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加缪的角度来看看《1984》

青年孟子
2011-01-28 看过
奥威尔的《1984》如果从加缪的角度理解,那么主人公的状态显然就是加缪在《西西弗的神话》中提到的“突然与背景分离”了。但《1984》的主人公温斯顿却没有意识到‘荒谬’和西西弗那样的超脱,反而想要用一个梦取代另一个梦。

当然,奥威尔讨论的东西与加缪不是在一个层次。但如果能从加缪的角度来看看《1984》,那么我们也许能更好的理解加缪。

在《1984》中,主人公温斯顿对于大洋国体制的不满可以理解为是开始于一种“厌倦”。他厌倦了居住环境的破败、食品的供给不足、质量低劣的各种生活用品还有人们的麻木。如果没有这种厌倦,我觉得他是不会开始怀疑这种生活的合理性的,而且也不会开始怀疑是否在“革命”前生活就是这样,甚至到最后也不会被奥勃良带入圈套。一切几乎都是他的厌倦让他与“背景”分离了。他意识到了生活不该是这样,他渴望更“真实”。但他显然始终没有意识到他所追求的“真实”其实就接近于加缪的“荒谬”了。

而奥威尔没有让温斯顿继续去往更深的层面思考,反而开始求证自己的想法是否真实。他开始找各种线索证实自己生活的“虚假”,还有革命前的生活其实比革命后更好的这一类的线索。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意识到“荒谬”的存在,没有意识到“真实”、“虚假”甚至“过去”和“未来”都是不存在的。反而是处心积虑的“反派”奥勃良在最后的审讯中透露了“荒谬”的潜在性。“双重思想”的“正确性”本身就是对“荒谬”最好的证明。但显然,奥威尔并没有想把问题提高到“反抗荒谬”的层次。而《1984》也只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

乌托邦存在么?如果不存在乌托邦,那“反”乌托邦又是怎么来的?荒谬么?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一九八四·动物农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一九八四·动物农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