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存在一個上帝OR只允許存在一個上帝?——读《智者纳坦》

Simon
2011-01-08 看过

“這種虔誠的瘋狂,認為自己擁有更好的上帝並要把這一上帝強加於他人的瘋狂,在世界的什麼地方和什麼時候比這裏、比現在更可怕呢?——聖廟騎士”
“我們兩個人都不能選擇自己的民族。難道我們就代表民族?什麼叫民族?難道基督徒和猶太人就光是基督徒和猶太人,而不是人?啊,如果我能在您身上找到的是一個人,那我就能心滿意足地做一個人了!——納坦”
“真正的乞丐是唯一真正的國王!——納坦”
“對上帝的服從完全不取決於我們對上帝的瘋狂態度。——萊薩”
“當然如果獅子追趕狐狸,狮子一定會因為狐狸本身而感到羞愧,而不是因為狐狸的計謀。——絲坦”
“孩子對上帝的認識,不多不少,就是理性對上帝的認識。——聖廟騎士”
(以上摘自《智者纳坦》)
 
 
    實在悶得慌 ,我翻開了這本由李健鳴翻譯的《萊辛劇作七種》,看了他最後一部作品《智者納坦》。
    這是一齣 1779年完成的五幕詩劇,萊辛本人稱其為戲劇體詩歌。怎麼都好了,劇作家都喜歡在體裁上玩一些花活兒,前面已經提到過契訶夫與狄倫馬特,原來兩百多年前還有個萊辛早已玩上概念了。到我們這一代,大玩具都被玩過了,只能玩小玩具,而小玩具也被品特、尤內斯庫那幫人玩得差不多了,這不歐洲劇壇出現文本回潮了麼。我對讀詩劇是很懼怕的,尤其是外國譯作。然而這部作品再次證明瞭思想的尖銳與時代潮流沒有必然關係。
    萊辛創作這部作品的起因是爲了與當時的神學界爭論,它引起了許多宗教人士的不滿。究其不滿的原因,大概有如下幾個,一是對“宗教啟示”的懷疑態度,二是其對待不同宗教間的和平主義傾向,三是他對基督徒的懷疑和諷刺,這種諷刺的傾向是懲罰性的,而非原諒性的。
    假如對伊斯蘭教、猶太教與基督教沒有認識,或者說對神學沒有認識,這部作品是難以讀懂的。正如萊辛的創作初衷一樣,這不是專門寫給平民的作品。
    從語言來看(當然我看不懂德文只能看譯作),它具有很濃厚的中世紀色彩。而它卻少了幾分浮誇與華麗,更貼近生活的邏輯。
    《智者納坦》的思想在戲劇史上可以說是革命性的。它的激烈與深度遠遠超出了同樣觸及宗教話題的《威尼斯商人》。相比所謂的先鋒戲劇,它的“先鋒性”也絲毫不亞於當代許多名作。它將伊斯蘭教、猶太教與基督教置於一個環境,去探討上帝的存在。然而這也並不是一部單純的宗教戲劇,它的意義遠超其上。它討論的不只是宗教而已,而是人類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共有的、根本的疑惑。
    這部作品也許最著名的片段要算“戒指寓言”,這個寓言取材於薄伽丘的《十日談》,當然,已經很不一樣了。作為穆斯林的薩拉丁向納坦拋出一個問題,哪個宗教才是真正的宗教?並且他爲什麽還一直信奉他的宗教?薩拉丁希望馬上得到真理,就像是得到一塊硬幣。於是納坦選擇了給他講述這個寓言:


“ 很久以前,在東方有一個男人,他從他心愛的人手裏接過了一枚價值不可估量的戒指。戒指上鑲的寶石是蛋白石,放射出幾百種美麗的光芒。這塊寶石有一種秘 密的力量:戴上戒指的人,會受到上帝和他人的喜愛,前提是他以這種信心戴上這枚戒指。所以,這個東方的男人從來不脫戒指,並決定要把這枚戒指永遠留在他的 家族中。他把戒指傳給了他最心愛的兒子,並規定,這個兒子也要吧戒指留給他最心愛的兒子,不管是第幾個孩子,只要有了戒指,就是這一家族的首領(萊辛這裏 在反對長子繼承制)。
  這枚戒指就從兒子傳給兒子,直到傳給一個有三個兒子的父親。對這個父親來說,這三個兒子一樣聽話,他無法不 把同樣的愛給予三個孩子。只是有時候,他覺得這個兒子應該得到這枚戒指,有時候是另一個兒子,有時是第三個兒子。他有一個虔誠的弱點:只要他和一個兒子單 獨相處,不需要兩外兩個兒子分享他的愛的時候,他就會承諾一天把戒指留給這個兒子。日子就一直這麼過下去,直到他快要死去。這個好父親這時覺得非常難辦。 他想,如果只有一個兒子得到戒指,另外兩個信賴他的兒子會感到非常失望。怎麼辦呢?他讓人去找一個藝術家,做了兩個和那個戒指一摸一樣的戒指。他自己都無 法把這兩個戒指和那個戒指區分開來。父親十分高興的分別把自己的兒子叫到跟前,給予每個兒子他的祝福和戒指,然後就死去了。
  父親 一死,每個兒子都拿出自己的戒指,要求當一族之長。他們相互調查,爭吵,上告,毫無結果,因為無法證明哪個是真正的戒指。每個人都向法官發誓,自己是直接 從父親手裏接過戒指的,這沒有錯。每個人都說,父親早就答應他,有一天讓他享受到戒指的優先權,這也沒有錯。每個人都說,父親不會搞錯的,他們不會懷疑父 親,而寧可懷疑平時非常愛戴的弟兄在搞鬼。每個人都想找到叛徒並提出要報復。
  法官說:如果你們不能馬上把你們的父親帶到這裏,我 就把你們都趕走。你們以為,我來這裏是為了猜謎?或者你們堅持要看到,那個真正的戒指會開口?不過,等一等,我聽說,那個真正的戒指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就 是能使戴戒指的人受到上帝和他人的喜愛。讓這個來做決定吧,因為其他兩個戒指不會有這種魔力。說吧,你們都喜歡誰?—— 快說啊,你們都沉默?難道這些戒指 都只有內功,沒有外力?每個人都是愛自己?這就是說,你們每個人都是騙子?你們三個戒指都是假的?也許真正的戒指丟失了。為了掩蓋損失,你們的父親讓人給 你們每人都做了一個。
  如果你們願意聽從我的建議,而不是判決的話,你們就走吧!我的建議是:你們就接受現在的現實,你們每個人的 戒指都是父親給的,所以每個人都可以相信,自己的戒指是真的。很可能,你們的父親不能在忍受一個戒指對整個家族的奴役!他肯定都愛你們,而且愛的程度也一 樣,因為他不願意讓一個兒子受益,而虧待其他兩個。好吧,你們每個人都要追隨自己不容收買、毫無偏見的愛!你們要相互比賽,看誰的寶石最先顯示其魔力。但 願充滿溫良,寬容,行善和對上帝的最深謙卑的魔力能幫助你們。如果寶石的力量在你們孩子和孩子的身上仍然顯示,上萬年後,我會邀請你們來到我的座位前。那 時,坐在這把椅子上說話的將是一個比我更智慧的人。你們去吧。 ”


    寓言的隱喻相信已不必解釋。
    然而這還不是《智者納坦》的點睛之筆,它的精華也許要在第四幕第七場裏尋找。這裡摘錄幾句劇中的原文:

“而孩子是需要愛的,即使是一個野獸的愛,在孩子成長的歲月中,愛要比嫉妒精神更重要。她將有足夠的時間去信奉基督教。——僧侶”

“繼續做你早已理解的事情,如果你願意,做肯定不會比理解難。——納坦”

“僧侶 上帝知道,您是一個基督徒,一個更好的基督徒!”
“納坦 我們都是!因為讓我成為基督徒的東西,也會讓您成為猶太人!”

    在這一場戲中,上帝不是主角。在艱苦漫長的追索后,注意,是艱苦漫長,在這之後,答案往往不見了,往往回歸到當初看似最簡單的事物身上。
    愛。什麽是愛?人類又賦予這個字多少種含義?我們是無法估量的。
    萊辛大概做夢也不會想到一百年後希特勒會在他的祖國誕生。
    他在《智者納坦》中給我們拋下了一連串的問題:

 
只存在一個上帝?

只允許存在一個上帝?

存不存在這麼一個上帝?

需不需要存在那麼一個上帝?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莱辛剧作七种的更多书评

推荐莱辛剧作七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