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侃间忽然就泪流

黄蓉
2011-02-25 看过
  看着书名以为是写长安的一本小说,看了才知道,原来我错了,这本定义为武侠小说的《长安乱》实在离我字典里金庸、古龙式的武侠小说的面目相隔太远,但却又丝毫不失武侠小说的跌宕起伏,只能说韩寒这个八零后的“老朋友”实在有点与众不同。
   暂不说他的东西写的有多好,至少他总能自说自话着种种引人入胜,随着他的思维一路前行的东西,忍不住追随着他。他总是那么的不拘一格,而这种不拘一格不是现在很多“江湖人士”刻意为之的种种,那种故意显摆出来的“另类”,让人不禁寒颤,这些人顶多只能说他们有一张够刻薄够尖锐的嘴皮子,抛开所有光环后他们什么都不是。
  而韩寒的这种与众不同则让我觉得很自然,没有刻意的去雕琢,只感觉他像个一路走来都坚持说自己想说话的孩子,可爱而俏皮。
   一口气读完这本书,我并没有去追问它有多深刻,多有思想,只是沉醉其中,跟着那个对别人的事情都十分冷漠的释然一起横逛江湖,静观江湖生活的波澜壮阔,还有释然与那个惹人爱的 “喜乐”之间的淡淡爱,仅此而已。一路的调侃与幽默,一路的未知与先知,一路的纷繁与多姿,一路的轻轻与重重。。。。却在一段释然与喜乐的对话中开始泪流。。。
    喜乐说:我看见你高兴,我就高兴,看见你难过,应该就会难过,可是我从没看见你难过过呢。你应该是从来不难过的人。少林死了那么多人你都不难过呢,我偷偷哭了很多次。

  我说:因为那些是和我不相干的人。

  喜乐说:我很难过。不过你从不难过是好事情,至少在我记忆里,你还没难过过一次,这说明你还是不一样啊,哈哈,你说,我如果要死了,你会不会难过啊?

  我摸摸喜乐的头说:我都难过很长时间了。

  喜乐说:那我怎么看不出来。

  我说:我没有表现出来。

  喜乐说:你是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吗?

  我说:是。但是这些日子,我很着急。
    
   于是我发现,最具威力的震撼并不是“他”哭的撕心裂肺,而是“他”微笑着眼角却有一滴泪水。

   也许韩寒的爱情态度就是如此,总是表面看起来那么淡那么轻,实际上却是那么浓那么重。他要的是一种不言自明的默契,一份两个人安静笃定的爱情,而谁不期待呢?
6 有用
0 没用
长安乱 长安乱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长安乱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安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