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执着,他只是还不懂……

暖暖
2011-02-02 看过
  那一袭红衣,在黑夜中仿佛渗血的玫瑰,红得如此妖娆而鬼魅。这便是暗夜罗,一个拥有强大能力的魔,他可以惠泽万物苍生,不费吹灰之力,但他却偏偏选择要摧毁所有,只因他恨自己,虽然能掌控一切,却永远得不到自己深爱的女人。恨苍生,让自己深爱的女人无法挣脱世俗的枷锁,来爱自己。
  “暗夜罗为什么会成为魔呢?”
  “因为一个女人。他深爱着,可是却不属于他的女人。”——他的亲姐姐暗夜冥。
  在暗夜罗的心中,只有他喜欢和想要的,没有伦理和束缚。暗夜冥却不同,她虽然温柔,但是这一点上从未向暗夜罗妥协。
  虽然他曾执着地不顾一切地深爱着她,他曾不止一次地问:“姐姐,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娶你?”,他曾蛮不讲理但毅然决然地唤她为自己的“杯儿”,因为,他从不把她当做自己的姐姐,他也从不愿她把自己当做弟弟,他只愿做她的“罗儿”,一辈子,到永远。
  但他并不明白,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一方的执着,只会是悲剧的开始,她只是他的姐姐,也只想做他的姐姐,她爱他,但只因亲情,别无其他。
  暗夜罗吼道:“我不是你的弟弟!你答应过要嫁给我!”
    她苦笑:“姐弟如何成亲呢?不要说孩子话。”
    “姐弟又如何,你是女人,我是男人,为何不能成亲结为夫妻!”红衣狂怒地飞扬,暗夜罗面容扭曲,低吼声在地底层层震荡开来。
    “那是乱伦的罪名。”
    “罪名?!”他狂笑,“所谓罪名不过是世人强加的称谓,待我将世人尽数杀净,看看有谁会来嘲笑指责!”
  当听闻雪能让自己深爱的人,通过如歌的肉体得以重生,他深信不疑,并不是没有怀疑,只是不愿去怀疑。
  暗夜罗静静环住如歌的腰,将脑袋埋进她的腰腹。
  他开始抽泣:
    “姐姐,万一你无法重生,罗儿要怎么办才好呢?罗儿真的好害怕……”他的脆弱只为她而存在,“我要她回来,不再离开。 只要能做到,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暗夜罗怎会分辨不出暗夜冥呢?”他和她那样熟悉,怕是每个动作每个神态都熟捻于胸。
    “当一个人狂热地沉浸在期盼中,纵有些疑点也会被他视而不见。”雪轻笑,“暗夜罗对她的爱早已癫狂。”
   其实暗夜罗怎会不知晓其中端倪,只是他的爱已到癫狂。他只愿一味的相信,从不想怀疑。他渴望了太久,已经不起再一次的失去。为此他愿意骗自己她真得回来了。
  世间的爱长不过执着,短不过善变。他只是还不懂,他的爱从一开始便是一个负担,他的爱从一开始便是一个错误……
20 有用
3 没用
烈火如歌 烈火如歌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烈火如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烈火如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