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美

德拉多
2011-01-20 看过
看过一点《西决》,当时就觉得这个作者有点不一样,但还是不在意,四娘手下的一批爱将,没有几个人(至少在我周围)敢光明正大地向他们表示热爱。原因当然不难猜,毕竟生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我们急于与某些特定名词如“脑残”划清界限。而且,当郭小四已经光荣地成为我们茶余饭后打击的对象和支持我们继续生活下去的动力以后,再赞叹与他有关的人或事,倒像是自己在拆自己的台。

可是如今我还是来拆自己的台,并且在心里安慰自己说,笛安终究是不一样的,而且不管怎么说,引用一下某知己的原话,“没有一个有才的人甘愿自己写书给自己看”,与郭小四媾和或许是不得不做的事。这话听着像借口,正如前面我写的拿郭小四来作为生活下去的信心,来作为打击对象,这又何尝不是我的一个借口呢。可是那又如何,何必那么较真?和陆羽平一样,笛安不是圣人,我也不是圣人,大多数人都不是圣人,圣人,按道家的说法应该是无欲无求的人,哦,还不是,应该是连自己无欲无求都已经忘了的人。既然不是,又何必不自量力呢,和陆羽平一般,以为自己的行为是救赎,以为自己得对夏芳然负责。

看完这本书,第一个想法是,作者是个聪明人。或许用聪明这个词不太恰当,只觉得她是一个看透的人。我更愿意把这本书看做是作者对于自己生活经验的总结。我相信,很多和我差不多年龄的人看这本书,都会有这个感觉,里面的许多情节,许多文字,都是我们曾经经历或是容易理解的。只是,笛安把这些都赤裸裸地揭示了出来,而我们选择了心照不宣。

第二个想法是,粗略地分一下类,夏芳然和罗凯是一类人,陆羽平和丁小洛又是一类人。但我喜欢罗凯和丁小洛甚于夏芳然和陆羽平。也许是因为他们俩毕竟是孩子,还没有夏、陆那么复杂的经历。也许还因为,因为是孩子,他们身上没有夏和陆的自以为是。

会把夏芳然和罗凯分为一类,是因为他们都是外表神情上出众的人,在夏出事和罗与丁小洛在一起前,他们一个是公主,一个王子,一个让陆羽平仰慕,一个让丁小洛暗恋。而会把陆羽平和丁小洛分一块儿,则是因为他们善良。不是矫情,是真的善良,就如夏芳然所说,
“陆羽平是个跟我不一样的人。比方说,在大街上看见一个很帅的小伙子跟一个相貌很一般甚至是难看的女孩子在一起,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妈的凭什么’,看见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跟一个又矮又丑的男人走在一起,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个男的一定很有钱’;可是陆羽平就不一样,看到这两种场景之后,他都会很高兴地说:‘他们一定是真心相爱的。’”现实生活中的确存在这两类人,但是情况更复杂,有部分人如我,会在两类想法中挣扎一会儿,然后告诉自己怎么想才是合理的。大部分时候我愿意做陆羽平,说我伪善也罢自欺欺人也罢,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不把事情都想的乐观一点。

言归正传,这么分还有一点,夏与罗都活了下来,而陆与丁都死了,还都是自杀。也许说到底,夏芳然和罗凯还是更爱自己一点,更看透一点。夏自杀前退缩,而罗在看到陆死后也猛然惊醒,慌忙报案。他们都明白人活在世上只不过是嘲笑别人再嘲笑自己而已,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愿意活着。可陆羽平和丁小洛不那么想,他们不是没看透,而是看透了,但是相对没那么地爱自己一点。陆羽平承担了太多,他自以为有太多的责任,无论是对夏芳然还是赵小雪。而丁小洛,不得不说看完后你会真心喜欢这个孩子,甚至怀疑这个世界上能否存在这么一个丁小洛。这样的丁小洛,欣赏美,热爱美,却从不想占有美的孩子。以为说她自卑,可是也是这种自卑,让她在面对美的时候更懂得欣赏和珍惜。丁小洛是整本书给我印象最深的人,第一个另我难忘的情节就是“芭比娃娃事件”。当时不知为何,觉得这个人物有种悲剧色彩。后来看到她在台下“合唱”,在老师讲“南朝四百八十四,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讽刺时却一门心思欣赏“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的美的时候,我不知为何想起了前几天看的《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现在看完这本书,知道了原因,他们都是太投入的人,丁小洛对美,程蝶衣对戏,这样子的人,似乎在任何作品中都是悲剧人物。

芙蓉如面柳如眉,很美。夏芳然和丁小洛,到底谁更美呢?对于夏芳然,陆羽平和丁小洛的存在,简直是在反衬自己。陆羽平还好说,夏芳然对他太熟悉,加上陆本身的愧疚,她太容易找到他的缺陷。可是丁小洛不一样,她还是个孩子,夏芳然最后在她面前失控了,因为她发现了夏芳然的弱点。这个能自作主张将女人分为干燥和湿润的高傲的公主,竟然被一个孩子说中了心事。

曾经,陆羽平被夏芳然的美吸引,丁小洛被罗凯的美吸引。可到底是谁在吸引谁,谁更美呢?还是,这个追寻、欣赏美的过程,本身更美?

这本书何尝不是作者的一顿嘲笑。
1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芙蓉如面柳如眉的更多书评

推荐芙蓉如面柳如眉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