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不是过家家,蒙着眼睛随便抓

nirvam
2011-02-24 看过
天朝的崩溃,自1840年始。也许无数人心痛于老大帝国的毁灭,也有无数人心痛于慈禧这个老妖婆把这个国家弄死了,也许还有无数人yy如果穿越到了那个时代,又会如何如何。

但是,历史不是过家家的游戏,茅海建的这本书说的就是这么一个道理。清王朝的衰落,原因有很多很多,其实中学历史课本里已经说得很清楚,长期的闭关锁国的政策,缺乏与外界的交流,是导致王朝衰落的根本。

这个道理太简单了,简单得以至于让很多人无法接受。但是这本书,无数的资料其实都指向了一点:天朝的崩溃,不是由于强拆导致的屋子倒塌。而是这个屋子已经从根本上丧失了继续存续的能力,如同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瓷瓶,虽然放在那里不会自然的碎掉,但是一旦一块并不是那么坚硬的石头经过,就会一下子变成碎片,何况,它所面临的根本不是一块石头,而是地震引起的山崩。

在我们所见到的电影、书本乃至历史票友的描写中,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正是那些白脸奸臣、那些红颜祸水导致了王朝的覆灭,这个也许在普通的朝代更替中是这样,然而,在清末所面临的从所未有之大变局中,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1840年,鸦片战争的失败,不是一个人的原因。当一个国家常备兵已经腐化,而对手在装备上已经领先一代时,这场仗输定了;;当大家都只报喜不报忧,讳疾忌医,坦陈失败也是一种罪的时候,这场仗输定了;当举国上下都以为洋人腿直,不能打弯,摔倒就不能爬起来时,这场仗输定了;当一个国家全方位落后,却还要以天朝上国自居,摆出老大帝国的样子时,这场仗同样也是输定了。

无关乎琦善、耆英、道光,也无关乎林则徐、关天培、魏源,天行有道,不以尧存,不以纣亡。无论是议和派还是主战派,在这场战斗中,他们并没有高下之分,只有观点之别。他们存在的唯一使命,就是去面对失败。一个农耕国家,在面对近工业化国家时,反抗是无力的。

天朝,这个农耕的花瓶,就这么一下子被砸碎了。砸碎了的花瓶并不可怕,而是花瓶不知道自己已经千疮百孔,已经不复当年的美丽,还要在那里摆出花瓶的样子,那就只有零落成泥碾作尘了。

近代中国的杯具,不在于王朝的崩溃与破灭,只在于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反思、反省、学习以自强,我们常说日本人有奶便是娘,常说他们是墙头草,白眼狼。但日本人知道自己不行,知道要放下自己的架子,而天朝恰恰相反,所以,崩溃也就成了必然。

题外话:茅海建这本书卖得极火,当当和卓越基本没货,更不用提京东了。这本书又不同于那些畅销书,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一本学术著作,而不是票友访谈录。看完这书,其实就知道为啥票友做不了历史了,资料的获取、搜集、对比与分析,这就是为啥专家永远是专家,票友总只是票友的关键所在。
16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天朝的崩溃的更多书评

推荐天朝的崩溃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