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乎纪念集和回忆之间

2011-02-20 看过
利用上下班的路程,在公交车上我花了几天时间在看《书痴范用》,范用是新老三联的核心人物,一九三八年十五岁即进去做练习生,建国后任曾职人民社副社长、三联总经理,一九八六年三联独立建制时他正好离休,但是依旧从事方方面面的出版之事,直到二〇〇〇年前后才逐渐隐退,对于这样一位久闻其事、久染其书的人,他的声名在作者圈子里面很响,但是一般人却不知,甚至有时还不如他提携起来的董秀玉、沈昌文有名,还好通过此书增加了些许了解,明白了一些实况,那个一去不复返的时代,恐怕短期是无来者了。
有历练,有胆识,有性格,加之资格老并担任了要职发挥了其最大的效用,就是这一位本色出版者,穷一生之力做了为书的一生,他最大的特点还是敢于打破旧局走出一条新路,对于一个文化程度不高的行业领导做到此点确实很不凡,我们见惯了一些革命人士的作风,而这位老革命着实不止两下子!
他还带出了一批这样的人,尤其是娘子军,如董秀玉,《读书》编辑部阁楼里的吴彬、赵丽雅、杨丽华等等;他对于书籍装帧设计的偏爱、用心也是少见的业余人士,他用“叶雨”署名的设计深深印刻在我们脑海---《读书》《读书文丛》第一版、《读书随笔》(叶灵凤)、《北京乎》等等,还有很多是不具名而他“干涉”过的书。

读此书一直在叹惜几个问题,一是这样的出版人为何越来越少?二是三联的风气怎么变了,那些重要的版权怎么易手了?
建国后,出版界的人士可说精英荟萃,然而毕竟国门紧闭,舆论集中,运动频频,风声鹤唳,无法施展;八十年代初期,仍有陈原、陈翰伯、叶至善等人在主政,退居的老人就更多了,但是很多人大概本身是学术之士,做一线出版似乎用力绵薄,范用则是标准的出版之士,更多时间是做书,而非专研自己的园地,还好此时培养的一批年青后进,日后他们多少做了些实绩。与此同时,地方社也出来了一批大将帅,上海自不必说,湖南有“出版四骑士”钟叔河、杨德豫、朱正、,广西有刘硕良,贵州有许医农…当然还有很多我所不知的。今天,出版人士安在?出版之风尚有?可怜少得很,有数的社说的上来那几个,而有些名重一时其实是鱼龙混杂,比如北京贝贝特,近年他们出了更多的人文图书,同时他们也用力捧的商业手法炒火了陈丹青、梁文道,还有不少娱乐明星之流,这对于守旧的人来说是不正的,所以多少有些不纯吧,其实在出版界这已经是有守望有规则的忠良了。
《书痴范用》里面多次提到《随想录》《傅雷家书》,这两书早就易主了,前者在人文社前后落户多年,分五册刊行,二十多年过后巴金此书的意义已经大减,只能做罢了;而《傅雷家书》则在民营书商手上发行至少十年了,范用当年引荐《傅雷译文集》在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此社编辑江奇勇承当此事,不知为何后来《傅雷家书》也被他拿走了,江手上还有傅雷多种书的编辑出版权,同时李泽厚的著作,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等都曾在江手上游走,其书做功还颇为用心,只是发行的面就窄了不少,毕竟难等同三联。三联的《金庸作品集》《洗澡》等书的版权流失也是痛史一页,不过这在商业竞争中已经司空见惯,出版社自己不重守也怨不得版权人的花落新家。

《书痴范用》编者吴禾,记得他编过范用操弄的“闲趣坊”中的书,责编汪家明现任三联副总编,山东画报社的前总编,还是现代散文研究者,面有学人之风;装帧设计蔡立国也是山东画报社过来的,在山东时设计的书着实引出一条自己的路。
此书写的最好的一篇是吴彬的《为了继承不能忘却》,情理重于漫谈。
在编校方面也有一二疏漏,巴金成“巴会”,都想成“部想”(P193)。另外此书不见和范用渊源甚深的三联另一位闻人沈昌文的文章,沈和范后来绝交了,他们的故事其实当值得一写,中国的人事,何其有趣呢?
4 有用
0 没用
书痴范用 书痴范用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书痴范用的更多书评

推荐书痴范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