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者与阐释者:论现代性、后现代性与知识分子》读后感

白音
2011-02-24 看过
《立法者与阐释者:论现代性、后现代性与知识分子》
读后感

通过这本书,鲍曼不仅追述了“知识分子”这一概念的诞生,以及被称为“知识分子” 的人的历史作用,他们的取向和抉择,以及所面临的处境。作者更是以对“知识分子”这一特殊群体的分析为契机,通过“立法者”与“阐释者”两种角色和策略的对比,描述和展现现代性与后现代性各自的产生与主张,以及种种千丝万缕、细致入微的关联。对于现代性及其之后思潮的研究,是社会理论研究领域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最困难的那一部分,几乎所有近代重要思想家都试图在这一领域有所建树,所以这一领域也愈发变得迷雾重重。
一元论和多元论的纠结,并没有困扰十八世纪的启蒙思想家。他们聚集在一起,共同推动启蒙,推进社会进步, 他们被人称为les philosophes。这些先驱用自由、民主、理性等新时代的价值观为旗帜,同他们认为的人类过去的蒙昧与野蛮作斗争,他们的斗争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胜利。世界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不久,有人看到:启蒙时代主张的社会进步,实际上是在社会生产能力极大提高的崭新时期,一个社会社会阶层推翻了另一个社会阶层并取得统治地位。这种统治只是暂时的,它必须服从人类社会进化的理性规律。所以,在启蒙时代取得主导权的那个阶层,必将被埋葬,而掘墓人正是他们所压迫的那个阶层。马克思相信理性对于人类历史的作用,他运用辩证的思维,对启蒙思想家创造的新世界作出了回应。
事实上,十八、十九世纪的思想家们从来没有受到真正的挑战,他们相信理性、秩序、权威,相信社会进步以及知识和知识分子对于促进社会进步的作用。知识与权力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一部分人手握真理,不断改造人类状况,推动人类前进。人们在建立美好新世界的道路上,踌躇满志。这就是鲍曼所谓的“立法者”、 园丁”的形象,他们被认为是当之无愧的时代骄子。
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和战争的威胁粉碎了人们的进步幻想,人们开始对启蒙时代以来提出的那些已经深入人心、不可动摇的信念进行重新思考。接下来的消费社会与福利社会,女权主义与后殖民主义,信息时代与全球化的到来,地方性知识和实践得到重视,人们开始重现发现自身的处境。曾经的先锋丧失了锐利,充其量也只是朝向共同目标的不同方式而已,他们的基础都是一致的。而后现代则不同,它是在砍伐现代性这棵大树之根。
 “自由”,这一启蒙之子,不仅冲破了封建制度的种种樊篱,也粉碎了现代主义关于理性、进步的梦想,带来了多元和破碎的新世界。在这场混乱与论战中,知识分子变得犹豫不决、迷失方向。
建立在科学、理性、社会进步的一元性话语及意识形态开始变得岌岌可危了,多元化的、更多竞争性的话语开始崭露头角。于是没有一种理论、一种方案可以放心地宣布自己是普世的,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在多样化的思想与行动之中,理解开始变得困难。于是,知识分子开始放弃“立法者”的姿态,“阐释者”这一新的形象开始发挥作用。
另一方面,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工人阶级,这一曾被看作是历史的创造者的受压迫者阶级,在社会生产能力显著提高和消费时代到来时却成为了“庸众”。清教徒的幻影消失了,他们曾耸立在“知识分子的关于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更理性的社会的方案和策略中”;穷人也失去了知识分子对他们的亲睐,相反他们被认为最不可能成为“理性化的担纲者”。于是,“一个负担着对理性化规划进行组织实施工作的主体已经不复存在,……,对进步的梦想仅仅成了:梦想”。
当下,“终结一切策略”,成为唯一可以被共同接受的策略吗?合法化问题已经被弃之一边,启蒙思想也已经因为过时而被埋葬了吗?
作者文采斐然,尤其是使用的暗喻精彩绝妙。毫无疑问,鲍曼是在现代性研究领域最杰出的一位。二手著作往往使人晕头转向,但这一部著作却是二手著作中的精品,因为它提出了独特的视角,而不是迷失在众多大师的思想之中。
最后,再补充一点,事实上鲍曼采取了阐释者的姿态。他尽量清晰地阐释了“知识分子”、“总体性知识分子”、“专家”阐释了“现代性”、“后现代性”。他没有提供解决方案,只是把长期以来搅在一起、混淆不清的一些东西很大程度上澄清了。同时,他也是一个“总体性知识分子”,他跨越了越来越细分的学科界限,对人类的处境与命运投入了深沉的关怀。
16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立法者与阐释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立法者与阐释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