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知的精神消亡

小白
2011-03-09 看过
波兹曼说,当人们诚惶诚恐的来到1984年,发现奥威尔所描述的1984年并没有真正到来。于是紧绷的神经开始松弛。人们开始歌舞升平。欢庆伟大的时代。殊不知,娱乐正是这个时代的双重思想(double think)。Amazing to death. 波兹曼总结道。
     
奥威尔用近乎魔幻却又如此真实如切肤的描述,呈现给我们一个血淋淋的现实。一个无法成为的却又时时刻刻都存在的现实。他是那样的冷漠,冷漠中带着嘲讽。而麦克切斯尼却从这个故事的另一端,剖开了这个世界扭曲的灵魂。就像温斯顿站在镜子前看到的自己。无法相信,却又无从否认。我们被这两位敏锐的批判者,堵在了中间。没有出路。也没有退路。

精神的时代已死。我们已经把自己的一切暴露给看不到摸不着的电幕。我们暴露了我们自己。暴露在一个赤裸裸的由对媒介信仰搭建起来的电幕之中。媒介就是老大哥。他不死。因为对媒介的崇拜和娱乐的精神不死。而真正死去的,是精神本身。

过去可以更改。那么现在也可以更改。未来也可以更改。我们相信的仅仅是我们自己。不,我们无法相信我们自己。我们也无法相信身边的真实。我们唯一相信的,是媒介。是媒介传递给我们的一切。没有了媒介,就没有了世界。没有了媒介,就没有了所谓的真实。就像老大哥一样。他无所不在。你不能相信他。你又不能不相信他。在这样一个悖论之中,你迷失了。可是你有如此的坚信,你从未如此坚定的爱他。He love Big Brother, as we love media.

媒介为我们创造了拟态环境。像柏拉图寓言中那个被困在洞穴里的我们。我们无从知道真实。那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怀疑真实?我们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感觉到的都是媒介带给我们的影子。都是我们对自己的投射。影子不断晃动,就像我们在不断修改我们的记忆。那投射影子的火苗在闪烁,过去在我们心底,头脑深处闪烁。可是我们抓不住,确定不了。所以与其相信过去,不如什么都不信。于是我们就像温斯顿一样,成为栗树咖啡馆的常客。自娱自乐。

在娱乐至死的精神中,消亡而不自知。


PS: 看《1984》的时候,几度感觉自己喘不过气来。于是抬起头来看一看行进中公交车上空,车窗外不断后退的天空。蓝的那么不切实际。仿佛它一直都是这么蓝。有时候抬起头的时候,又发现窗外已经黑漆漆一片。没有灯光。什么都没有。甚至有时候,抬起头来,街头上人来人往。一片安静祥和。片片断断的整合在一起,内心的恐惧感与现实的安详之间巨大的张力,撕扯着让我无法思考。于是第一次,诚惶诚恐,又觉得像是使命一般的,想要写一些只言片语。却发觉我的只言片语,如何能够完整表述我心中的战栗。最真实的恐怖,是我们丧失了对或许将要到来的噩梦的警觉。
                                                                                  于2011.3.8深夜
8 有用
0 没用
1984 1984 9.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