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中国人类学家视野中的万•艾可(Umberto Eco)

马达+s+狐猴
2011-02-20 20:44:55 看过
最近总是碰见Eco,在抬头低头,或者无意回首,或者有心旁骛之时。就像我的中学物理老师二十年前教导的那样:E-c’-o无处不在。譬如:
豆瓣评论中有所疏漏的Eco研究综述、
Eco作品《美/丑的历史》的火气有点大的中国编辑维京先生的豆瓣日记、
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的中国头号粉丝阮一峰兄的陈年旧志:他不因卡尔维诺给Eco题献过语带三关的谀词「Eco在上游、Calvino在下游」爱屋及乌反倒爱卡(I... Ca...)恶柯(Um... ...co),在那篇四年前的博客里他其实要介绍google trends,爱憎只是附加值,反映在对Eco的风劲和卡尔维诺的曲高(和寡)之不平。
上游、下游之说,见诸Eco在诺顿讲座上的开场白,中文版《悠游小说林》正文第1页有载。语带三关并见正文中「是的,他老是这样,很烦人的,而且有时讲起话来令人受不了,每句话都有几种不同的意思,他以为是在讲究语言艺术,可我有时听了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一段,请搜索定位。
而最能帖合我之恶趣味的,有两则文字:一是一位叫「我的名字叫青」的豆友所发明的Eco的译名,不好意思,我已经将此现学活用博人眼球——谨在此志谢一下——抄袭到我的题目中了。还有就是以下我所钞录的,人类学家王铭铭一本随笔集里的不同章节。出乎我意料的,这位我学生时代的学术偶像乙居然两次、在两大洲与我学生时代的学术偶像甲Eco相晤,言谈甚欢,带著人类学家的好奇与天真,把相关的场面追记了下来。其书名在这种情形之下,滑出一道超出其作者之预料的轨迹,震动并暗示著我:《无处非中》。
前文已经交代,由於其作者与他笔下的那一位俱是我的前偶像,我愿意以跨文化、跨人种、或跨人际交流应具备之宽容与相对主义来面对以下引文,而不像我的好几位好友那样,对风头上正炙手的Eco和无心酿过风波的王铭铭更加严厉,即:我把这些段落视作是一个值得阐释的、而并非可批评的文本,如题所示,它由人类学家无意之中记录下来的,初衷是类似日记体的一种自我中心结构的备忘录,因与Eco同在,而在不同段落中,有意窥探或无心涉及地把他装载到些许句子中去。现在,我将这些文字以段落为单位连缀起来,构成了一个带有民族志色彩即异文化风情的人物志。
其中,人类学家(王铭铭)因近距离接触之便,描述了一个与自己同样具备观察知识与整合思惟能力的族群(符号学家与哲学学者)之中个体(Eco)的言行状况。该族群的世界观与知识谱系,跟描述者所在的文化背景有著一些明显差异,表现为那个叫Eco的个体在关注人类学家时会产生误读与不理解(见马里,2月25日。「误读」可以被认为是Eco所擅长的看待世界的方式,而他自己亦落入彀中,是该族群世界观之能自圆其说的反映,同时,这种世界观也因此被包括其审察对象在内的若干外部知识衡量,边界自显。)这一观察的情境是一个多族群杂居的场所(跨学科学术会议),观察过程包含一个完整周期(贯穿会议的始终),具有重覆性(第一次非洲马里,第二次意大利),并有更换族群原生态背景的尝试(欧洲学者到非洲去,以及在欧洲观察欧洲学者)。而这位被关注者(Eco)拥有族际间的声望,他甚至还是一个文化创造者,他的作品和评论文本还有口碑构成了丰富的预设视野,但是人类学家并不是历史学者,他们更信赖直接观察的习惯,这使得本文与其他同一个体的相关文本之间迥异其趣……

未完,
有圖,
故請移趾于此:http://www.douban.com/note/64630370/
0 有用
1 没用
无处非中 无处非中 7.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无处非中的更多书评

推荐无处非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