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杀新音乐

坦克手贝吉塔
2011-02-24 看过
1945年开始,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ENIAC被发明了出来,至此,一个新的纪元缓缓拉开序幕。在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雷金纳德•史密斯•布林德尔论述道:“当然,作曲家们不会对这样费力的方法感兴趣,也不会对哄然闯入的三角学、电子学、声学、计算机成寻感兴趣,因此,计算机并不倾向具有极高审美价值的作品。”

如今看来,这段立论已然过时,人们早就利用计算机来完成数字与身体的互动,每次的Rave Party里,每次的笔记本音乐现场里,都会明显地感觉出来,机器不在是机器,人也不再是人,全世界都在过电,新纪元的人们渴望沸腾,渴望激烈,渴望与身体展开枪战。Max/msp的大规模应用或许更能说明问题,它几乎囊括了一切可感知标本的特性,新潮、自由、平民化、攻守兼备。《新音乐——1945年以来的先锋派》这本书的再版后记里,曾隐晦地表达了有这一观点,与之正文一段相对比,可反复玩味。

这本书的作者布林德尔为英国作曲家、作家。比之很多文字资料,他个人的音乐作品似乎更著名一些,不过这本立论严谨、观点独到的小书还是十分值得一看。

“音乐历史中,以前的任何关键时期都有不得不重新开始的时候。”二战过后,音乐复兴迅速,二十世纪音乐的“重新开始”于1945年便出现。先锋派(Avant-garde)这个概念被提炼出来,但它的界限从来都无法定义,若是仅仅停留在可触及的语汇和思想方向上,之后的持续井喷和破坏就不会发生。对威伯恩的平反,可以看做是一个前奏,接踵而至的是更要命的颠覆和摧毁。欧陆实用主义做派被摒弃,取而代之的是头脑精密复杂、手段生猛强劲的新一代。他们黑白不分,反客为主,以异禀的天赋、谨慎的计谋运作音乐与人生。无论是勋伯格与十二音,还是John Cage的4分33秒,里面都蕴含着新生的概念与无尽的玄机,它们看似冷漠古怪,实则无限明晰、炽烈。

原书的最后一个章节为“先锋派音乐与社会”,简略探讨了这一时期音乐与社会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从布列兹的精细到斯托克豪森的不介入观念,都含有对当时社会的个人映射,可以说是特殊意识形态下的曼妙到极致的产物,如今已完全不可复制。在这些更加形而上的理念产生的一瞬间,被定格的祖先注定全盘皆负。
 
回到这本书的序言里,布林德尔坦诚地说这本书的宗旨是为1945年以来音乐领域比较大胆的探索勾画出一幅简明的图景,所以许多大作曲家书中都没有提及。另外,由于布林德尔的专业性导致书中晦涩的图表、线谱较多,对于音乐基础单薄的一般读者来讲,阅读恐怕会略有障碍。不过,要是把这本书权当作是一份先锋派音乐报告,亦或者一个学术文本来进行阅读学习,理应大有裨益。

(媒体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12 有用
1 没用
新音乐 新音乐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推荐新音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