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理论:读赵一凡《西方文论讲稿》有感

橡皮仔
2010-12-23 看过
有趣的理论:读赵一凡《西方文论讲稿》有感
对于一个中文生而言,在当下的学习背景下,不熟知西方文论,就等于中文系的“文盲”,但是我还是宁愿多读一些中国古典文论,虽然它们年代久远,语言相隔,却能让我津津有味,不似西方文论的艰涩、枯燥。但几经周折,辗转反侧所定下的继续读博的现实,让我不得不正视西方文论的重要性。除了升学考试的顾虑以外,西方文论与中国文论仿若文学博士生的两翼,不可偏废其一。于是,我开始“偏执”于西方文论的著作,希望能寻找到继续研读的动力和信心,不料,始终没有得到那种油然而生的趣味,反而继续一头雾水,面对着如此庞杂多变的理论,着实令人生畏。西方文论遂成我的痼疾,幸遇赵一凡先生的《西方文论讲稿》这一“仙丹”。
实际上,面对西方文论的驳杂与广阔,对于一个单薄的中文生而言,在短期内,要想穷尽,恐非现实,而中国学者的西方文论著作,都可看做医救我们的良药。只可惜的是,“良药苦口”,多令人望而生畏,止于门外。赵先生的《讲稿》,虽也同为良药,却是利口,让人望而生敬,如影相随,膜拜终生。
究其原因,恐怕得落到一个“趣”字之上。
不似其他西方文论著作的枯燥和艰涩,赵先生的《讲稿》仿若枯冬逢春,生趣盎然,满目春色。我们先来看最为直观的书之设计。最大的印象就是“图文并茂”,“两本《讲稿》附录历史照片,图书封面,作者肖像与漫画设计约600幅” ,当我们在拉康的主体与欲望的森林中,迷失方向,寻不得出路之际,看着拉康夫妇的雨中甜蜜,拉康教授的激情讲演和满脸困惑的拉康漫画 ,多少会舒缓迷失的压力,说不定还会赋予我们暂时停顿的灵感以羽翅,带我们飞翔于空中,细细欣赏理论森林的美。再来品味它的语言。看了这么多本的西方文论著作,一个总体的印象是,一本比一本的严肃,一本比一本的复杂,甚至有些问题理解起来比读原著还要费力的多。读了《讲稿》之后,方才恍然大悟,同样的内容用不同的语言风格表达出来,其效果果然相差悬殊。赵先生的语言风格,总体上可用“有趣”二字概括,具体可表现为雅俗相通,文白共用,诙谐幽默,比喻生动,意在言外。如果说,用“神车”比作“现代”,“轿车”比作“后现代”,只是一种借用而已,那么用《天龙八部》中“珍珑”来喻德里达的“解构”,可谓是赵先生的妙笔生花了。德里达的“在场”、“延异”与“解构”,固然高深不测,令人费解,但虚竹小和尚解“珍珑”的情节,我们可是烂熟于心,两相对照,艰涩在情趣中是否慢慢明晰了呢?理论之苦是否渐渐变为理论之乐了呢?个中滋味,只在书中。
设计再好,也能徒有其表,语言多趣,也可哗众取宠,关键要看书之内容。《讲稿》内容之充实,洋洋洒洒六十万字,自不必多说,还是要看其内容之有趣,这才是《讲稿》的特色。与一般文论著作为讲理论而理论的思路不同,如果把西方文论比作魔女美杜莎那可怕的石化目光,那么赵先生就是聪明的珀尔修斯,避其锋芒,从盾牌的映像中,战胜美杜莎。《讲稿》中,正是如此,从文化历史语境入手,慢慢消融理论之沉重。比如撰写西马第一英雄卢卡奇,除了叙说他和恩师席美尔、韦伯之纠葛之外,还介绍了卢卡奇生命两位重要女人,伊尔玛和叶莲娜,前者成就了他的《心灵与形式》,后者更是开启了他的革命之路。有了这样的历史文化语境之后,我们再来领略卢卡奇的重要思想,似乎就有了身临其境之感,固然我们一时无法参透他的精神要义,但是此时的不懂,不是艰涩的不通,而是有趣的留白,召唤着我们去不懈地挖掘。
正如,赵先生一再强调,他的期待读者是国内文科博士生与中青年教师。而对这些已经具备一定西方文论素养的读者而言,仅仅通过上述的设计、语言和内容的有趣,并不能真正打动他们求知若渴的心。实际上,真正有意义的“有趣”,一定要同“有用”,天衣无缝的结合在一起。而《讲稿》正是这样的书。赵先生在《讲稿》“序言”中,已经向我们强调了“西方文论”的真正所指与研究的困难,也即是说,要想通过一本书,甚至几本书就让我们精通西方文论的要义,是几乎不可能的。那么,对我们而言,这些西方文论著作的真正“有用”到底是什么呢?赵先生的《讲稿》会给我们一个合理的答案。
任何理论,都不是突兀的产物,必然会有自己的承变。《讲稿》一改国内同类著作缺少贯通,支离破碎的局面,在历史文化语境中,强调这种理论的承变。比如讲哈贝马斯的交往理论,就告诉我们哈氏对阿多诺、波普尔、阿伦特,甚至康德、黑格尔、马克思、韦伯等人的承变。这不仅让我们对“交往理论”的来源有了大致的了解,更为重要的是,一旦我们对哈贝马斯产生了钻研的兴趣,我们就可以根据这张“交往理论”的导游图,按图索骥,去一点点填充有趣的空白,随而掌握整个“交往理论”的家族谱系。只有这样,才是真正读懂一个理论,或者一个理论家。至此,我们方是真正掌握住了打开理论之门的金钥匙。
西方文论,自然是西方人的精华所在,如何运用“拿来主义”,为我所用,这是我们研究西方文论的真正所在。赵先生将《讲稿》献给美国丹尼尔•艾伦教授和钱锺书先生,从中我们可感受到他中西贯通的良苦用心。讲葛兰西的文化霸权,不忘比较中国的王霸杂用,儒表法里;讲福柯这一“都市野蛮人”,不忘“山林烟霞客”(徐霞客)。诸如此类,在书中不胜枚举,赵先生甚至做到毫发可见的地步,中西贯通的意识深入骨髓。而对于成长中的研究者而言,研读《讲稿》的过程,也是贯通意识“细无声”潜入我们思维方式的过程。而这种意识的“有用”,自不必赘言。
《讲稿》正是一部“有趣”而“有用”的书,值得我们细细品读。更何况,“趣”是“学”的最好的老师。由《讲稿》而来的对西方文论的“趣”,会激发我们不断学习的动力,而《讲稿》的“用”,不仅培育了我们中西贯通的意识,也教给了我们如何学习与比较的方法。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从胡塞尔到德里达的更多书评

推荐从胡塞尔到德里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