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之变

小和尚
2011-02-26 看过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合,一部历史实在只是轮回中循环。在某一个方面看来,学术史也有类似的趋势。钱穆先生在本书中有如下议论:

。。。“漢儒今古文之爭,……實中國學術潮流一縮影也。何以言之?

  當春秋之季,孔子慨於「是可忍孰不可忍」,而夢見周公,自負後起,遂開諸子之先河,為學術之濫觴,是孔子之以「古」爭「今」也。
  逮夫儒、墨攘臂,同言堯、舜,而莊周、韓非目擊世變,痛論排抵,其極至於秦人,統學歸政,焚詩、書,坑儒士,則又以「今」爭「古」也。
  及乎漢興,黃、老、申、商,厥勢未衰,而公孫、董氏,重提古文,漢武從之,崇古黜今;而今文博士,曲學阿世,自為一閥,別有古學,崛起相抗:是同為以「古」爭「今」也。
  東漢末葉,古學既盛,經籍之燄,勢可薰天,會稽王充,獨標異幟,譏切時俗,不蹈陳見,是又以「今」爭「古」也。
  乃有嵇、阮,扇風揚波,清談是尚,脫略禮法;玄風推盪,皈依西土;豪傑之士,遠行求法,大造譯事,雖往異域,闢新徑,而實何異於有志之士之想慕夫唐、虞、三代之盛者? 是亦一以「古」爭「今」也。
  及其達摩東來,禪宗繼起,直指本心,不著一字,萬千經典,如撥重霧,則又以「今」爭「古」也。
  久而倦焉,則又返尋六經,而有濂、洛、關、閩之學,則復以「古」爭「今」矣。
  然格物窮理,難免支離,鵝湖之會,異同既判,陽明一出,遂揭良知,則又以「今」爭「古」也。
  自龍溪、泰州之後,疏決洪瀾,掀翻天地,東林、崑山,遞相挽掩,顧氏之言曰:「經學即理學也。」則重為以「古」爭「今」也。
  從此吳、皖樸學,蔚成風氣,而常州一派,遂倡今文,康、梁因之而言變法,則又以「今」爭「古」也。
  自此以下,迄於今玆,文藝思潮,波譎雲詭,深識之士,惄焉憂之。或尋故國之文獻,或究西歐之實業。要其崇實黜虛,捨我依人,將重為以「古」爭「今」之勢,則斷可知也。

  學術之道,或反而求之於己,或推而尋之於人,「今」「古」之爭,遂若循環而無端。”

。。。。。。

  总结下来,学术思想的发展是沿下如下路径:
  孔孟—法家思想——汉初黄老思想——武帝尊儒——古文学兴起——汉末反动思想——魏晋玄学——唐时佛教兴盛——宋学——阳明心学——明季经世学问——朴学——康梁变法。。。

  虽然这些变化没到办法严格地归于古——今交变的格局,但是在大体趋势上确是有循环的变化。学者既要经世致用,自然要迎合当时政局的需要。如果当时天下大乱,世风日下,他们倾向于向三代求模范,容易有保守的复古思想;而学古既久,难免思想僵化,社会风气不振,这时必会有人跳出来强调革新,寻求变化。
  然而这古今之争并不是水火不容的。钱穆先生论道:“大抵今文诸家,上承诸子遗绪,用世之意多;古文诸家,下开朴学先河,求是之心切。无前者启行,经学不可能兴盛;无后者殿后,经学不可能坚久。学风推移,非尽出于人意。晚近以来,学者不明究里,想当然地认为今古文壁垒森严,判若鸿沟。溯源部署,怪言奇论层出不穷,以此辨孔学真相,楷定是非,何异于缘木求鱼!”
  古今文本皆源自孔说,到后世竟成对立之势,以至于两派必相击杀,实在是有违圣意。今古文之争,多争得是个人或者学派的私利,已经不再只是义理之争。这倒有些像如今科学界的某些论辩,他们高举堂而皇之的真理大旗,却肆意拉帮结伙,极尽人身攻击之能事。所谓“文人相轻”,也有这个意思在里面。
17 有用
1 没用
國學概論 國學概論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國學概論的更多书评

推荐國學概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