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常生活中还原一个非二元化的上海

叶曳
2011-02-13 看过
应该为卢汉超先生的这本书喝彩。不但如译者所言,他“清明上河图”式的史料研究还原了十九世纪四五十年代一直到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上海的全貌,作者还通过这种研究方法展示了诸多有趣而富有深意的社会图景以及思考方式。卢先生的这本小书实在为海外中国学的优秀之著。

令读完的我印象深刻的主要有两点,首先是展示了从开埠到解放时期上海的这段历史的“全面性”与“结构性”。所谓"全面性",指的是作者不仅关注的是所谓“布尔乔亚”阶级的生活并以此概观上海历史,他通过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对于解放前便居住于沪的居民的详细访谈,展示出了在上海的日常生活的全貌:无论是上海租界的开放始末,或是黄包车夫如何耍诈乘客,抑或是弄堂亭子间石库门的邻里“通奸"轶事,还是所谓”普罗餐厅“的菜式如何迎合底层百姓的口味,石库门房子的不断精细分割和二房东的故事,淋漓展现的是所谓”活动的历史“,不由让我想起听自己家里老人说过的自家历史,解放前在现在的成都路延安路住在一栋街面房子的一半,一楼营业的是棺材店,房东即是房子另一半的户主,姓李,很有意思地与我们个人记忆拼合。我对史学了解甚少,但这书中描绘的日常生活的琐碎无疑是带有所谓”年鉴学派(Annales School)“ 的味道——即从单线史学扩展到社会史,展示历史全貌;同样,所谓”结构性“则体现在陈述史实之时,将事实的前因后果讲明,在多个事实的结构性联合中以实证主义般的特点体现出一种规律:譬如说,书中谈及了里弄的“粪车”对于每家每户的重要性,便从收粪的整个过程的规律性,以及意外发生的处理方式,或者是收粪这一产业的体系架构中(对黄包车业的论述中也体现出这一特点),仿佛让我感受到的是在实证材料中摸得了某种规律的存在。

还有一点令我印象深刻的,那是作者在书末的结论中阐述的对于这种日常生活的琐碎历史研究的特点:那便是展示出一个非”二元对立“的上海,一个介于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之间,能够理性面对两个极端,固守传统并与西方共融的上海。不同于西方和解放后掌权者的话语,上海并不是”中国的西方城市“、”西方在上海的桥头堡“、”东方巴黎“、这样本质化描述的城市。无数离家者期盼来到这里实现”上海梦“,艰难地在两极中找到契合点,按作者的话说,平民的生活标准一定是去政治化和实用主义的。人们会理性选择并最终形成文化,传统不是那么容易脱离,而西方也不是那么亲近。上海依旧保留传统过节习俗、有轿子独轮车烟纸店存在(至少在作者看来),上海人对西方人带有一种幽默的描述方式,这都是“上海人”这一身份不断建构的特点。而所谓的“东方巴黎”,也只是霞飞路的摇曳瞬间罢了。

描述日常生活的琐碎之全面与结构,并从中觅得研究上海史的独特方式,是卢汉超的一个尝试。上海史研究译丛不下十本,我也要继续在其中发掘一个远离二元化的,平实的上海。
8 有用
1 没用
霓虹灯外 霓虹灯外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霓虹灯外的更多书评

推荐霓虹灯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