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恰若三毛

易暝君
2010-12-31 看过
女子恰若三毛。超然绝世。但恰恰因着如此,三毛,她,她们,此生在人世间却是命定的不能幸福。
  这个俗世的太多太多,都是大多数凡人依照他们本身所创设的——规则也罢、人情世故也罢。而她们,却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潇潇来客。面对规则,不愿臣服,于是渐渐变得缄默,终日以不言不语来竭力抗争;面对桎梏,不愿盲从,于是她们从最初的一身孑然,日渐到最后,伤痕累累、满目疮痍。
  来来回回的抗争、反反复复的回绝,她们可以表面淡淡的微笑,她们可以为着守候的爱人而苍茫活着,但心底的斑驳却仿佛一个无底的黑洞般的,吸纳,然后吞噬一切。余下的,是无穷无尽的虚空。
  背灯和月就花阴,喃喃试问,有谁可知道,那颗颗含笑带泪,却仍被不解之人指认做清高的眼瞳,默默包容了世间的多少无奈。
  她们是路过尘世的天使,扬扬一袖风尘,就奔走出满地繁花。
  
  女子恰若三毛。冰雪聪明。却可谓人生之大幸,亦为大不幸。
  她们幸运,因着过人的聪慧,细细体察世事洞明,能够检索到那细若丝缎的尘世的小幸福;她们不幸,因着那聪慧是生命所不能承受的重负,万事体察如明鉴,过于明晰,过于孑然,最终是过于沉重。
  难怪万物轮回无休无止,天穹安然。其实,我们每个人所秉承的一切资质与命理,聪慧愚笨、大喜大悲,都,决然不会亏欠。
  世间男子,大都极喜资质较为愚笨的女子,在某种程度上,她们可以为他们所轻易哄骗而带来一种平稳、控制的欣喜——就像是我们儿时人人手中的玩具布偶,轻轻的怜爱,它就像傀儡般笃定的信着你了。
  毫不迟疑。
  而对她们来说,生命是一场浩大的放逐,归途的方向遥不可知。如果说三毛和荷西的相遇是来之不易的缘,那他们的结局却恰恰完成了传奇女子的传奇一生。荷西死了,三毛的心亦随之逝去,那么她的一生委实是在那刻走向终结。
  三生石上的宿命。寂寞苍凉的,手势。
  
  女子恰若三毛,她们,只是尘世的过客。慢慢来过这里,与你打个照面,再转身离去,回到永远的天国。曾经不幸曾经的凋零,在彼岸的盛放永恒。
  涉江而过,芙蓉千朵。
超然绝世。但恰恰因着如此,三毛,她,她们,此生在人世间却是命定的不能幸福。
  这个俗世的太多太多,都是大多数凡人依照他们本身所创设的——规则也罢、人情世故也罢。而她们,却更像是另一个世界的潇潇来客。面对规则,不愿臣服,于是渐渐变得缄默,终日以不言不语来竭力抗争;面对桎梏,不愿盲从,于是她们从最初的一身孑然,日渐到最后,伤痕累累、满目疮痍。
  来来回回的抗争、反反复复的回绝,她们可以表面淡淡的微笑,她们可以为着守候的爱人而苍茫活着,但心底的斑驳却仿佛一个无底的黑洞般的,吸纳,然后吞噬一切。余下的,是无穷无尽的虚空。
  背灯和月就花阴,喃喃试问,有谁可知道,那颗颗含笑带泪,却仍被不解之人指认做清高的眼瞳,默默包容了世间的多少无奈。
  她们是路过尘世的天使,扬扬一袖风尘,就奔走出满地繁花。
  
  女子恰若三毛。冰雪聪明。却可谓人生之大幸,亦为大不幸。
  她们幸运,因着过人的聪慧,细细体察世事洞明,能够检索到那细若丝缎的尘世的小幸福;她们不幸,因着那聪慧是生命所不能承受的重负,万事体察如明鉴,过于明晰,过于孑然,最终是过于沉重。
  难怪万物轮回无休无止,天穹安然。其实,我们每个人所秉承的一切资质与命理,聪慧愚笨、大喜大悲,都,决然不会亏欠。
  世间男子,大都极喜资质较为愚笨的女子,在某种程度上,她们可以为他们所轻易哄骗而带来一种平稳、控制的欣喜——就像是我们儿时人人手中的玩具布偶,轻轻的怜爱,它就像傀儡般笃定的信着你了。
  毫不迟疑。
  而对她们来说,生命是一场浩大的放逐,归途的方向遥不可知。如果说三毛和荷西的相遇是来之不易的缘,那他们的结局却恰恰完成了传奇女子的传奇一生。荷西死了,三毛的心亦随之逝去,那么她的一生委实是在那刻走向终结。
  三生石上的宿命。寂寞苍凉的,手势。
  
  女子恰若三毛,她们,只是尘世的过客。慢慢来过这里,与你打个照面,再转身离去,回到永远的天国。曾经不幸曾经的凋零,在彼岸的盛放永恒。
  涉江而过,芙蓉千朵。
20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万水千山走遍的更多书评

推荐万水千山走遍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