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豆瓣说了算?——评《邓局长》

老王子
2011-03-03 看过
今天,我有个在成都的朋友写了一篇博客。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豆瓣上有个朋友说自己想死,接着又说,倘若真要去死,死前一定请我去吃一顿皇城坝牛肉。这话说得让人感动。去年他从上海来,我请他吃过一顿这东西。就这点小惠,人家就算死到临头都未敢忘。所以我要说:看来看去,还是写诗的人有良心。”

这段话被我看到了。里面那个说自己想死,以及要请他吃牛肉的人,便是我。虽然我并非为了还情才要请这份牛肉——而是为了当日的欢宴上,那种惟愿一饮而尽,死了拉倒的气氛,我希望美好的往日重现,然后再死,谁付钱,原不是我想到的部分。但我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写,明白他的全文不过是穷途之哭。我也理解和赞同这种文字上的曲解和借题发挥。因为这也是我常干的。

我和他只有这一饭之缘,我在他的博客上看到了无数打动我的东西。我突然意识到,我必须为这些微弱的、寄给世界的信发出一些回应。对于作者,每一篇文字,就像一封信,网络上那么多,那么多地址,不知道到底有谁收到,有没有那个你想他收到的人收到?为什么好像偏偏他妈的都是那些你不想他们收到的人收到?我不知道自己何时起变得冷漠、自私而麻木。我总是陷在自己的情绪里蝇营狗苟。我必须发出我的回应来,尽管之前我总是有意克制自己的回应,以为这样就是爱惜羽毛不同流合污,但这也把那些在某些瞬间真正曾和我“接通”的人挡在了门外。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我那铁板一块的内心。

张旻的这本书,是我第一个想放进门里的东西。

在豆瓣上,关于《邓局长》的页面是上海作协组织了一批老作家、评论家为其撰写的书评。有中肯的,有不那么中肯的。但没有读者发出的。AT同学参与过这本书的出版,也是他把这本书介绍给我的,所以他倒随便说了几句。作为一个在上海生活了这么久的人,我觉得那些人写的评论没有写出我想说的东西,因此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来分享自己对于这本书的看法,以及,我要将它推荐给我的朋友们。

1、谁在西亭说了算

这是个很妙的书名,但弄巧成拙被改成了《邓局长》,估计想迎合所谓的官场文学市场。这个行为玷污了这本书。这句话来自口语,中间的西亭可以任意替换。能想出这么一个书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然你试试?因为我国就是个“说了算”的社会:谁在上海说了算?谁在中国说了算?谁在上汽说了算?谁在作协说了算?……找个上海公务员,找个中国人,找个上汽员工,找个上海作家,让其就此发言,每个人都会有一堆深刻感受。但这么一个恍如天赐的标题居然被改掉了。邓涛作为主人公,于这本小说的意义原本就是无足轻重之物,这一行为,好比把著名文学作品《谁在贾府说了算》改名为《贾公子》,实在是焚琴煮鹤。

2、张旻

最早看到张旻是断裂丛书的《爱情与堕落》。同期的韩东、朱文,鲁羊都比他有名,但我当初的阅读感受却是觉得张旻这本是最好的。他的细腻与准确远非其他几位能比。我百度了他一番,发现相关信息甚少,如今想必默然的生活在上海的某个角落里。后来慢慢的找了他其他书来看。等看到《邓局长》的时候,我觉得他已落尽繁华见真章了。故事很简单,很狗血,可能随时随地都在我们身边上演,也没有社会新闻那么劲爆。但文学是什么?文学就是社会新闻之外你感受到的那些部分。我国像样的文学不多,人民的口味之差也世所罕见,张旻的这个人,和他写的这本书,是真正的文学,所以就理所当然的寂寞了。写到这里,突然庆幸我不是韩寒,不会因为我写了篇赞赏的文章,就弄张旻人尽人皆知,生生的给读糟蹋了。

3、文学的部分

邓局长的写法一点也不文学。纯白描,还有极少数上海方言的痕迹。乡土作家,呵呵。但我一个外地人看懂了,觉得自己理解了西亭的这群人,这群“上海乡下人”。故事看完了,结束了吗?没有。这就是文学的力量。书其实我已经看完1年了,如今还是放不下。它挠你,不停地挠你。说酸一点,它会在你午夜梦回,偶尔脆弱,偶尔敏感,偶尔被打回原形的时候,挠你。只要你身上还有点人味儿,它就在那里恶心着你。让你觉得身边处处、人人、时时都有邓局长。

4、伦理

中国人的伦理观是很混蛋的。怎么混蛋?下次你自己被教育的时候反省一下就知道了。邓局长里有性描写。性描写也是张旻的一个特色。他是真正的“意淫”。不脏,一点都不脏,但力量奇大。懂的人自然懂。未成年勿入。真的勿入,入了也失望,他作用的不是你的性,也无法用作手淫前的性唤起,但他会营造出铺天盖地的情天欲海,彻底颠覆你的伦理观。日子无聊,成年人难免有阳痿、冷淡,不想要的时刻,在这种时刻打开张旻,你会有重生之感。和洛丽塔稍微有点儿像,但不一样,张旻是东方式的。

5、反腐

这个小说和反腐,官场,有关系,但关系不大,真的好小。这是个小把戏。换张皮当杜拉拉卖也成,但其实不是一回事。它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人。邓局长里写了一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请大家看真正的文学作品时,剥离掉附着在那个人身上的一切社会属性,非本质属性,而是去意识到,他是一个人,面对永恒,面对死亡,和我们一样的,处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一个值得被平等对待的,不比你卑下,也不比你高尚的人。邓涛不是贪官,不是建设局副局长,不是搞自己表弟老婆的混蛋,不是乱搞男女关系的畜生,不是党竭力要保护的干部,不是上海人,不是嫖客……邓涛是一个人,不是你在伪文学作品里看到的一个观念,或者一张脸谱。人一落地,就掉进了标签、关系、身份之中,执迷于这些东西,被这些东西成就,也被拖累。人们评价你,研究你,都从这些东西入手,否则就不会说话。剥掉了这些东西,你是个什么?你想过没有?我觉得张旻想过,一定想过。但那些被作协组织来评论他的专家,一定没有想过。因为他们转来转去,只是觉得写得好,但完全拍在了马腿上,也没深究出来为什么这作品震撼了他们,以及也无法明白这部作品究竟有多高的价值。因为他们没有把邓涛当成一个人,还是当成了一个观念,一个脸谱去读,从邓局长的角度去读,所以给读偏了。



6、过时

这是一本不会过时的书。西亭是过眼云烟,上海是过眼云烟,世博是过眼云烟,作协是过眼云烟,中国是过眼云烟。但如果还有人类,打开邓局长,它就会被震撼。为什么?因为它描写了人类的感情。人类的感情是什么?这可不是你泡妞、拍马屁,拜码头、拉帮结派、勾心斗角时用的那些玩意儿——用这些玩意儿的时候,你还不是人,何论感情?但它也不是你失恋时的哭泣,下雨天的忧郁,以及月经般时时来访的小清新。它是你走过千山万水,睡了八百多年,恍然惊起的那一瞬。说的有点忽悠了——但其实就一句话,如果你弄明白了自己是怎么回事儿,你就能读懂张旻。

7、结语

是真弄明白了,不是看完这篇评论,拍拍脑袋,说,我好像明白了。


希望你还能买来这本邓局长。在季风,买这本书要惊动好几个资深阿姨,吼得鸡飞狗跳才找得到。

还有,不要问我借。
8 有用
1 没用
邓局长 邓局长 7.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邓局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邓局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