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是“江南”?》

谷子
2011-01-03 看过
題目很吸引人。翻讀數頁,對作者行文頗不嚴謹,有不少文史硬傷這點有點失望。
P27:常常“賡和于殘山剩水之闲”。
原文必爲“閒”。這可能不是手民之誤,而是作者只知“閒”通“閑”,不知亦通“間”。
P24引用明遺民呂留良、吳之振原文,多次出現“残山胜水”,作者在P25页说:“吕留良笔中(引者按:原文如此,一般说成“笔下”)的“胜水”之“胜”在大多数的遗民文献中多写作“剩””。
我這裡很疑惑。未見“勝”(簡化字作胜)有通“剩”的用法。未見呂留良、吳之振原文,不敢斷定,但我想,這裡是否用的是“賸”字。“賸”被作者看成了“勝”,再簡化為“胜”,越差越遠。若果如此,則是不識字了。
P380引用戴名世慨歎明遺民後代不敢傳佈祖父文章,以免罹禍的原文後,作者說,“這些遺民子孫持有如此窘迫的畏懼心態往往與乾隆禁書令的發佈和督導日趨峻急有關”。戴名世爲順治康熙時人,死於康熙年間的文字獄,其去世時,乾隆尚未即位,如何能用戴名世的文字證明乾隆中後期的禁書令如何如何。
還有作者的一些議論流于過度闡釋,例如,說“天一生水隱隱透露出的傲視天下的文化霸氣,使乾隆略感不快”,於是乾隆仿照天一閣建四座官方藏書樓,是欲以“大一統”收服江南文宗云云。其實,乾隆進行文化統制,防範江南,是無疑義的,但是其仿照天一閣建制,不過是技術問題而已,并無作者所臆想的那些問題,天一生水并無什麽“傲視天下的文化霸氣”,也看不出乾隆對天一閣的命名有什麽不滿,對乾隆進行摧殘文化的罪惡,自應揭露,但不必如此過度闡釋。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何处是“江南”?的更多书评

推荐何处是“江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