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无法成为一座孤岛

lola
2011-01-09 看过
当他睁开双眼,夜空中最明亮的星都在瞬间变得黯淡;他所过之处,世界上的一切都屏住了呼吸;当他痴狂地诉说,罪恶之人心惊胆颤,而善良之人则为之动容。他高贵而圣洁,举手投足之间透着孤独的气质,超脱于世俗。
然而,他却永远无法成为一座孤岛,逃离世间罪恶;在他躯体内汩汩流动的鲜血,使他的命运与整个王族的兴衰牵连在一起。正如雷欧提斯提醒奥菲利娅所说的“他的意志并不属于他自己,因为他自己也要受他的血统所支配”。
哈姆莱特身负重任,面对仇敌却始终无法拔出利剑。他踌躇不前,陷入了生存与死亡的矛盾之中。
要默然忍受而生吗?
哈姆莱特始终是热爱生命的。他的言辞处处洋溢着对生的渴望和追求;即便是他疯言疯语时,也不断流露出对人生的思考。他是人文主义的化身,充满深情地赞叹“人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
他从不摆出王子的高傲姿态,而是真诚平等地对待朋友、士兵以及艺人。在霍拉旭表示自己是王子卑微的仆人时,哈姆莱特连忙纠正说“不,你是我的好朋友,让我们依旧以朋友相称”;在士兵们起誓愿为王子效忠时,他的回答则是“让我们彼此保持不渝的友情”;当他得知艺人颠沛流离,便关切地询问他们的生计如何。他用一颗不带任何阶级色彩的心,照亮黑夜,温暖着所有人。
哈姆莱特与奥菲利娅的情感是美好生活的化身。他对她的爱情,寄托了他对生活最本真的爱与追寻。他恋着她,清泉般纯洁,日光般赤忱。这爱情是一支清新的口琴曲,来得与世无争,却有力量捣乱罪恶行进的步伐;可是他不愿爱情忍受一丝一毫的罪恶,所以他最终选择了毁灭爱情,使它永远纯净高尚。
他面对她,发出一声长叹。即使这叹息仅仅出现在她的叙述中,可是它来得真切动人,仿佛就回响在耳畔。在这叹息声中,他毁灭了爱情,同时毁灭了生存。
那么挺身放抗而死吧!
他面对的仇敌,并非仅有杀害他父王的叔父,而是整一个腐朽败坏的王权。新生的丹麦王国对内施行独裁统治,对外则采取政治笼络的方式,以巩固岌岌可危的政权。当哈姆莱特从威登堡回到卡隆堡时,光荣的旧世界早已关上了大门,迎接他的是荒芜不治的花园,一个布满残忍荆棘的新世界。
用心险恶的丹麦王时刻留意着哈姆莱特的举动,等待时机成熟以将其置于死地,斩草除根;软弱的母后对丹麦王唯命是从,早已将亲身儿子的安危置之度外,安逸享乐是她唯一的追求;朝臣们或是愚昧无知,或是阿谀献媚,对新王俯首称臣。哈姆莱特是王子,却比平民都要贫穷。在王宫中,他除了自己的称号,别无所有。他与养育他的宫廷成了仇敌,而教他在转瞬之间接受这残酷而不争的事实,对他来说是多大的嘲讽和悲痛。他纯净的世界不复存在,可怜他连这倒塌的过程都没有亲眼见到,就置身于残酷现实之中。
他怎么能够逃脱。他被迫手持宝剑,投入战斗,走向死亡。至此他便跌入宫廷斗争的大网中,越是挣扎,越是难以脱身。他唯一的道路是通向毁灭。
任何人都不能谴责哈姆莱特的软弱,因为那来自对生存的渴望;任何人都无法评说哈姆莱特的悲愤,因为那源自对死亡的敬畏。他并不热衷于雷欧提斯狂热的封建骑士式的复仇,也不赞同福丁布拉斯耀武扬威的资产阶级野心家的复仇,这延宕的王子终于挥舞着手中剑,走上光复之路。
哈姆莱特是悬挂在遥远天际的虹,怎么能够沾染世俗的尘埃;只是他拥有了仇恨与爱恋,于是再也无法成为一座孤岛。他孤身奋战,又受着人生的羁绊。
血染的卡隆堡宫在夕阳下显得格外神圣。这座位于丹麦东北部的西兰岛上的城堡,历尽了历史的劫难,最终没能保持它原有的模样。曾有幸参观这座宫殿,怀着敬畏的心仰望它崭新的青色尖顶,走过被推倒又得以重生的古老城墙,用心倾听那来自遥远时代的呐喊,它由波罗的海上升起的风浪,吹送至远方。
站在炮台上,彷佛听见了复仇的厮杀声,眼前出现王子手持火炬,在那熊熊燃烧的烈火中,他化作坚实的土地,与大地连成一片,再也无法成为一座孤岛。这是人文理想和残酷现实的矛盾,化作生与死的较量,光荣在烈火中燃烧后得以涅槃。
王子高贵的心永不陨落,它在焚烧中愈加坚固,上升到最遥远的星空,璀璨的光芒照耀所有生灵。
愿逝者安息。
2 有用
1 没用
哈姆莱特 哈姆莱特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哈姆莱特的更多书评

推荐哈姆莱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