去。所以,莺哥摔花瓶的那个情节看得我暗爽到内伤——蹂躏死你丫的碎了一地的玻璃心。整个过程中,锦雀其实只是一个推进事态发展的道具。而容浔对莺哥和锦雀的感情,我只能说,容浔之所以会追求锦雀,是因为他更眷恋的其实是成为冷酷杀手之前纯真的、对他很依赖的莺哥,他厌弃后来双手染血、心机深沉、手段狠辣的莺哥,但正是他一手把莺哥变成了这模样。在这个时候,锦雀出现了,完全满足了容浔的需要,成了莺哥完美的替身。但后来,容浔发现,锦雀毕竟不是莺哥,尤其是当莺哥再不爱他之后,他更加觉得莺哥对他必不可少。对于这样的男人,我只能说,纯属犯贱。所以,哪怕有个番外如何描写他对莺哥的情深、愧疚和悔恨,也丝毫无法激起我的同情和谅解,他纯属自作孽。存在同样问题的还有篇末秦紫烟的番外,除了交代一下这个不招人待见的酱油女配最后结局是自由地去追求属于她的爱情,并没有更多的意义。
后面的两个故事在人物和叙事上也明显大不如前。第一个故事玄虚弄得太过,读起来很晦涩,我仔细读完之后,对于卿酒酒一系列的复杂的计策和心中真正的想法仍然一头雾水。而且我觉得无论是卿酒酒还是公仪斐的形象,都没有成功地立起来。尤其是卿酒酒,她的冷若冰霜甚至到了很木的地步。第二个“一世长安”,写苏珩和慕容安的故事,太过流俗。慕容安本应是一个最后压轴的重量级女性角色,但她完全走了聊斋里纯真的花妖狐媚最后舍己为人的路线,其光彩和独特程度,远不及前面的宋凝或者莺哥。再有,其间穿插的冷笑话太过刻意,而且篇幅过多,拖累了整个故事发展的进度。君拂的许多心理活动也因为刻意的“搞笑”而失真。
总而言之,前半部的《宋凝篇》和《十三月》令人惊艳。这样决绝的人物、这样炽烈的爱情,这样彪悍的命运,在“相爱相杀”这个风格上,可谓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但后半部,却有形无神,为了市场和读者的考虑,避重就轻地HE了,大大削弱了小说的深度和表现力度,实在令人惋惜!
 
110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3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华胥引(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华胥引(全二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