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用生命浇灌出的花

落 微
2011-01-28 看过
       作为唐七的忠实读者的我,对华胥引这本书可谓满怀期待,应是等了有两年了。两年可以改变多少事情呢,我就一直蹲在了唐七挖的坑里,心满意足地不想终结。
    古时候便有庄周梦蝶的故事,其实梦境是梦境,也不是梦境,只不过人把它定义为梦境而已。若你愿意活在梦境里,那么现实便成了梦境,无可厚非。
    华胥引讲的便是这样的一个故事。一个贩卖梦境的小公主的故事。


    『浮生尽。』
    宋凝这个姑娘是不容易得到幸福的,她想嫁大英雄,性子倔强不服输,男子一般不都是喜欢为温柔婉约的女子么。而阿凝的天真,阿凝的温柔,她只想让沈岸看见。可是世界上阴差阳错的事情有多少,况且还有柳萋萋的从中作梗。宋凝一心一意爱着沈岸,她的爱情已经卑微到了不能再低的地步,但她的表面依然坚强风雨不摧。可惜宋凝心里想的,沈岸永远不知道。
    叶蓁弹奏华胥引,让梦境中的沈岸在第一眼便看到宋凝而非柳萋萋,如此,沈岸爱上了宋凝。纵然叶蓁将沈岸刺死后告诉宋凝实情,宋凝依然不肯走出梦境。是啊,怀着两情相悦的心情一个人活着,比两人彼此伤害的结局不知好上多少倍。
    可是沈岸,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在宋凝死后踉跄着出现,抱着她的骸骨魂不守舍,这些事情如何到了现在你才想到要做。很多人说你是爱阿凝的,但沈岸,你这样的爱法,实在是让人又气又恨,不免为宋凝这个好姑娘惋惜,她怎么就喜欢上了你。
    “夫君,我把阿凝交给你,好好地交给你,一定要珍重啊。”
    穿紫衣的宋凝,高个子的宋凝,亭亭的宋凝,会七七四十九路紫徽枪的宋凝,这样好的宋凝,沈岸辜负了她。
    但愿还有来世,让宋凝碰见一个她喜欢的英雄,这个英雄会爱她疼她照顾她,会像珍宝般的呵护她,因为宋凝这个好姑娘,是无论如何也应该得到要幸福的。



   『十三月。』
    十三月名唤莺哥,是容浔府中最好的杀手。殊不知她拼了命也要成为杀手,自己却真的不喜欢杀人。只是那个叫容浔的人叫她去,她便去了。这是怎样的情根深种,当看到容浔对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锦雀低眉轻笑时,心又是怎样地被扎得鲜血淋漓。
    容浔终不是莺哥的良人,也幸好,因着容浔,她才能遇见容垣。

    容垣是国君,更是郑国第一刀客,俊美又高大,是每个女子的向往。但他就是喜欢上了脆弱又坚强,隐忍又莽撞的莺哥,彼时还是锦雀的莺哥。他的君王之爱,就是想要尽自己的一切力量,保护自己爱的人。
    莺哥碰到的容浔,希望她狠心成为杀手,于是她养成的杀手的习惯,疼也强忍着,不把情绪显在脸上。她从未想到她会遇到一个对她说哭出来的男子,毕竟是女子,只是期盼有一个坚实的胸膛可以依靠,不用自己再去承受一切的雨雪风霜。
    “这种时候,你只需要站到我身后就可以了。”哪个女子会不动心。

    容垣爱莺哥,也给了莺哥逃跑的机会。但是莺哥没有,她已然知道,这个人便是自己的良人。赠他骰子,盼他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意。
没有想到容垣最后真的会死去,梦境中的他紧握着骰子缓缓沉入水中,莺哥一次次拥抱他,却一次次拥抱住虚空。世上唯一肯站在她身前的男子,真的不在了。

    好欣赏莺哥,宁愿与容垣死同穴,也不愿在梦境中活下去。她知道那不是真的,她要真真正正地和容垣永远在一起。清醒地相爱着,即使只有自己了。棺椁中的他俩,必然十指紧扣,再也没有谁能够把彼此分开。



    『柸中雪。』
    一方山门,一场落雨,卿酒酒和公仪斐的故事,是最虐最心伤的一段。
    爱上一个人有什么错,阿斐有什么错。卿酒酒悉心安排的骗局,骗阿斐爱上自己,骗阿斐娶了自己,却不料自己也陷了进去。到头来,也是输。
    若故事永远定格在他们初遇的那一天,那该多好。没有卿酒酒变成魅,没有公仪斐忘记一切,也没有公仪薰悬尸城门,更没有公仪斐重新记起。
    姐弟恋又算什么,卿酒酒在为阿斐挡剑的一刻,已然明白了自己的真实感受,又或许她在请求苏誉把她变成魅时就知道,她对阿斐是真的。青花悬想,只是为了他而跳,一舞倾城,倾的是公仪斐的城,再无其他。

    最后的最后,在公仪斐对着酒酒的木雕重演初遇的那一幕时,我怔怔地掉下了眼泪。也许这样对阿斐太过残忍,可又何尝不知,他在自己制造的幻境中,生活得很幸福呢。

    “这镯子,可是姑娘的?”
    “在下与姑娘,似乎在哪里见过。”
    “在下柸中公仪斐,敢问姑娘芳名。”
    可就再也听不到那一声清冷的“永安,卿酒酒”。



    『一世安。』
    世上再没一个男子比慕言更好了。他是叶蓁的心上人,他的心上人也是叶蓁,真好。
    可故事的一开始,他们之间便隔着生死。怎样才能在一起呢。
    慕言说:“你吓死我了。”他只为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而恐惧。
    慕言说:“我希望你活着,可以对我哭对我笑,对我生气,我只有这样一个愿望而已。”
    慕言说:“一个男人,即使再无能,起码也该要会保护两件东西,脚下的土地,怀里的女人。”
    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慕言的好了。最让我感动的是当慕言以为叶蓁死了,便抱着琴回到雁回山,坐在山洞中,说:“我把所有我会的都弹一遍给你听吧。”他弹了一天一夜,好像要永远这样弹下去。
    故事的最后,叶蓁的鲛珠有了另一个替代品,应该能活到慕言的这一世结束。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但是有这一辈子,之后也不是这么重要了吧。

    我一直相信,每一个好姑娘都能像叶蓁一样,找到自己的慕言。就像白浅找到夜华,颜宋找到秦漠一样。一个就算全世界都不信任你,他也会对你说不怕我在这里的男子,一个愿意为你挡风遮雨让你卸下坚强外壳的男子,一个只对你好的男子。
    希望我也能找到。
794 有用
3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1条

查看更多回应(151)

华胥引(全二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华胥引(全二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