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说说

Tacitus
2011-02-07 看过
怎么说呢,本书作者野心似乎很大,想揭示文明形态如何变化,为什么变化以及这种形态变化中个人结构如何变化(序言,47页)。其开篇第一章就以德法“文明”和“文化”概念对立及社会起源为内容,结合德法的历史上,特别是政治史上的不同发展路径,描绘出两种不同的知识分子阶层对社会形态发展的影响,分析还算鞭辟入里,看上去非常过瘾。

至于第二部分“‘文明’概念使人类行为发生的特殊变化”则勾勒出了人类的情感控制和情感控制起源中反映的由社会强制到自我强制的过程。笔者觉得其写作手法不甚高明,特别是对例子的运用,不能切中提出的理论:每讨论一种行为便罗列出一系列历史片段作为材料,而材料中显然包含了很多不必要的信息,而且至少读者在直观上不能觉察出其罗列的例子如何反映了这种强制由外向内的倾向,显得有些混乱,不过这也有可能是翻译问题,即翻译的时候没有把那些“区别”的概念准确翻译过来,所以让人读起来感觉没什么不同。

另外,还要指出作者的一些理论的提出是缺乏解释的,譬如有关餐刀的使用的文本中,作者提到了中国很早就把用刀切肉这种行为移到幕后,给出的解释只是“中国较早进入农耕文明”。在这里首先其没有指出中国的“文明”与西方近代的“文明”在概念上有什么区分,或者“礼貌”这个概念上有什么区分,其次是这种叙述好像西方在中世纪之前没有经历过农耕社会。而且,这里的给读者的感觉像是减少道具在餐桌上的使用是文明的必然,这一点又与文章提到的特殊餐具的出现带有偶然性的观点相悖。作者也没有对西方国家在餐桌上保留刀具的原因作解释。

本书中提到一个与日常生活直观感受不同的观点是:一些看似更文明的行为的形成背后不一定出于理性的原因,而理性的原因是在后来才渗透到对行为的解释中去的。比如说,我们不直接用手抓食物进食,最初并不是出于卫生的原因。但作者给出的答案也似乎欠缺说服力,即归咎于“难堪”——虽然我们似乎都明白什么是难堪,但难堪的外延可能非常大,也非常模糊,读者在此不免有莫名其妙之惑。我想作者的意思大概是“难堪”对应于社会强制(个人的难堪难道在这里不算是难堪?),而理性的渗透则逐渐因为赋予行为以“科学的理由”而把这种社会强制发展成自我强制。但无论如何,难堪这个关键的概念在本书中还是显得语焉不详。

不论在第二部分中作者写作手法的问题,其分析“强制”的形态基本上是把它看作一种“压迫”,若读过福柯的著作的读者,读此书便不免感觉作者的洞察力还是不够敏锐,还是too simple naive了。
0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文明的进程:文明的社会起源和心理起源的研究 第一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明的进程:文明的社会起源和心理起源的研究 第一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