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知识分类说起

小米
2010-12-30 看过
看到郑旭”论盖然确定性“一文中论述洛克的或然性理论时,指出在《人类理解论》(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书中,洛克把所有的知识分为确定性的(certainty)和或然性的(probability)两种。其中确定性知识又分为两种,一是直觉的(intuitive)知识。二是论证的(demonstrative)知识。论证的知识依赖于清楚的“证明”(proofs),即直觉的知识与论证的知识之间介入的那些观念。而或然性是指根据可以错误的证明而见到的一种契合。作为论证的知识借助的媒介是恒久不变的证明,而或然性借助的媒介并不是恒久不变的联系。这些或然性命题可以称之为信仰(belief)、意见(opinion)或者同意(assent)。或然性和确定性的差别在于信仰和知识的差别,知识的每一部分,都有一种直觉,而且中介观念,每一步骤都有其明显的、确定的联系;而在信仰方面,作为媒介的观念不能明显地把观念连接起来,因而不能明显地指出那些观念的契合与否。或然性的根据有两种:第一,与我们自己的知识、观察或者经验相一致;第二,别人的证言,保证如实陈述了他们的观察和经验。

这么井井有条的叙述,并且引证了洛克, printed by Samuel marks,New York,1825, VOL.2,at 50-51;145,146.
找来翻译文本,总是对不上号。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我不知道是自己的文献处理能力太差还是各人的理解上的千差万别。

这里我想从“第二章 人心中没有天赋的原则”谈谈自己的看法。
作者主要是批驳天赋观念论。字里行间可见,能力是天赋的,知识是后得的,两者互动。这一结论反对两个方面(一是内在的天赋印象;二是外在的自然底印象)的相互割裂。
那么“普遍的同意”是否可以为天赋观念提供支持呢?不是源于天赋而是别的途径。作者并非简单地提出“普遍的同意”,而更进一步通过观念和实际的两个问题来反驳。
观念上,从思辩的部分入手,作者认为两条原则:“凡存在者存在”,“一件事物不能同时存在而又不存在。”在一切原则中算是最有权利配称为天赋原则的。必须注意的是作者并不同意而是虚拟性地“将错就错”。从实践入手,举了儿童,和白痴等等都是不知道它们的。这很显然是一种归谬法。更进一步而言,即使不知道,儿童底和白痴底灵魂和心理中仍然天赋有那些印象,这又反推出原则的不自洽。因为“在理解中”而“不被理解”,在“人心中”而“不被知觉”,那就无异于说,一件事物同时在心中或理解中,同时又不在里边。

理性运用发现命题而足见天赋吗?首先天赋不需发现。因为,一方面,理性能由已知的原则或命题来演绎它所未知的一些真理,而不运用理性则不知道;另一方面,“理性能发现原来印入的东西,那就无异于说,理性底运用可以发现人们早已知道的东西。”天赋的真理,人们同时知道而又不知道它们。
作者还以“公理(不用任何推理)和数学的解证(需要理性和证明)”来类比发现的真理。如果认为理性的运用是发现天赋的观念,也就如同“公理=数学的解证”都是天赋的,因此,这些普遍的真理既需要运用理性,又不需任何推理。还是天赋观念本身是发现的基础,而不需发现。

接下去就是,公理既然非天赋,那么从何而来。不是预存在人心中,不是与理性运用同时产生,而仍是后来发现的真理,还必须先能运用理性。因此,“公理=数学的解证”都不是天赋的。

同样,”在一听到、一理解名词以后人们所发生的普遍的直接的同意,我承认它是“自明之理”底一个标记,不过自明之理却不是依靠于天赋的印象,而是依靠着别的东西(以后就会看到),而且包含自明之理的各种命题,还不曾有人狂妄地来认它们是天赋的。“

24.因为要说一个真理是天赋的,同时又说它是不能得人同意的,那就无异于说,一个人知道一个真理,同时又不知道它是一样的,都是一样不可理解的。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类理解论(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类理解论(上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