宪政的宗教纬度

elegy
2011-02-24 看过
      该书展示了西方宪政秩序生成的文化背景或知识条件——基督教的超验正义维度。当然,在断言西方的宪政论是基督教文化的一部分时,我们不应得出错误的相对论,而应承认在许多相互关联的情境中,基本相同的现象的再现,呈现出作为人的人类所具有的普遍的可能性,也即不排斥宪政普遍有效的可能性。换言之,宪政是源自西方的,甚至于基督教有密不可分的关联,但是也可以是普世价值。问题在于,什么是非基督教国家,比如中国,宪政宗教维度的价值等价物?
或许缺乏这样的一种超验正义观,中国的宪政历时百多年而依然是一个梦幻泡影。这样的价值-对人的信念——承认人自身拥有其固有的尊严,并因此有权获得实现其生命潜能的机会——可能只能从儒家传统中的内在超越中去寻找?问题是老内圣一直没有开出新外王。能否提供这样的超验维度还是个疑问。如果不能,难道我们就无从实现宪政秩序吗?答案明显是否定的,台湾的例子似乎可以给我们些许希望。
  如作者所言,乐观或悲观都无济于事。为人权而奋斗是没有终结的斗争:我们行动,不以希望为前提;坚持,也不需成功为条件。【最后这句话出自奥兰治的威廉,We need not hope in order to act, nor need we succeed in order to persevere.--William of Orange。《超验正义》翻译为:我们不必为了行动而希望,也无须为了坚持而承继。无法理解,文理不通。】
2 有用
1 没用
超验正义 超验正义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超验正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超验正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