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转蓬

阿随
2011-01-24 看过
江南的书看的第一本是《此间的少年》,然后陆陆续续的跳了他无数填了或永远不会再填的大坑,包括他最赚钱的“九州”系列,总记得姬野握着猛虎啸牙枪,响起“铁甲依然在”的誓言。但最喜欢的却是他很早的一本《逐鹿》,里面蚩尤和刑天整天像风一样在街上奔跑。

《刺客王朝.葵花白发抄》,由于刺客故事本身的格局,猜到结局并不是太难的事,虽然这个结局江南写的过于草率。易小冉从开始就注定了只是一个棋子,他唯一的筹码就是古蝮手的刺客杀技,可这样的绝世杀技只是给他带来了灾难,让他被卷入完全不属于他的世界中去。如果没有这么好的武功,大概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骄傲和欲望,而支撑骄傲和欲望只靠武功是远远不够的。当帝都变成辰月和天罗的修罗场时,易小冉这个十几岁的孩子能做什么。不过就是“所有人其实都在一个送葬的队伍里,一边送葬,一边自己倒在血泊中。”

而无论是小说还是电视电影,但凡女主开始说什么“要生一堆孩子,养一群小鸡小鸭”的时候,就知道不久后男主和女主或者一个或者双双挂掉。这个咒语的效果等同于“我今年就退休了,要去加拿大和儿子一起住”之类的。江南居然也不能抵抗这个魔咒的诱惑。只是,易小冉或许不是真正的男主,真命天子其实是苏晋安。天女葵也一直说,易小冉很像,很像,她和易小冉的一切或许就好像当年她和苏晋安那样,可易小冉毕竟不是苏晋安,他愿意做苏晋安当年不愿意做的事——他要带着天女葵离开,他还只是个孩子,“一生没有喜欢过人,喜欢了一个,就以为是一辈子。”但是,当天女葵弹奏《雪浓》时,哀吊的或许不是易小冉,而是苏晋安。她心里真正爱着的,一直爱着的只有苏晋安吧。只不过,当年为了天女葵可以杀了秋臻的苏晋安,已经沦为一只伥鬼,虽然他还是爱她的,但却再也回不去了。当天女葵看到易小冉时,她看到了当初的开始,却也看到以后的结束,但她不甘心,她太任性,所以她要再试一次,结果就是搭上所有人的命,包括苏晋安。当她对苏晋安说:“我不想你死。我坐在马车里,摸到那个玉佩,忽然想起那时候你在八松街上买了它送给我,你当时跟我说玉能辟邪,我身体虚弱,容易染邪气,配上这块玉就没事了。我还记得那天下着大雪,我们两个并肩走在雪地里,你在我头上打着伞,我偷偷地回头看我们留下的两行脚印,我想真好啊,这两行脚印将来会变得很长很长,我们两个一直一起走……一起走……”,这些言语是比古蝮手更可怕的绝杀技。最后走出安邑坊的是一只熄灭了心中火焰的真正的伥鬼。

江南写字有一种华丽的浪漫套路,可能很狗血,但是很华丽,无论发生在羽族和人族之间,或者在东陆还是漠北上,又或者炎帝和黄帝之中,无论时空人物如何变幻,虽然不是不审美疲劳的。而这本书特别之处在于,让我看了一个毫无意外的故事之后居然还有力气来码了这许多字。更奇特的是,甚至也不怎么讨厌苏晋安,或许是他太喜欢念曹植的《吁嗟篇》吧。

吁嗟此转蓬,居世何独然。长去本根逝,宿夜无休闲。
东西经七陌,南北越九阡。卒遇回风起,吹我入云间。
自谓终天路,忽然下沉泉。惊飙接我出,故归彼中田。
当南而更北,谓东而反西。宕宕当何依?忽亡而复存。
飘飖周八泽,连翩历五山。流转无恒处,谁知吾苦艰!
愿为中林草,秋随野火燔。糜灭岂不痛?愿与株荄连。
14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九州·刺客王朝·葵的更多书评

推荐九州·刺客王朝·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