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x Joy with Sorrow

阿 澈。
2011-03-13 看过
a

认识她的时候,我十五岁,青春杂志的专栏里,有篇叫做《Mix Joy with Sorrow》的散文。


b

她在没考上大学的十八岁夏天离家出走,背着父母独自一人从上海前往北京,开始了她打工生涯。
曾经扎营于北京,广州,上海。最初是写漫评,然后是动漫编辑,接着是文字编辑。

一直到现在的杂志主编。


c

她快二十九岁了但还是有颗不朽的少女心,她在意所有如同落叶的纹路或者柔软的布料般的小细节。
她在个人主页和微博里不顾形象地吐槽,像一个搞笑艺人般的自嘲揶揄。

她有个儿子叫做巴顿,她有个独居的小窝,在六楼。


d

那么,刚认识她时候,读着她的故事与回忆,我还以为她是个男生。(……)
之所以认为她是男生,是因为那篇散文里,满是揭伤疤般的文字,她说当年老师们都说她“又懒,又笨。”。
整篇文字以平静的口吻娓娓道来,又带着稍稍辛辣的讽刺。
那时候我觉得女生是不会写这样影响形象的文字的。


e

后来慢慢读到她更多的小说,专栏里的散文。

《换手》,《电话》,《告白》,《液化》,《仙人掌投下花的影子》。
都是一些很精致的短篇,结尾都很出乎意料,看完让人觉得意犹未尽。而我钟意的是她不会写美好得像肥皂泡般的结局,不会写类似于王子公主最终百年好合的童话。
《少女病》,《雨的窗》,《成人礼》,发表在专栏里的一些散文,之后集结成一本散文集,取名为《不朽》。

在她所有的单行本中,最喜欢的还是《不朽》。

《年华是无效信》是女生之间的纠结,细腻得像落雨后的草坪;《尘埃星球》是兄弟之间的故事,是我认为她写得最欠佳的作品,《那些生命中温暖而美好的事情》是她最少女的时期,是《捕风捉影》,是《如果声音不记得》,《是梦境与我为邻》。
《须臾》是仅次于《不朽》的喜爱,它让我更了解她。
《剩者为王》是暌违三年转型之作,不再那么少女,但细腻还在。


f

散文集《不朽》,对我来说是颠覆性的。

我看到她高考失利后去北京发展的辛酸,读到她拮据失败时的困窘,读到她对父母的爱,读到她对于朋友和恋人的怀念与告别,读到她漫长岁月里的情节与成长。

最爱《东京爱情故事》,她说她要做一个像赤名莉香那样的女生。
三天两头去日本,带上她的佳能EOS 5D,一个人的旅程。
迷恋动漫,所以在漫友做了动漫编辑,写漫评。
喜爱奶茶味的午后红茶和夏普手机。
心中有个小女朋友叫做林挺挺。
热爱上海,夏天,红色,游泳。
一度想成为天文学家。
哆啦A梦。


g

从那以后确实是被她影响,模仿她写文字的风格,而喜欢的段落能够倒背如流,每天看她更新的个人主页,关注她最近在迷什么,在网络上看所有关于她的信息。看着她一点点的改变。

从零九年开始,她的散文越来越深邃,小说也不再那么少女。

《空木》,《雪原》,《无所留》,《像》。
她开始尝试更宽广的题材,走出了校园风格。
《从今往后》,《声色蒹葭》,《消失国》,《释言》。
她在文字里透露她在无声无息地改变,对过去不再那么留恋。
《永恒的爱和无尽天光》。《葵叶在你眼中犹若尘土》。
她也在博客里写过对她改变风格的看法。


h

一零年,《距离以一颗观月的心》的确惊艳到我了,改变并不是坏事。

她开始写《剩者为王》。她再版了过去的作品。
她变得很忙碌,有时候一个月也看不到巴顿,她想得难受半夜打车回父母家看儿子。

她还是那个她呀。
她还是会在个人网站上吐槽自己,毫不吝啬地自嘲和揶揄。
我看了还是会忍俊不禁。

我一路跟随着她,看她被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也看到以前喜欢她的人现在不再喜欢她。


i

有时候我会想象她钟意什么样的男生呢。
看她在文字中提到前任男友的只言片语,她用华丽细腻的笔触临摹他的样子,我还挺嫉妒的。


因为她是落落。


j

那篇叫做《Mix Joy with Sorrow》的散文现在看了还是很喜欢。

而当年被老师们说成是“又懒又笨”的落落——
让我感觉都整个夏季的蝉都在共鸣的落落——
带上耳机努力写出最温柔的语句的落落——
经常拖稿被编辑盯着在家赶稿的落落——
想要得到最珍贵和完美爱情的落落——
十八岁高考失利离家出走的落落——
被我拥护着默默景仰着的落落——

——她走到了今天。
75 有用
6 没用
不朽 不朽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7条

查看更多回应(57)

不朽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