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者情怀尚真朴——评《曙庵文史续录》

百里文甫
2011-02-13 20:13:30 看过
文/百里文甫

曙庵即王树民先生也,若健在至今年,则恰百岁翁矣,惜已七年前作古——文者情怀尚真朴,读其著则可得。较《杂著》而言,《续录》更兼全面,备诗文、日记、史勘、人情往事于一起,更有论著编年,虽未全面有序,亦良益诸多于读者。

此书自序时间为2003年5月5日,相隔8个月;《杂著》自序于1993年10月5日,前后相隔9年零7个月;此书印于2007年7月,先生卒于2004年1月24日,此书未曾谋主人之面矣!前有言曰:管窥之见,或不足当识者之一哂,幸读者不弃,为老骥加鞭是感!今有言曰:顾氏颇能实践其言(文须有益于天下),故其著作为世人所重。窃以转换,王氏之言亦益也。

《杂著》所不录之《瞽史》为此《续录》所收,不及《中国史学史纲要》之全面,试究原因应是《纲要》虽编于前,但系统,《续录》中则属原材料,如纹饰之未上成衣,故单而少。而赵翼与廿二史劄记之论则《续录》为繁,《纲要》大简,此简繁各异,可见题不同之论不同,重心则移,不一概而论,足见先生治文之严谨,取舍之间不复赘言。

细观《赵翼的诗和史学》未见有中肯如此,一言以蔽之,客观。世人有诽议赵氏之论,称非其著,曙庵先生之解足备。客观之于肯定与指正皆明,肯定多于指正,如赵之捧欧阳修、明史,先生批之等等,亦是如此,有《校证》刊行,去误多矣;理解与诠释全面,理解更甚诠释,显于诗文之述与当世之实,惟解诗文并情者方可称为真解。偶有错语,如此文之说“卷六《裴松之三国志注》篇,称‘松之所引书,凡五十余种’,而所列书名已达一百五十一种”,曹光甫校注言此处应缺百字,此解应对,但谬误之指有理有据,裴氏引书二百余种。

《脱离史实基础的历史知识》、《民间传说与历史记载》、《从史学谈明清小说野史的价值》、《从<让县自明本志令>看曹操的思想和功业》四篇比思想联系,换言之,即先生同一史学思想在不同事物上的表现。

《怀念顾颉刚先生》、《我与中华书局之间的奇缘》则体现出先生真挚的情怀,往事历目,前篇作文时值花古稀,悼良师益友,可想之情切,后篇所论,亦发良友已古之感慨,之惋叹,“今日思之,弥觉惘然!”

《陇游日记》自民国二十七年四月二十一日至七月三十日,无一日间断(七月四日目录无,但在七月三日返回夏河后,雨,上午休息,下午雨住散步河滩,有记),考察之细,令人叹服,时七七事变之后,时局动荡,奔波考究,何其可贵!

《续录》排版有页眉线,上书页码及标题,方便阅读,增十五处补白,先生之诗,真如锦上添花一般,素雅的版式,如文字般朴实,亦如先生人之质朴。书可为师,传文传思传情怀,“由格物而致之知”人当如此!
1 有用
1 没用
曙庵文史续录 曙庵文史续录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曙庵文史续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