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

S.H.A.
2011-01-11 看过
余华的东西我读的并不多,一部《活着》已经让我望而却步。读他的书,总会让我觉得自己是被架在火锅中等着水温一点点上升的老鼠一样,不知不觉中死亡便降临,毫无察觉。能做的便只是眼睁睁、活生生的看着、体验着。
初读时,总觉得自己穿梭在了人类最原始的思维之中,左冲右撞,永远没法突出重围:为了温饱、为了房子、为了女人、为了传宗接代,这便是一个男人终其一生所要追求和完成的目标,是像许三观这样的男人一生最完整也是最完美的生活轨迹。

许三观的意识里“你”和“我”的界限总是过分的清晰-----“四叔,可我又舍不得给你,这是我卖血挣来的钱,不是我卖力气挣来的钱,我舍不得给。” “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去把钱要来,明天方铁匠就要带着人来抄我们家了,把你的床,把你的桌子,把你的衣服,把你的雪花膏,你的丝巾,全他妈的抄走。” “今天这钱是我卖血挣来的,这钱来的不容易,这钱是我拿命换来的,我卖了血让你去吃面条,就太便宜那个王八蛋何小勇了。”卖血挣来的钱是从生命的份额里面扣除的,是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的,和旁人并不相干,所以,即便是那个把无父无母的自己背到爷爷身边的四叔,即便是叫了自己十一年却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都没有权利和资格享受自己生命的份额。只是因为,并不相干,他们没有在血缘亦或是概念上与自己存在着丝丝相扣的关联。
在许三观的意识里“你”和“我”的界限又总是过分模糊------“一乐,你就喊几声吧,你喊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亲爹了。……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亲爹了。”因为不是自己和自己女人的种,喊了十一年的“爹”,疼了十一年的儿,再怎么喜欢也不是自己的儿子。本来是这么明确而不可置疑的想法,可是因为那句“你就是再不把我当亲儿子,你也比何小勇疼我,我就回来了”,因为胜利饭店的那一碗面条,因为在何小勇命悬一线时一乐也不肯开口叫一声“爹”,就是因为这些,那么,一乐就还是自己的儿子。哪怕一路卖血到上海,哪怕是将生命的全部份额都分给他,也是心甘情愿的吧,不是说过吗“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亲爹了”。

书的前半部分,人物全都是晦涩的,因为他们没有人性中最起码的喜怒哀乐,表面上可以看到的那种,就算是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有了一乐,自己冤大头一样的替别人养了十一年的儿子,许三观也并没有怒发冲冠的或找奸夫报仇,或找淫妇算账,一切以“不是我的”为准绳便可以判定一切了。而一乐,却像是在茫茫大街上行走的灰色人物中一眼便可以辨认出的活生生的人。他不懂血缘,可他懂谁对他好;他并不逆来顺受,像许三观,吃不到面条,就找到可以给自己面条吃的爹;他也不暴戾难平,像何小勇,面对着对自己口口声声叫爹的孩子,也可以无力相对;他并不哀怨聒噪,像许玉兰,用音量和干涸的泪水述说自己前世的孽帐。印象最深的永远是那个坐在何小勇家房顶上,哭着大叫“爹,快上来接我,爹,你快上来接我”的许一乐。全世界那么多人,只有许三观一个是自己认定了的。
后半部分,许三观像是被唤醒了一样,被自己一次次卖出去的血染上了颜色,这个人物开始充满血色的生活,像个活生生的人。结尾处,那个从血站走出来,迎着风流着泪,嘴里念叨着“我的血没人要了,以后家里遇上灾祸怎么办”的老人,孤独无助,不再是把“你”“我”分得那么清又那么模糊的许三观了,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只不过孤独而无望。
“我给你钱,你就是别再这里哭了,你在这里哭,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这样的一句话便将一个鲜活过的一乐一下子变成灰色,再也改变不了……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