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飞来片片红

蓝文青
2011-02-21 看过
帮朋友给他上初中的儿子挑书,在图书馆借了汪曾祺的《岁朝清供》,这是三联08年的一套“中学图书馆文库”中的一本,三联挑选书的水平我向来欣赏的。于是,徒省事给朋友和闺蜜推荐了这一套书过去,自己订了几本留着给女儿看。

广场上的梅花节又一次勉强着开了,在重整了所有绿地变成砖石地面后,梅花变成了盆景,可惜上海是可以天然生长的地方,我在随风飘来的梅花香中,随手翻翻汪曾祺的书,他的整本著作我最喜欢《说戏》,老爷子聪明又厚道,评说真实,但点到为止,不失文人身份和品格,又颇能给人幽默回味。可巧的是在岁朝清供的时刻,他的《岁朝清供》在我手边随手翻了好些时日了,汪老爷子的种种幽默意趣总让我颌首微笑。

正巧在阳光灿烂之下,读到了《金冬心》,这是汪曾祺先生的一篇小说,这段轶事曾经在某处读过,今日权当复习。话说富绅程雪门请客,邀约金冬心陪客,席间行酒令,程雪门糊里糊涂弄了一句“柳絮飞来片片红”的句子参与酒令,金冬心却有本事临时作完一首诗:廿四桥边廿四风,凭栏犹忆旧江东,夕阳返照桃花渡,柳絮飞来片片红。真是高才,一方面帮了富绅,一方面施展了才华,金冬心还真的出色,事后,程雪门送他一千两银子供他买回十盆建兰,同时也让他骂了袁枚一句“斯文走狗”。

掩卷大乐之后,不免又感慨金冬心,金农是扬州八怪之一,八怪中他与郑板桥最亲密,文中有金冬心对与之同代的袁枚的一些评价,特别是最后一句“斯文走狗”,这篇文字放在当年似乎无感,现在读来,颇有些想与汪老爷子抚掌大乐之意愿,皆因这些年来对袁枚的看法愈发变得好玩,而汪老爷子其实对金冬心也有些揶揄的。

岁月荏苒,光阴似箭,原来当年觉得不甚了了的东西今日读来却乐不可滋了。郑板桥骂过袁枚“斯文走狗”,金冬心这会儿也骂“斯文走狗”,可巧了“柳絮飞来片片红”的这句周圆却是金冬心帮富绅诌出来的元人诗句,其实不过是金冬心的捷才,此刻配上金冬心的梅图,这会一边读画儿,一边码字一边暗自偷偷乐。将来我就用这用典好了,懂不懂在我,也在汪曾祺老爷子,或说老爷子已经作古了呢,那就读懂老爷子文章的人于我同乐吧。

实际上,这书三联推荐供中学生读,也令我感慨不已。我中学借阅书的时候,倒不曾看见这样有趣的文字,基本上是《三言》《二拍》等古典里面打转,说实在,也不见得喜欢那些白话小品,只是觉得应该看;而我大学读书的时候,也不见得读过张中行他们的文字,话说那时候张中行的《负暄琐话》还刚出首版,我还没有机会“一识韩荆州”;奇怪的是,现在回忆起自己大学时代的读书情景,是在看了杨沫的书《芳菲之歌》的同时看老鬼的《血色黄昏》记得很清晰,前者借自图书馆,后者借自学生宿舍里的私人小图书馆。在仿佛是中文系的学生在宿舍楼里建立的私人小图书馆里,我看了大量岑凯伦梁凤仪等人的书,同时也看了老鬼这类人的书,以及谢尔德尼·谢尔顿的那些畅销小说,说起来那时候觉得自己很奇怪的,什么书都看,言情武侠财经伤痕侦破,等等,好像口味很杂。

而今重读很多人的文字,有些格外亲切,有些则慢慢淡忘,一如前几日读梁羽生的《笔花六照》,我对梁老爷子的感觉是从五体投地到不置可否,然后又从不置可否到远观欣赏的。《笔花六照》是新书,但很多文章我早已经读过,重读之后,便慢慢放下了第二次对梁老爷子的那些书的重读的愿望,也放下对金庸老爷子的书的重读愿望,当年《笑傲江湖》我可不知道读过多少遍呢。

往往来来在文字中读写人生中的故事,来来往往便发现一些好玩好笑的意趣,日子长了,也学会些人生道理,人生在世,无非笑笑别人,被别人的笑笑了。

可不是,金冬心今儿让我笑笑了,回头看看自己,我不也曾说过“柳絮飞来片片红”么?O(∩_∩)O哈哈~

【原文地址】配有金冬心的梅图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2996523&Key=316535673&BlogID=150117&PostID=31074657
26 有用
5 没用
岁朝清供 岁朝清供 9.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岁朝清供的更多书评

推荐岁朝清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