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膳房的故事

[已注销]
2011-03-04 看过

皇上心情好,连吃了十八碗馄饨。十七碗下肚,诌了句“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因想到爷爷、太爷爷清洗朝廷里的可疑分子,日子才过的安稳,便又吃了一碗。
我们七个侍卫从小在宫里长大,和皇上摸爬滚打二十年,关系用你们英国人的说法,比福斯塔夫和哈尔王子还亲。皇上喜欢啥,我们给他啥,反正顺着他的性子,哄他开心就是,我们自个也讨个好儿。比如说,皇上喜欢亲自下厨做饭。才三岁,有一次跟着成祖爷到御膳房行走,他见滚滚烈焰在炒锅里翻腾起来,喜的手舞足蹈,伸手就去抓菜刀,成祖爷低低说了句:“视治大国如烹小鲜,好。”就把国位传给他爹。皇上既与厨艺有缘,后来我们几个索性撺掇他搬到御膳房来住,让他不但吃得开心,技痒时也能一展身手。若论安排的好菜蔬,调和的好泽水,普天之大,没有人能和皇上比。
皇上喜欢读怪诞小说,我们便弄来,和他一起读。他最喜欢爱伦•坡的《跳蛙》,每读到皇帝和七个大臣的尸首挂在吊灯上晃悠,烧成黑炭,他总乐得抓耳挠腮。他开始嫌宫里的生活平淡,巴望什么时候也得着一个“跳蛙”才好,就算把他自己和我们几个如法炮制,也在所不惜。
典故说过去,还是回到十八碗馄饨之后吧。总归这一天不知道怎的,皇上想去看叔叔。
“老东西叫咱拴在猪圈里,是啥时候的事啦?”
我说:“皇上您忘啦,就是咱们和刘麻子在状元桥赌钱,他老婆和隔壁张小三跑了的那天呀!”
“这么说有年月了,别说,还怪想他的。”
“可不是有年月了?王爷他老人家没准儿也惦记着您呢?”“乖乖肉”说。
“那还用说!王爷前儿还念叨,说不见着皇上,他还不想死呢。”“吹筒”说。
“咱别去了,臭的慌,不如去快活林打鸟。”“毛毛亮”说。
“这几天玩的怪腻味,兴许能找老东西打打趣。”皇上说。
“王爷到底是行伍出身,”“马桶”说,“这么些年了,身子骨还硬朗得屎疙瘩似的,好像天生不怕受罪。”
“当年王爷造反,要不是皇上英明,来个斩头截尾,瓮中捉鳖,猪圈拴着的,就是皇上您了。”“沙和尚”说。
“狗屁!”“蜡烛头”说,“皇上什么人那,能输他手里?”
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不觉已来到猪圈。因为靠御膳房近,这里原本真是养猪的地方。后来皇上把叔叔牵来,就把猪赶到御膳房东北角的御书房里了,反正也是空着。
早闻见一股臭气。王爷躺在猪圈里,远远望去,好像一堆软塌塌的破布。要不是鼾声如雷,没有人会想到这地方有什么活物。我们走近猪圈,鼾声便止息了,王爷翻了个身,仿佛知道有人靠近,便微微睁开双眼。与其说是我们的吵闹,不如说是我们陡然的安静惊醒了他。
皇上凭着土栏,伸长脑袋细细往里瞅。只见王爷身着造反时穿的战袍,屎沾了一身,早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头发又长又乱,有几缕硬硬的翘在头顶上,如同铁丝一般,想是已经花白。脖子上戴着铁圈,由两条粗铁链系着,拴在一根虎口粗顶天立地的铜柱子上。王爷身材魁伟,站起身来定然修八尺有余,虽是落难的人,看去像一个力竭的钢管舞女郎,但那目光还是隐隐射出一股随成祖爷靖难时的杀气。
王爷缓缓闭目,翻过身去。皇上打开木栅门,晃到王爷身边,蹲下。约有一圈麻将工夫,皇上、王爷谁也没言语。只听得见远处的丝管之音和女人的谑笑,是后宫西头一溜豹房里传来的。
不料皇上猛然起身,宽衣解带,把一泡热腾腾的黄水长长地浇在王爷身上。我晓得,皇上是想撩王爷发火,乘势解闷儿。可王爷像是睡着了,一动也不动。
皇上反讨了个没趣,正兀自整衣束带,但见王爷翻身坐起,面向北方,仰脸放声大笑:
“成祖爷!你个老王八蛋!当年起兵靖难,可曾想到有今日!”
说时迟,那时快,王爷喊一声“畜生看腿”,一个乌龙绞柱,恰似一阵猛恶旋风,平地刮起来,那腿正扫在皇上孤拐儿上。皇上防不胜防,好像被保龄球击中的瓶柱,硬梆梆摔了个嘴啃泥。
“拿刺客!”
“保护皇上!”
七个人一拥而上,将王爷掀翻在地。有按头的,有压膀子的,有拉腿的。王爷满脸满嘴是血,趴在地上,挣扎不起,一面呼呼地喘,一面不住声骂。我怀里抽出一把剔骨尖刀,搁在王爷脸上。
“皇上,且由我细细割这厮?”
那哥儿六个早把王爷剥得赤条条的,等着皇上发话。
皇上刚挣扎起身,一头揉肩拍背呻吟,一头指着王爷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言语:“不不不能这么便宜,先给我灭了这厮威风!”
“皇上要怎样?”“沙和尚”说。
“我有一计,让这厮死的快活!”
我们真佩服皇上,这时候了,还有找乐子的兴致。
“乖乖肉”叫道:“皇上且先不说,我们各人寻个法子,写在手心里,看是哪条计!”
“好!”
地上有的是黑黑的猪屎,各人唾沫蘸了,写在手心里。
讲到现在,就算你是英国人,对中国文化懂得不多,也能猜到我们手心里写的是哪一个字了。
“要不怎么说咱们几个一根肠子呢!”
众人发声喊,四出张罗。猪圈东头是现成沤猪草的铜缸,重八百斤,挖出拖来,罩住王爷。
那王爷大显神威,一声咆哮,竟把铜缸顶起,惊得众人瞪眼吐舌。
“这个老爹端的非凡!”
“浑身若无水牛也似好气力,如何顶的起!”
恰好御澡堂急调的三千斤木炭,已由牛车运到,皇上便命将木炭堆在缸上,点火燃烧。须臾,那缸便烧的旭日般红,里面发出雷鸣般的怒吼。
皇上盯着缸,眼里闪出泪花,口中喃喃地说:“找到了,找到了。”
“找到什么了,皇上?”
“是啊皇上,找到什么了?”
皇上带着哭腔说:“蠢材,‘跳蛙’呀!”
王爷到底不是孙猴子,能跳出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所以王爷死了,烧死的。有人说,燕王烧死了建文帝,这把火注定报应在他子孙身上。
可不管怎么说,王爷烧死了,烧死在沤猪草的铜缸里,是我亲见的事实。
“皇上,王爷的尸首,拖出着狗吃了?”
皇上仿佛没听见,绕着焦黑的尸首转了两圈,像是一只斗鸡,在寻找另一只斗鸡的弱点似的,又忽然停下来,背对我们将一手举起。这是皇上找到灵感,要单独施展厨艺的标志。我们赶忙退出猪圈,在外面静候。
皇上如报账一般,命我们取五香、八角、肉桂、花椒、大葱、蒜末、姜丝、料酒、枸杞子、芝麻酱、通心粉等物,随即扯下龙袍,围系在腰间,擦掌摩拳,奋发挥洒,不到半个时辰,竟把那块焦炭收拾得龙肉一般。从此,天下食客的耳中便多了一道叫做“烤王爷”的名菜。
皇上龙颜大悦,下诏大赦天下,将这一天改为圣德元年一月一日。从此皇上封勺洗手,再没有踏进御膳房一步,以示这道菜登峰造极,不可重复。
崇祯末,我在李闯的队伍里混饭吃,跟他打进了洛阳城。老李宰了福王朱常洵,把他的肉煮在朱家宗祠的大香炉里,分给饥民吃,我也分得一杯羹。福王是成祖爷嫡亲的玄玄孙,正宗的王爷,做菜,原料自然没法再地道的,可是我只吃出陕西一带村野酒肆里羊肉泡馍的味儿,算是糟蹋了白花花的好肉,这就不由得让人思念起皇上的手艺来。皇上说过,神厨是天生的,没有激情不行。
8 有用
2 没用
明史讲义 明史讲义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明史讲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史讲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