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镜鉴

水沤
2010-12-21 看过
此书初版于1950年,1975年左右修订再版,距今日亦可谓远矣,然而所析人情与今日殊无异样,且有今日中国社会无暇顾及者,令人深感天下大率皆然矣。

中国传统文化中,超世俗、超功利的佛道思想影响深远,形成一条退路;西方文化缺少类似老庄遁世无闷的路向;文艺复兴以降,非积极入世愈不能排解,结果之一是西方人文关怀远甚于东方社会。通过此书,可以知道人性并不复杂,可以厘清;厘清的标准也不复杂,答案总能在入世的面向得到;家庭作为社会的细胞于是意义凸显,病症必定萌芽在早年的第一个群我关系--亲子关系上,良有以也。

“人类基本上是社会性的动物,无论在生理和心理上都与他人相依共存”,凡病症转机所在,都有一个“不断地肯定”的过程,有所“增进社会的连结”,病症“才能建设性地克服”;而物质上的成功,才是“获取超越他人的优越感”的根本所在,面对犹如大海一样普世之常者,处芸芸众生中将何惑之有。

社会生活必定使人分成不同的等级,或病或愈的可能性,实有寄于此;“建设性地克服”指向权力、能力、人际关系的建设性结果;换言之,若欲由弱转强,就需要适应这个社会对于权力、能力、人际关系的追求,否则难得安宁。回避或退缩所以不是适切的方法,在于能出毋宁以能入为前提。“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弱势成为万恶的源泉。

人生的趋向于焉大同,亦为前尘后世的写照,不同的只是情境;现实的土壤当无甚大别,说它一样又岂为过;人类的种子播下去,端视情境如何:阳光几许,雨水几许,养料几许;然后植株有强弱,生长有迟速;只要生长的情境与模式不改变,就根本上不容易改变强弱与盛衰的定势。

“如果完全没有可能性,我们就不会有焦虑”,“个人的可能性越高,他潜在的焦虑也就越高”,所以“焦虑总是被理解为朝向自由的”;年轻的时候,深相期许的应该正是这个可能性了。

每当不再年轻,有多少可能性才被证明只是“空泛的自由”?无论经政的寡占层面,还是物竞天择的生物层面,都直接违背“自由这项假设”,“所有这些可能性都是有限的”,“我们只是从一颗小螺丝,换成另一颗小螺丝”;又有多少茫茫然投生命于泥途的可能性?有多少浑水之中的可能性仅仅意味着生命的潦草,而又有多少沉滓尚未泛起呢?另有多少可能性则已遥遥指向身心归宿的必然性?

适得其所之道,也许诚在先是能够PASSING OVER,接下来能够COMING BACK;总会有厌倦于“在路上”的一天,期望最终“带着崭新的洞见归返自己原来的文化,生活方式”。附丽总是附丽,求附丽而失其所,吾未知其是否可称为建设性?

此书犹如一面镜鉴,令人曲尽病象病理,远非佛教讲“贪、嗔、痴、慢、疑”之简率,印证焦虑的程度地步,次若指掌;亦如兵棋推演,人生可以从各条路向上推理得知。西书往往发蒙启蔽如此,令人心折不已。
41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焦虑的意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焦虑的意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